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Y2】突如其来

原本是个黑帮脑洞,硬是推翻成了傻白甜,毕竟情人节嘛~




二宫和也在飞机上看见一个人,坐在右前方的位置,中间横了条走道,单论待人接物,像是如鱼得水的高级螺丝钉,连上衣着打扮又好像透着几分学生气。


利用上升下降以及每一次报告写到思路暂时失联的时候进行观察,当然不会是明目张胆的方式。不算太偶尔的偶尔,二宫会经历这般不晓得能否算得上一见钟情的情境,循序渐进,无师自通,习得一套关于“不经意”和“碰巧”的技法。


视线重点应当放在腿部或者手部,捕捉更多细节,从而对被观察者的人生进行碎片化且无意义的推断或是遐想,同时也可以避免与对方视线,好让这场秘密游戏得以在社交礼仪的灰色地带继续下去。从斜后方观察意味着被观察者的全貌极有可能始终保持神秘,观察者必须遏制好奇心,对后脑勺的关注超过正常值就很有可能导致尴尬的自我暴露和游戏终止。


无论后来二宫多少次向身兼竹马和酒友的相叶雅纪发誓,注意力最初被吸引不过因为大清早居然有人认真翻阅报纸且不是娱乐新闻版面,事情的真相是,飞行全程他确实在这个人的手指和侧脸上花费了不算太少的心思。


作为被观察者,这个人自觉而不自知,算是颇为可爱的类型。他全身上下大约都不是便宜货,好在搭配平平,不足以和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抢夺焦点,还能不时从报纸或者书本里抬头张望方便二宫欣赏,无目的性,且足够迟钝,一面让观察者暗自欢呼,一面又不免让施行观察的一方略感郁促。


二宫想,大概是到了平流层机舱内的压强会稍稍下降,大脑少了些桎梏,否则怎么会三番两次兴起上前和那个人搭讪的冲动。好在理智不至于脱缰,到下机为止,除了去洗手间,他成功管住了嘴巴,并把自己的pi股钉在了座位上。


等待提取行李的时候二宫站在那个人斜对面,既然再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打量正脸就不必想先前那么小心谨慎。有一瞬间眼神几乎对上,二宫迅速扭头,做出些许不耐烦的姿态,半分钟后再把视线挪回去,恰好看见他弯腰提箱子。


二宫明白,这就是game over了。陌生人而已,不知道名字和来历,刚刚看清的正脸很快就会被忘记,与所谓痛痒之流关碍寥寥,哪怕会在意一段时间,形同绵延,若有若无,好比海潮或者琴歌的余韵。


有的人会突然遭遇爱情,尽管面上不见波澜——谓之爱情,因为这玩意儿本质上不过是自己与自己的纠缠,风平浪静,因为通常而言,所谓的似是而非归根结底都不切实际。


不是初犯,他有经验。


犯不着等到明天太阳就得照常升起,一开手机,老板催报告如催命的邮件就跳出来,末了还特意“希望”他能在下班的钟点前去公司一趟。


几天以后,二宫在公司楼下的星巴克看到那位观察对象,穿着制服,拿着塑料夹子,展示着微笑培训的成果,为在电梯里见过几次的女士夹取玻璃柜里的可颂。他犹豫了好几秒钟才敢确信,与具有意义的观察对象重逢这种事原来偶尔会发生。


对方的视线也到了二宫脸上,停留时间似乎超过服务标准,二宫当然不敢再玩什么花头,装模作样地仰头看了会儿,等观察对象回到机器旁边,才再一次转向那张脸,开启标准买咖啡流程。


如果胸牌上信息无误,那么现在二宫可以把这位观察对象叫做樱井翔了,他掩了嘴巴假装咳嗽,矫饰细微的雀跃,转瞬又不免对自己的掩饰行径冷嘲热讽,莫非真有谁会在意不成。


二宫不是星巴克的忠实粉丝,大多时候从茶水间的咖啡机那儿就能获得满足,如果不是咖啡机罢工两天且拒绝被修好,他多半不会在上班前走进咖啡店,如此一来,大概会与樱井翔彻底错过。


樱井是兼职,工作日有三趟班,周一时段太早,二宫斗赢被窝赶到公司最多能看见他背着书包匆匆离开,周二和周四好一些,一个覆盖了早高峰,一个从傍晚到打烊;周末樱井约莫还有排班,不过二宫目前没有探索,一来他是宁可躺在床上加班也不愿坐在老板眼皮子地下表忠心的类型,而来搭地铁跑过来继续偶然路过和偶然进店未免做作。


周末和相叶喝酒,几杯黄汤下去,自然把樱井的事给灌了出来。相叶掐了把二宫的脸颊,说别是什么人装的吧,我认识的Nino哪能有这么主动。二宫反手糊他,说我这观察人类呢,意义深远价值重大要是有经费能值好几个亿,你呢,你懂个屁。相叶整张脸没一个地方表示信服,二宫倒觉得自己在根本问题上没跑火车,不过是头一次和观察对象有了两次及以上的交集,难免觉得有趣,而已。


下个礼拜四二宫加班,出了公司大门将近十点半,早两个钟头饿得头晕眼花,这会儿劲头基本都过去了,寻思着要不要找点填肚子的免得半夜胃疼,好巧不巧,一抬头看见樱井,樱井也看见了他。这会儿办公区楼下基本没人,理论上视而不见或者报以微笑也是不错的选项,但二宫愣了愣,才意识到脑袋当了机。樱井也反应了几秒钟,冲他笑着挥挥手,走近些,挺自然地聊了几句,问出他没吃晚饭,就说真巧我也饿了,附近有家拉面店还开着。


二宫本无意打探,是樱井主动提起,一顿饭功夫,二宫知道了樱井比自己大一岁,在名牌大学念研究生,再有小半年毕业,合租的公寓离这儿比较近,几个星期前接了室友的班,索性用零碎时间打工赚点生活费云云。此外,二宫是没打算要联系方式的,但既然樱井这么提了,他也不好拒绝,于是接下来的几个周四,他们当中的一个等着另一个下班,然后找地方填饱肚子。几个月后,室友因为工作地点的关系搬走,樱井自然而然向二宫发出邀请,二宫表示既然节省交通费,麻烦一次也可以忍受。


之后的故事未免落入俗套,硬要说得话不过是平平淡淡,吵吵闹闹,染了人间烟火,落入众生之海。


二宫自认容易沦陷于突如其来和自我沉溺,而樱井理应和他相反,直到某天晚上他们在阳台分享一支香烟,樱井没兆头地掐了他的pi股,说你知道吗,自从在飞机上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想这么干了。


在彼此的眼睛中,他们以为自己又一次遭遇了突如其来的爱情,生命的冷与热好像非亲吻与拥抱不可消解,而除此之外,他们还拥有通向未来的长路,需要两手相牵,彼此纠葛。




END





评论(9)
热度(261)

2017-02-14

261

标签

Y2磁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