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薛晓】客来

义城四人复生,最爱的瞎美人怀孕梗




客来



巴渝多山,蜀道艰难,饶是有灵符指引,宋岚清晨入山,仍是经了一番迷途转向,临近正午方才寻得庐屋。

晓星尘立在柴扉外,听他脚步,展颜笑道:“宋道长,好久不见。”

他二人曾比剑天涯,除恶济世,尔后惊变横生,各自飘零,想来自义城一别,已隔过近二十度春秋。其间他们俱是死过一回,又还归阳世,到如今,恍若他生重逢。

宋岚瞧他双眼仍是缠了白绫,不由眼眶一痛,然而观此情境,也不便再提当年事。

晓星尘白衣宽松,及至邀客入座,倒好清茶,宋岚才发觉他腹部圆润,已有身孕。宋岚惊诧不已,与晓星尘交游数年,他深知这人看着温雅随和,内里却是清高,况且历险万重,又经死生,却不知到底该是怎样的人,能令他甘心雌伏,吉梦征兰。

宋岚张口要问,却又顾念旧事,恐太过唐突,正不得要领,却听得晓星尘向里间柔声唤道:“阿箐,宋道长来了,快出来见见。”

等了片刻,见无人应答,又说:“茶壶里快没水了,阿箐,你不出来,我就自己去添了?”

话音刚落,一名十二三岁的少女自里间疾步而出,抄起茶壶要走,旋即又将那壶往桌上一放,满脸愤然:“道长,你学坏了。”

晓星尘笑道:“是我不好,抱歉。”

少女没有办法,只得挨着他坐下来,向宋岚问了好。

宋岚被做成凶尸的那几年,与她倒也在一处,只是彼时他二人一个心智混沌,一个残魂凄楚,交集不过浅淡,这会儿见她面色红润,却也别是一番感慨。

晓星尘摸着阿箐的脸,问她可是又哭过。

阿箐双眼红肿,泪痕始干,却硬是摇头,片刻,又委屈着眉眼低声问:“道长,你真要送我走啊?”

晓星尘揉了揉她的头发,道:“若我还似旧时,自是可以教你,但我先前魂魄散得厉害,聚魂复生,到底大不如前。你聪敏灵慧,跟了我在这山林隐居,当真可惜。”

当日晓星尘用灵符传讯与宋岚,说阿箐生前无甚修为,做了多年厉鬼,还阳复生,仍是阴气入体,自己不比当初,驱散不得,望宋岚能代他照料一二。

宋岚细看那少女,见她身骨轻灵,眼底澄澈,年纪也尚好,料想晓星尘所谓照料,应是收徒之请。又瞧晓星尘,气色虽是比在义城时好了许多,嘴唇却有些发白,略一思付,已有计较,道:“我那观中人丁稀薄,初去修学,难免寂寥,但日后行游四方,见山川湖海,人情故事,个中苦楚欢欣,确是值得品咂。”

阿箐低垂着眼,半晌,方才拉着晓星尘的袖子,怯怯地问:“道长,我以后,还能来看你么?”

晓星尘拍着她的手背,柔声说:“那是自然,我在一日,这里便仍是阿箐的家,山中到底冷清,待你学成,可要时常回来看看才好。”

阿箐抬头问宋岚:“宋道长,我要是好好学,以后是不是会很厉害?”

宋岚没哄过孩子,不知该如何说道,一时无话,只得点头。

阿箐眨巴了几下眼睛,终于笑出来,对晓星尘说:“等我学好了本事,要是有人欺负道长,你可一定要说,我一定打得那坏东西滚地求饶!”

晓星尘愣了一下,问:“如此,阿箐可是答应了?”

听闻少女应答,晓星尘笑叹一声,让她为宋岚添茶。


说话间,林中传来脚步,那人身法颇快,入了柴门便高声道:“我回来了。”

宋岚听闻这声音,觉得有几分熟识,待那人进来,他扶在剑上的手不由得紧了。

薛洋。

竟是薛洋。

薛洋见了他,面色也是不好,闷头拎着菜篮子进了厨房。

“阿洋回来啦?”

薛洋拿着铁钎子进得厅来,看也不看宋岚,径直走到火盆前,旺了旺炭火,然后在晓星尘身畔坐下,探了他的额头,又抚着他的背,道:“倒是不烧了,还难受吗?”

晓星尘摇头,牵了他的衣袖,又唤道:“阿洋。”

薛洋这才正眼向着宋岚,勉强勾了下唇角:“一别多年,宋道长,可好?”

宋岚拼力克制,才不至于兀然拂袖而去,他强忍须臾,恨声道:“星尘,此人作恶多端,害你宝剑蒙尘,更是害你自戕而亡,你!你怎可还与他为伍?莫非……莫非你腹中——”

“宋道长,”晓星尘波澜不惊,“人心肉铸,善恶两端,世间冷暖,因果相承。阿洋昔时所造诸业,不可回还,我当年虽受他蒙蔽,所害无辜,亦是罪无可脱。在座皆是死过之人,人死魂散,万事皆空,唯有生者才有机会行善救人,自赎其罪。”

“心性邪佞之徒,你怎知他究竟作何打算?你怎知他日后不会再害人?”

晓星尘收了笑:“他再为恶,我必竭力相阻,若阻拦不得,尚可拼死。”

他这话说完,一室无声。薛洋面色极冷,只是咬了牙关,不肯发作。宋岚心头百味陈杂,起初呼吸粗重,半晌方才和缓,他看了看晓星尘隆起的小腹,长叹道:“星尘,你我相交数年,深知品性,今日你以命相保,我不可多言。只是你……这生死之辞,今后莫要多说。”

晓星尘似是不自觉地轻抚腹部,神色柔和下来,饮了口茶,温言说道:“远道而来,吃顿便饭再走吧?”

宋岚本想推辞,但见阿箐神色,到底应承下来。

晓星尘转头,轻轻推了推薛洋的手臂,薛洋僵坐了一会儿,终于起身,挤出半个笑脸,颇为艰难地说:“手艺欠佳,粗茶淡饭,宋道长可别嫌弃。”


薛洋去了厨房,阿箐进里间收拾,晓星尘便与宋岚说些近日的仙门闲谈。饭菜将好,他想帮着布菜,被薛洋一把拦下,叫他只管安生坐好。

饭桌上薛洋权当没有宋岚,只顾着给晓星尘夹菜,间或与阿箐斗嘴,宋岚也对此人视若无睹,仅向晓星尘问些近况,一顿饭下来,竟也未见多少尴尬。

临行之时,阿箐眼圈又见了红,却硬是忍着没掉泪,拉着晓星尘说了许多话,末了瞪着薛洋,道:“坏东西,以后我要是知道你对道长有半点不好,一定打得你满地找牙!”

薛洋将她的手从晓星尘袖子上扯下来,笑骂:“臭丫头,话这么多,省省力气快滚吧,待会儿林子里头晒起来,热不死你。”

晓星尘亦是不舍,但心知不可再添离愁,嘱咐了几句,便与他二人辞别。

他仍是那样笑着,清风明月,灿若星河。

及至带着阿箐走出一段,宋岚回头,晓星尘还在那里,薛洋虽满脸不耐,仍是一手牵着,一手扶着,安静地陪他这一场目送。

宋岚想,自己与晓星尘共有过多次别离,而今这一次,恐怕是真正的告别。就如同方才望着晓星尘,心头本有前尘旧事,万语千言,到头来,至剩一句就此别过。





所以今晚道长会被坏东西好好疼♂爱♂吗

评论(35)
热度(421)

2018-07-30

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