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薛晓】鹊桥仙

被加班耽误的贺文,基于原作衍生扯淡)的修真师徒paro,送给大家一个迟到的七夕快乐么么哒~




鹊桥仙


薛洋离开时寒梅尚在,然后桃花开了又谢,山间蝉鸣渐响渐弱,算来已是六个月又十七天。照说修到如此境界,时间的流逝应是不易察觉,只这一次,晓星尘却记得分明。

他出生在仙门最后的盛世,而今世间已历经两度流血漂橹,王朝更易,昔日百家大多消散如烟,余者或弃道入世,或离尘隐居,山下早已是之乎者也并暮鼓晨钟。

年少时他曾以为此生不会再登抱山,没想到经了一番悲喜与生死,他终究与师父同归。百余年前,师父已登仙而去,兴许再过个几百年,他也将承受天劫。

约莫十余年前,他行经昔日的夔州城,尚是孩童的薛洋许是言语开罪了富家子,惹得人家驱赶马车来罚。他连忙把人从车轮前救下,抱在怀里才认出这竟是转世的薛洋。这一世的薛洋仍是从小流落街头,不识父母,晓星尘便将他带回抱山,几番思量,仍是予了前世的名姓。

薛洋性子里大抵总会有几分乖戾,与其余弟子难以相合,初来乍到便与几个年纪小的生了口角,险些动起手来。晓星尘罚过之后,便让薛洋搬到院子里和自己同住,此举必然惹来一众羡妒,好几个人拐弯抹角来讲,他统统装傻,于是背地里自是有人说他偏心,他听了,只是一笑。好在薛洋结丹比他门下大半弟子都快,修为精进有目共睹,不出几年,弟子们都称赞他慧眼识人,惜才善教。

这一世的薛洋没有遇过深仇大恨,也没有造过血海杀业,跟了晓星尘这么些年,到底敬他重他。平日里端茶倒水,扫洒整理,嘴上虽有抱怨,手下却从不含糊;晓星尘若要出门,薛洋一面喊着麻烦,一面把他爱用的大小物件全收进乾坤袋,后来索性跟着下山,像是怕他缺人照看。

直到某夜,薛洋趁他打坐入定,悄悄来抚他脸颊。若早些年,晓星尘定会说些通天道理将薛洋远远格挡,毕竟于薛洋而言前生事了,他二人如今只应有师徒之份,不该再有别的纠葛。

然而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握住了薛洋的手。

当下种种,皆是因果早结,逆流而行,其实了无益处。何况他还想知道,许多年前在义城,薛洋是否也曾对他这般,可惜那八年他魄散魂飞,全无记忆,再醒来时薛洋已死,从此再无对证。

虽然看着青年模样,他到底活过这许多年纪,足够倚老卖老,任性妄为。及至后来洞庭湖畔,巫山一度,他与薛洋结了道侣,旁人如何说道,更是无甚要紧。


前几日连着下雨,今夜终于晴开。晓星尘虽目不能视,却也爱这纤云弄巧,月色如水。

这双眼睛虽是给了别人,其实也并非全无办法,薛洋问过几次,晓星尘只说红尘一趟,总归要有所得失。薛洋向来知道他有所隐瞒,为这样那样的由头,不时也闹些脾气,不过闹到今次这般,确属头一遭。

薛洋那日问他,到底把自己当作何人,他不说话,薛洋便负气而去。当时他觉得前尘旧事不必也不能说,现在却又觉得说也无妨。人身死后,二魂七魄俱散,唯有胎光入得轮回。他为这一缕魂魄走过千山千水,遍寻不得,没想到无意而往,竟能相逢。横竖这一缕胎光,即便换了名姓、改了相貌、甚至投身非人,皆属薛洋,何况他二人还有许多年月,往后与他慢慢讲了便是。

正想着,忽觉灵力破空,林木摇曳,有人乘风踏月,御剑而来。

“阿洋回来啦。”晓星尘唤道。

薛洋从剑上跳下来,见了他,仍是没什么好声气:“你老人家虽说仙风道骨,晚上出来,好歹也披件衣服。”

晓星尘道:“人家都说七月流火,即便在山上,也是下过雨才好容易凉快些。阿洋不也是在山下热得难受了,回来躲上一躲?”

薛洋碰了碰他的手背,眉头松开些,说:“我是怕走得久了,你又去捡个好使唤的徒弟,等养熟了,就把我家当全扔到外头,指不定把什么精贵的摔坏了,到时候我若要打,你一定会拦着,我又打不过你,只能憋一肚子火。”

晓星尘在他额头上戳了一记:“你今日肯回来,可是不生气了?”

薛洋捉了他的手,道:“谁说的?我是越想越气,实在气不过了,只好回来罚你。”

晓星尘笑说:“孽徒,一走半年有余,音讯也没几个,师父还没说要罚呢,你倒胆子不小……”话没说完,他只觉左手小指被细绳缠了几圈,转而问薛洋这是作甚。

薛洋将那红色细绳打了结,又依样在自己的小指上缠好,才说:“我想好了,不管你过去心里有过什么人,如今都只能有我,哪日你要去渡劫了也必须把我带上,要是我运气好挺过去了,往后你也别想甩开我。”

晓星尘被这番话逗得哈哈大笑,薛洋又气又恼,问他有什么好笑的。晓星尘勉强止住,拍拍薛洋的脸:“行了行了,我不笑了,阿洋别着急呀。”

薛洋愤愤然在他指尖啃了一下,闷声说道:“喂,我说正经的,你别把我当小孩子。”

晓星尘又要笑,但估摸着如此一来薛洋真要生气,只得生生忍住。他叹了口气,用小指去勾薛洋的,然后凑过去亲吻薛洋的嘴角。

他眼里曾有过日月山川,耳畔曾响彻怒海狂澜,眉间曾悲悯苍生疾苦,心里曾满是大道沧桑。后来他遇见薛洋,于是惹了尘缘,动了凡心。他还记得最初的惊鸿一面,也还记得往后的聚散恩仇,只是而今回首,情动也好,怨重也罢,爱恨是非不过烟云,唯有这一颗凡心,胜却无数人间,伴他朝朝暮暮,岁岁年年。







私设洋洋便当以后,道长在义城被抱山散人救醒,跟着师父回了抱山(一边找洋洋的转世一边)修道,过了很多年捡到转世的洋洋收作徒弟——介于这个很多年够他从金丹修道化神,很多事情想得很开,发现这一世的洋洋对自己有想法以后,没什么思想包袱就成了。

BTW 修仙师徒的年龄是真的大,所以搁道长那里,洋洋怎么zuo其实都很可爱hhh

评论(10)
热度(53)

2018-08-19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