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巍澜】百世

#关于昆仑入轮回的n多年来沈巍干了什么

#不是快递公司

#其实是个小甜饼




1


赵云澜问,你说每一世都曾在暗处看我,那么百来次的轮回,你可都还记得?


2


有一世他投身作阿修罗男子,生性好斗,自幼执戟。年少随部族征战,与一饿鬼王战满七个昼夜,险胜成名。

沈巍化作山鹰偷偷去时,少年已成了青年,狰狞面具遮住大半张脸,下颌的伤痕暗红如锈,不知在看不见的地方,这般深可见骨的还有几多。

恰逢宴席,台上欢歌不歇,香雾缭绕,台下觥筹交错,笑语连连。他身侧伴了美人,杯中满着美酒,举杯邀饮,豪气干云。

沈巍瞧不清他的神情,却从那双眼睛里依约捕捉到了落寞。

主上念他功高,也念他功高震主,不若赏一处富丽居所,并一众倾城绝色,好叫他折了意气,虚度光阴许多。

想来无论哪一世间,皆是鸟尽弓藏,兔死狗烹。


3


有一世他做了山间白狐,得有机缘闻听高僧说法,开了灵智,自此每日伏于山门之外,听晨钟暮鼓,早晚课念。大和尚知道了,便准许它入得佛堂。

寺藏山中,远乎人境,及至白狐听法传作市井奇谈,已过去了几度春秋。

某日,一居士自皇城而来,说是想借这白狐,给贵人瞧上一瞧。僧众知其用意,悄悄将白狐从后门送走,那居士在寺里寻它不着,也不着慌,在客房好生住下,遣了一干随从日夜轮班在山中巡守,但见白狐,一律捉捕,只要性命无虞,四肢躯干,皆可伤害。

狐类本是灵物,它听了这些年的正法,本可于层层围堵之中逃出生天,却也正是因为听了这些年的正法,生了慈悲心,不忍同族受难,终是现身弥勒座下。

它被关在铁笼中一路颠簸,不肯喝水,不肯进食,如此一来,不出几日,瘦得只剩个骨头架子。那居士见了不免气急,高声叫人来灌它饮食,白狐牙关紧锁,却也不伤人,寻了机会,猛然起身,往铁栏上狠狠撞去。

血染污了白而软的皮毛,也染污了沈巍的眼。他眼眶生疼,指甲嵌入掌心,半晌长叹而去,到底无泪可流。


4


有一世他入了书香门第,打小却是个坐不住的,上树掏鸟,下河摸鱼,逃学的花样足以把私塾先生白胡子气歪。十五六岁,别人忙着苦读,他却挑了把不好不坏的剑,带着东拼西凑的三脚猫功夫,跑出去闯荡江湖。

他排行最小,两位哥哥已经入仕,父母本已不指望他靠什么功名,没想到弱冠之年,他凭着一篇针砭水患的政论金榜题名,随后又迎娶名门千金,一时之间,春风得意,风头无两。

尔后不过三年,他忽染痨病,卧床不起。他尚有一腔热血,盼着化笔为剑,救生民于水火,展宏图于万里,谁料想病势如山,恐不能久长,思及此,更是郁猝难解,日渐衰颓。

沈巍在某个雨夜悄然而至,潜入房中,紧蹙着眉头,伸出手来,虚着勾勒他的憔悴病容。他咳了几声,徐徐睁开眼睛,瞧见沈巍,应是错认作家中什么人,笑了笑,哑声催他快些去睡。沈巍被泼了了凉水一般,哆哆嗦嗦张口欲言,喉咙却又好似被捏得死紧,半个字也吐不出来。

这应当又是一次告别了,沈巍想,他这一世将尽,我虽兀然出现,于他命数,也不会有半点更易。


5


有一世他生在寒窑,不足十岁便随着乡人翻山挑货,后于蜀道遇了贼寇,无以反抗,横死山中。

有一世他投在帝王家,机关算尽,得了帝位,大半生挥斥八极,指点江山,老来落得子散妻离,众心相悖。

有一世他做了剑客,纵情江海,快意恩仇,却于国难之际奔赴边陲,城在人在,城破人亡。

有一世他出于乱世,尚在童稚,举家遭逢空袭,惨然身死。

又有一世他潜伏敌后,涉险传书,好容易盼来太平,没曾想于盛世高歌之中锒铛入狱,带着一身污名,含恨而终。


6


大荒山圣福德殷实,三恶道中,不入地狱饿鬼。奈何三毒未舍,三善道中,不列二十八天。六趣之内,五蕴皆苦,不出轮回,则需遍尝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恨、求不得。

但若没了轮回,死别之后,唯有长夜永寂。

如此,贪嗔痴却也生出一种喜乐。


7


沈巍想,你每一次轮回,我匆匆去来,远远观望,可我能瞥见的仅有那么些的匆促,我怎能不清清楚楚地记着?

但赵云澜不记得了。

百来次的生死聚散,爱恨痴贪,不属于大荒山圣,也不属于他赵云澜。

于是沈巍笑了笑,说,我只记得邓林初见,我一看你,就再不舍得移开眼。








评论(8)
热度(72)

2018-07-26

72

标签

巍澜镇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