— 请叫人家锤锤 —

【薛晓】再相逢

原作基础上的修真师徒paro,前文:

鹊桥仙

天欲雪




再相逢




抱山弟子结丹之日,可到藏锋阁挑选灵剑。薛洋于剑阵中破三十六须弥幻境,拿了把系着殷红穗子的剑出来,问师父此剑何名。

晓星尘道:“既是你自己选的,应由你给它名姓。”

薛洋摇摇头:“这里头的东西没个千年也有百年,老物件固执,要是取了个它不喜欢,日后怕是处处与我为难。”

晓星尘刮他鼻头,说:“你这孽徒,可是话里有话?”

薛洋也不辩解,只说:“师父多半知道它的名字,又何必考我。”

晓星尘让薛洋拔出来看,那灵剑藏锋多年,今朝重见天日,竟锋锐如旧,冷光如昔。他两指轻抚剑身,虚空中便渐渐浮出“降灾”二字,薛洋见了连称不好,说这名字也太不吉利。晓星尘笑笑,问他如何不好。

“师父的剑名为霜华,师兄们的剑也是些青莲、凌云之类,我却拿了这样一把,日后人家知道了,岂不都以为我心术不正、有辱师门?不好不好。”

“信口胡说之人,出手教训一番就是。”

“师父平日里总说我练气不足,怎么又开这种玩笑!”

晓星尘道:“灵剑若冠以清雅之名,应是品性温良,能助修为、驱邪佞,世间修行者,机缘偶合,便可驱使。此剑之名有杀伐之意,可见品性刚烈,难以驯教。我花了好大力气才把它镇住,如今它肯认你为主,若非你心性至坚,它岂能自甘臣服?”

“可是……”

“所谓剑如其名虽是不假,但用以何为,全在于执剑者。”晓星尘在他面颊上掐了一把,又说,“为师教了你许多,你却轻易为名相所困,今夜怕是还想抄书。”

薛洋一想到那些密密麻麻的经卷就头疼,尽管心里仍是不愿,嘴上忙不迭好言认错。

“罢了,”晓星尘叹道,“这剑上的穗子还是我亲手做的,你实在不喜欢,往后给别人就是。”

薛洋听了这话,连忙把剑抱在怀里:“谁说我不喜欢了?我现在瞧着呀,喜欢得紧!再说了,灵剑认主,可不就是我的东西了?随随便便给别人拿去,师兄们要是知道,指不定怎么笑话我呢。”


降灾杀过不该杀的人,饮过不该饮的血,前世的薛洋死后许多年,晓星尘再将它握在手里,剑气愈发乖戾,凶相毕露。他本想毁了这把剑,临到头却又不舍,便把它带了回去,与霜华放在一处。

晓星尘曾自碎魂魄,虽得抱山散人救助,到底留了隐忧。每每修为更上一层,颅腔内似有万千虫蚁啃噬,且半年之内金丹凝滞,若强行使之周转,四肢百骸必定要忍受凌迟般的痛楚。

自元婴第三层突入化神境界之时,这痛楚空前炽盛。魔障千重,他仿佛回到当年义城,虽然恨极薛洋心狠手辣,借自己的手杀亲杀友、滥伤无辜,却更恨自己心眼蒙尘,蠢不可及,即便真相大白亦不能决然断念。愤懑凄怆之际,他又似旧时心境,抬手召剑,想取了霜华一了百了。

若是主人身故,灵剑应另寻其主,是以晓星尘找到降灾后,莫说拔剑,多碰几下都要惹得它震怒。此时不知何故,那凶剑却出了鞘,乖顺地落入他手中。晓星尘惊诧之下,神智猛然清明,索性紧握剑身,好让尖锐的刺痛消抵周身的食髓蚀骨。降灾尝了他的血,剑意竟少了几分狠绝,又平添几分凄楚,他这般坐了许久,到底无声落下泪来。

往后的四十九日,晓星尘以血喂剑,待到积怨散尽,他再不能让降灾出鞘,才将它放入藏锋阁,锁在了剑阵最为艰深之处。

至此,往昔罪业悉数消解,若得重聚,应是尘世间的别样相逢。







话说我在想万一这个cp累计能写到5w,要不要出个小本本……

评论(7)
热度(33)

2018-08-25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