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薛晓】有借有还 - 1(?)

哨向paro,其实不知道有没有后续。这个设定里的小星星可能是个直球boy




“拜托啊,警察叔叔,”薛洋双手交握放在桌上,一脸苦相,“我这会儿应该在餐厅给人家擦盘子的,本来都快迟到了,还给你们抓到这儿来,根本顾不上给老板请假……”

“别扯远了,”对面的警官不耐烦敲了敲桌面,“问你呢,你那袋子里的东西怎么回事?”

“啊,袋子?哦哦哦,您说我那兜药是吧?哎呀我这不昨天喝多了嘛,胃疼,想着上工前去买点药。对了,我那是处方药,单子我还收在包里呢,您回头叫人翻出来看看呀。”

警官皱着眉头,冲镜子那头喊道:“小刘,去,找找看。”不一会儿就有个小年轻推门进来,毕恭毕敬地把单子放到桌上,眨巴着眼呆了几秒钟,就被轰出去了。那警官抄起单子看了看,说:“这都好几个月前的了,你觉得可信吗?再说了,你胃疼,犯得着一次买五盒?”

薛洋脸上更苦了:“我这是老毛病呀,药管用,不就一直用着嘛?我家里都要屯几盒的,刚好吃完了,就想着多买点……警察叔叔,我那药怎么了,现在不让卖啦?”

“装傻是吧?可以。”那警官冷笑一声,“你那里头一共二十支向导素,是一个人一年半到两年的用量,这东西啊,别说药店,医院也开不着。”

“向导素?”薛洋愣了一下,“怎么回事啊?”

那警官转着笔,眯起眼睛说:“按照规定,所有觉醒的哨兵都要登记和受训,训练期结束以后,如果到塔外工作,每个月申领向导素,一次一支,除此之外的一切交易行为,都是犯罪。”

薛洋呆住了,瘫在椅背上,好一会儿才战战兢兢地说:“可我要这东西没用啊,怎么会呢?不会啊,我买的是胃药啊,您再好好看看……”

“还看?还有什么好看的?”警官把笔拍到桌子上,“你也不问问我们这里有多少哨兵,用过多少支向导素?打开一看就知道了。另外啊薛成美,我们在资料库里没有查到你的信息,所以我必须警告你,哨兵觉醒后不向中央塔登记报到,也是犯罪。”

薛洋弹起来,一个劲地摆手:“不是啊,我不是哨兵,真不是——啊对了对了,药店在柳林路,超市公交站旁边,你们去问问呀,我真的买了胃药,真的!”

“干什么,坐下!”警官呵道。

“我真不是啊,真不知道怎么回事……”

“药店我们当然查过了,你确实去过,也买了处方上的那种药。但你出来换一换盒子,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真不是啊,唉,我可怎么说……”薛洋缩回座位上,忽然又挺直了背,飞快地说:“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是这样,我买完药不是坐公交嘛,那车上挤得跟插秧似的,不晓得哪个撞了我一下,装药的袋子啪嗒就掉了,旁边马上就有人帮忙捡起来。照说车上那个人口密度,一般人谁有心情弯腰,遇到这么个发善心的,我还一个劲地谢谢他,现在想想,肯定就是这王八蛋给我掉了包,肯定是他!”

“行了,你也别着急,”警官端起杯子,“倒卖向导素呢,是个大事,你是买、是卖、还是真的给人栽赃陷害,我们都会查清楚的。”

“这就好,这就好,”薛洋勉强挤出个笑,“警察同志,我真的就是个平头老百姓,爹妈死得早,扔在福利院里混吃混喝,出来了以后到处打零工,没几个钱,也成不了气候,但我胆子小,违法乱纪的事情坚决不会干的,您可一定要相信我呀!”

“不过呢,你毕竟牵扯到这个事情里头,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

“不会要关我十天半月吧?不行啊,我那老板更年期,脾气真是差,迟到都要骂个狗血淋头,十天半月的,等你们查清楚了,放出去我真连口饭都吃不上了……”

那警官喝了口茶,说:“不瞒你说啊小伙子,我们领导脾气也不好,下面的人办事含混了,挨骂挨揍都是小事,搞不好也是要丢饭碗的。当然了,我们这个程序很快,你要是真的没事,不用十天半个月,这个你放心。”

“这……什么程序啊?”

