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KK】公款约会

情人节录制梗

爱好广泛如我每次开首页都觉得会掉粉




把情人节安排作公演休日谈不上蓄谋,毕竟参演者和工作人员里头多的是二十代,放任大家投入巧克力商人的陷阱,打着西洋神父的名号享受一把,怎么看也是桩功德。当然,这般考量万万不可入了番组队伍的耳,否则就算明面上不敢出口,背地里肯定有人憋不住吐槽他厚此薄彼。


Shock期间他们通常各回各家,上次碰头是三天以前,靠近四十代,说如隔三秋未免虚假,但若说没有几分想念也是虚假。于是清早在外景地见到刚,觉得对方头发长了些,嘴唇上的小胡子分外可爱,圆溜溜的眼睛倒是没变,就算是修炼成了禅院里的一滩静水,迎上自己,依旧漾起波澜。


工作原因,确定关系之后,过半的情人节没法一起过,刚嘴上抱怨,实际上倒没有多么在意,反而是他,有时会生出些许遗憾。昨天打电话,问刚晚上想怎么安排,刚说你明天不是还要演出,吃个饭乖乖回去睡觉,不然还想怎样,他笑笑,一想也是,又不是热恋期的小情侣,没必要把节日、纪念日之类当作试探的关卡。


第一场录制在竹下通,嘉宾是事务所的后辈和近期与刚共演的少女偶像。刚最初看到企划案,怀疑又是光一暗地里动了手脚,隔着几名工作人员甩了记眼刀,光一当真无辜,却也懒得自证清白。


“别发呆呀大叔,睡太晚?”结束开场白,刚帮他理了衣领,避着镜头,手指飞快地动了两下,后辈无心看见,赶紧扭了脑袋佯作无风无浪。


买了冰淇淋,自己尝过,递给刚,尽管有服务镜头的成分,食物给刚眼角增添的笑纹却至少有七分是真,镜头之外,刚冲他笑笑,便是半分假意也没有了。


综艺有综艺的辛苦,顶着自己的名字表演符合设定的他者,得应对镜头和路数不一的人,吐槽和搞笑的时机得拿捏,表情、言语和肢体动作讲究虚实相生。他们十几岁开始就在操练,套路得心应手,近年来却时有缝隙,不是倦怠,也非十足故意,兴许的确带了几分孩童心性,只不过放诸今日,隐约代表了某种意义上的无所畏惧。


休整时段,他听见刚问经纪人今天大概几点能结束,得到答复,轻描淡写地说好呀,大家可以回家吃饭了。他在一旁没搭话,却明白了这句暗语。


十几岁那会儿挽着胳膊逛街,认识他们的人不太多,他们也还不是多么特殊的关系;二十代以后,莫说手挽手,就算是隔了老远被拍到隔天恐怕也得报上见,无论他们究竟给彼此下怎样的定义;进入三十代,奔向四十代,不再热衷于在人前表演亲密,反正相隔多远都好,他们总归是在一处的。


有时Check节目,疑心某个镜头泄露天机,拉着刚再看一次,刚说你倒是注意点呀,话虽如此,倒也不见得多么一本正经。


走出店面,街上更加热闹,除了按计划出行的年轻男女,恐怕还有闻风赶来的围观人群。他自觉和刚拉开距离,照着台本大纲与后辈聊天。


领人工资就得好好干活,毕竟是打了人家的名号,才能与刚在众目睽睽之下招摇过市。


这么想着,他嘴角浮出笑意,后辈正说话,看见了,耳根发烫,不幸吃了螺丝。





评论
热度(66)

2017-02-16

66

标签

kinki ki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