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润斗】让我把你变成吸血鬼吧

祝贺VBB发碟!昨天的日记太可爱简直让人情不自禁想欺负他XD





藏在地下的Live House,酒精、烟草、香水、汗味,灯光故弄玄虚,疯狂与无所适从在人群中并存。


松本单手搁在口袋里,隔着内衬抚摸腰间的枪,像是描绘情人的轮廓。到吧台要了杯啤酒,占领一个高脚凳,远远打量舞台。


哥特风打扮的乐队,摇滚风格倒是日式,主唱站在中央,银色长发光华闪耀,更为闪耀的却是那双藏匿在浓妆下眼睛。


松本叼了支烟,把打火机凑到嘴边,却又连同烟一并收了起来。毕竟几十年没见,现下还是应该好好看着这个人,心无旁骛。


上一次不欢而散,生田从亚洲跑到欧洲再到非洲最后又折回亚洲,挑了个人多眼杂的地方唱歌,说不清是为了方便狩猎,还是为了让松本早日找上门来。


生田是纯血吸血鬼,松本是半血的猎人,即便在永生者的世界里,他们的关系也可以被扣上“背德”的帽子,所幸“人言”的威力始终微弱,他们向来只为鸡毛蒜皮争吵、打架乃至暂时分手。


九点钟方向,有个男人向舞台抛出飞吻,松本不屑地轻哼一声,没有错过男人舔过嘴唇的舌头。


生田冲这边眨了眨眼睛,松本一面享受他预示着和好的献媚,一面又皱起眉头。警告的目光被生田屏蔽,他在台上反而更加显出深情与诱惑。生田是个超过一千岁的长生种,只要愿意,他可以让在场的所有短生种心神荡漾并自愿献出脖颈,一并沉迷的还包括部分意志薄弱的长生种——松本拒绝承认自己属于这一范畴,毕竟他认识生田那会儿,对方还是个连血管都找不准的傻小子,从真刀真枪打打杀杀到另一种意义上的提刀上阵,他唯一肯承认的就是生田在杂鱼里头属于不那么糟糕的一条。


灯光调暗,鼓点暂停,主唱清了清喉咙,开始了今天了最后一首歌。他随手扯了下领口,露出更大片的雪白肌肤,落在旁人眼里,或许不过是觉得舞台太热的无意识动作,搁松本这儿,却分明是确信犯自讨教训的行为。


松本灌了自己一大口酒,面上勉强撑着,衣料掩护下的每一寸皮肤却分明已经想念起生田嘴唇与舌尖的微凉。


悲しみの果てに 

何があるかなんて 

俺は知らない 

見たこともない 

ただ あなたの顔が 

浮かんで消えるだろう 


过去他们曾无数次拥抱在一起,在即将来临以及更为漫长的未来他们还将无数次这样做,让冷暖交叠,悲欢更替,往地狱沉沦,又向着天堂飞升,如生之丑恶与死之圣洁。


有时候生田会舔着他的颈动脉,故作礼貌地说,请问我可以把你变成吸血鬼吗。有时候松本果断拒绝,有时候假意应允,反正结局都是把上一句话当作玩笑。


松本有种预感,今天晚上,尖牙将会真真且其戳进自己的脖子,如果生田心情足够好、足够坏或者仅仅出于深切的无聊,那么他可能会通过某种仪式,在自己身上践行玩笑话。


出于本能,这个念头并非没有激起抵触,毕竟是当初选择了所谓“光明”,一旦斩净同族就能成为人类。获得平凡老去的机会诚然自私,但帮助同族结束永生也算得上另一种仁慈,只可惜他已经把能够想象的所有柔软都给了生田,实在腾不出空当,再添上半点恩悯。


一曲终了,松本敏捷地穿过人群,跳上舞台,捏住生田的下巴,迫使他和自己嘴唇相贴,舌头纠缠不清。


——那么让我被你变成吸血鬼好了。




END


评论(1)
热度(37)

2017-02-11

37

标签

润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