“实话说啊,刚才在车上呢,我们的向导给你测过,还真没看出你是哨兵。不过我们这个所毕竟小地方,配的最高只有B级向导,说了不算。检测哨兵需要A级以上,巧了,我们这个区的报到点不远,开车过去十来分钟,你现在跟我走一趟,顺利的话,说不定还能赶上回家吃晚饭。”警官说到这里忽然停住了,按着耳机听了一会儿,不可置信地看了看镜子,又看了看薛洋,最后说:“小伙子,运气不错,有位S级向导刚好过来,省得你跑一趟了。”


薛洋面上仍是一派惶然无措,心里早把金光瑶八十代祖宗都骂了个遍。他早上无聊翻黄历,今日不宜出门,他虽然不怎么信,但做地下交易的多少有些宁信其有莫信其无的习惯,要不是金光瑶催得紧,他哪里犯得着顶着大太阳出来走货。

其实那警察猜的不错,他确实是买了五盒药,扔了药片把向导素塞进去。向导素挥发性强,都是用密封瓶包装,金光瑶那边要得急,没时间给他换瓶子,只能将就一下,过去这样将就也将就过去了,今天看来是真的走了霉运。

薛洋受过反检测的训练,在警车上,那个B级向导的精神触丝在他脑袋里好一阵翻找也无功而返。金光瑶是A+级向导,有事没事就来探他,日积月累,他对付报到点的A级向导也不在话下。

但S级向导是稀罕货,不要说地方级的分塔,就是在中央塔也奇货可居。这类向导稀奇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之一就是他们的精神力可以突破一切闭锁或者伪装,在疏导狂化哨兵和克制反检测方面战无不胜。

那个向导一进门,先前拿腔拿调的警官立马站起来给他让座,然后殷勤地问他要喝什么茶。

这人约莫二十七八岁,模样清俊,藏在镜片后的那双眼睛最是好看。薛洋生得一颗爱美之心,即便心里头鸡飞狗跳,也免不得多看了几眼。

其实这张脸他在金光瑶给的资料上见过很多次,知道这是中央塔的宝贝,看着斯斯文文,实则武力值逼近S级哨兵,刚从训练班放出来,就能凭一己之力按倒二十来个军火贩子,这些年走南闯北,更是屡建奇功。

“薛成美先生您好,我叫晓星尘。”

他一开口,薛洋想,算了,好歹是个美人,死了也算半个风流鬼。

晓星尘说:“不好意思啊薛先生,我待会儿还有事,您如果同意的话,我们这就开始吧?”

薛洋点点头,仍是摆着那副怂包样,心里倒也镇定下来。这次要是翻船了,他也不想去受活罪,横竖他无牵无挂,就算是死了,怕也只有金光瑶会哭上一哭,八成还是因为他的脑瓜给S级向导翻一遍,扛不住把一串人都给漏出来了。

“可能会有些不舒服,”晓星尘望着他的眼睛,“请您忍一忍,很快就好。”

话音刚落,薛洋就觉得自己像是被海浪包裹其中,又像是被四面八方来的风托着身子,往云端上去。他不由得闭了眼睛,却看见群星璀璨的夜空中,一只秃鹫翱翔而过。

那是他的精神体。

似乎只是转瞬之间,风停了,海潮褪去,薛洋睁开眼,看见晓星尘冲他笑了笑,然后起身对着单面镜那头说:“好了,我想薛先生说的是真的,他确实不是哨兵。”

薛洋这下是真的愣住了,好在看上去和无能力者接受检测后的状态相去不远。他看着那个警官点头哈腰给晓星尘道谢,心里不住地计算如果这人打算放长线钓大鱼,等到金光瑶咬钩大概需要几个步骤。

晓星尘走到门口,却又回过头来。那个位置监控拍不到,单面镜另一头的人也看不见,晓星尘轻微地动了动嘴唇,身边的警官毫无察觉,薛洋五感敏锐,却把那一句听得分明。

他说的是:“阿洋,回见。”



评论(6)
热度(50)

2018-08-12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