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阿猫阿狗 - 5

哨向AU,主CP润斗。

请当作一个超能力多拉马(?)来看,一切都是设定。



前文:1 2 3 4




5


二宫倚着护栏,点燃一支七星,透过细密的菱形网眼打量城市的模样。错落的楼宇和纵横的街道构筑起不见边际的棋盘,人越发显出渺小,名姓与憧憬一样无关紧要,在钢筋水泥和铁皮盒子的武装里头努力挣扎,以免像无用的零部件一般惨遭替换乃至抛弃。比起存异,人们更愿意求同,这实在无可厚非,与常识和规则为伍到底更容易获得平稳的生活。所以每一个肩负所谓“才能”的人或多或少都向往过普通的人生,对于他们而言,“与大多数一样”具有不可企及的魅力。


成为仅占“特殊人口”两成左右的向导,二宫知道自己算是足够幸运,只要对精神领域的研究和控制仍旧无甚进展,就能在体制内享受相对的宽松管理乃至优待。即便相比起大部分向导,他的运气也可圈可点,以渐进而非突发的方式觉醒,天然地具备了自行调适并完美融入一般社会的可能性——尽管他没有这么做。


13岁的夏天,他告诉父母自己可能是个向导。他们当然震惊,不过也不怎么害怕,更没有催促乃至逼迫他去登记。事实上,自己提出要去塔里的,理由信口胡诌,说得颇为宏大,母亲红了眼眶,父亲抽了半包烟——明知自己与众人不同却非要把所谓“异己”掩藏在“同类”的外壳下是劳苦且孤独的,他自知天性懒惰,与其如此,不如混迹在自己的同类里头,或许还可以求得些许慰藉。


香烟快烧到滤嘴,天台的铁门又被推开,提着便利店袋子的樱井翔哎哟一声,说这么巧啊,演技并不十分精湛。二宫没掩饰地翻了白眼,扔掉烟头,双手往口袋里一抄准备走人,袖子却先一步被扯住。


“不急啊,午休还没结束呢。”樱井看上去无害且无辜,“再说你有事情想问,不是吗?”


二宫翻了第二个白眼:“几年不见,还是自以为是啊,樱井执行官。”


这个称谓让樱井挑了下眉头,痕迹些微,到底没能逃过二宫的眼睛。


樱井找地方坐下来,拆解出餐具,打开便当盒,刚加热好的食物香气扑鼻。无需掩饰的情况下,他吃相很好,看得出家教优良,却又全然不带有矜持或者挑剔,菜式简陋的平价便当也能吃得津津有味。


毫无疑问,在能力者的小社会里头,樱井家绝对称得上特殊阶级。通常状况下,哨兵和向导的觉醒属于随机的小概率事件,樱井的家族却盛产能力者,虽然无法从史料里头找出确证,但从古至今,这个家族与权利高层的关系不可宣扬但也无可争议。如果樱井翔是个哨兵,那么当权者还可能表露些许质疑和谨慎,但作为向导,只要他本人愿意,平步青云绝非难事。


二宫自认是个利己主义者,至今的所有选择无非是为了在夹缝中谋求较好的生存。作为人的樱井自然也有相似的一面,但他在塔内训练结束之后偏偏挑了中央塔内专门善后且不怎么讨喜的边缘部门,要么因为有极大的野心,要么存着什么超出实际的念想——又或者是两者兼而有之。


二宫有些挫败,多年前的那个问题今天又没法子问出口了。


他见过少年时代的樱井翔,因此对于樱井的选择并非完全无法理解,某种程度上,他几乎在得知此事的瞬间就生出“果然如此”的想法,但归根到底只是一己的猜度。他希望从本尊那里得到答案,与此同时,对于这样的刨根问底,又怀着原因不明的抗拒。


谈论过往无法成行,只好专注现世,反正只要他想总有问题能甩到樱井脸上。


前几天会所的事情,媒体报道稀稀拉拉,很快就没了声气。案子过了一趟特搜课,又被扔回一课手上,线索寥寥,证据不足,两具尸体虽然还躺在冷冻柜里头,估计过段时间就会被处理。和田秋子亲临,摆明不为案件本身,现在看来,说是借机把中央塔的人插进警方不算过分,但人家只要把黑市向导素交易往台面上一摆,再来一句这事说不定和那什么危险组织有关眼下不能打草惊蛇云云,就算无凭无据,他们到底没法子把几位执行官请出去。


二宫向来不管闲事,要不是这里头好巧不巧牵扯着生田,就算堂本课长连续冷脸一个月也犯不着他挂心。可惜现实是他过去和生田的交情算不上浅,打小又把松本当弟弟看。那年生田出事之后生死未知,松本挨过训练期,立马在颈动脉旁边安了芯片跑到特搜课,如今生田好容易露了半张脸就给人扣顶大帽子,理智上,二宫晓得应该把这桩事情高高挂起,理智之外他实在不能坐视不理。


樱井大概是真的饿,吃得挺快,二宫本不愿坏人好事,但表盘告诉他午休时间所剩不多。


“说说看吧,关于生田斗真,你们知道了多少?”


樱井从餐盒里短暂地抬起头:“和你知道的一样吧。”


“那就是什么都不知道咯?”


樱井点头,夹了块肉塞进嘴巴。


二宫不信,无奈两人都是向导,无法轻易通过观察或者精神手段检测对方是否诚实。


“你放心,”樱井说话含糊,“在他有新动作之前,我们基本上做不了什么。”


二宫本能地后撤半步,问他什么意思。


樱井恍若未觉,把最后的米饭吃完,擦了嘴,收拾好餐具,好像才发觉二宫的戒备,摇摇头:“你不会真的以为,小斗真这么些年没音讯,现在凭半张脸就能抓到人吧?”


“当然不会,关键在于执行部这次动作也不小,又没一件事肯说明,稀里糊涂就要我们给做垫背不成?”


樱井站起来,说:“要听实话?”


“不然呢?”


“我想你应该知道了,冷冻柜里那两位查不出身份?”


“嗯。”


“正常,毕竟人家几年前就该是死人了,原本的资料估计敲了章确认死亡,数据紧接着就被清空,哪里能随随便便给翻出老底。”


“这也是执行官的责任范围?”


樱井不答,在口袋里摸索一番,讨好似的笑了:“啊,糟糕糟糕,和你讨支烟行吗?”


“我以为你早八百年就戒了。”二宫忍住翻第三个白眼的冲动,把烟盒扔了过去。


“是戒了,”樱井一派坦荡,“所以还得麻烦你借个火呀。”


这一回二宫知道樱井说了谎,因为就在刚才,樱井精神屏障的穹顶开出缝隙。短暂的犹豫之后,二宫摸出火机,同时让自己的思维触丝穿过狭缝。


思维的所在类同于塔内为哨兵隔离外界干扰的白房间,只不过当向导们在彼此精神世界里对话,其功用在于阻隔不愿示人的内容。一般而言,这所谓的“房间”没有形态,只是以类似声波的形式汇入交谈者的意识,樱井开辟出来的却当真有房间的样子,正中还面对面摆好扶手椅,精神空间的主人就坐在其中的一把上,还是少年的模样,染着头发,戴着耳环,锋芒毕露的骄傲与意气。


二宫心没征兆地软了一下。


——做什么,想拖我下水?


——恰恰相反,告诉你实话,就是要让你,不,是让你们,别做危险的事。


——我猜你要说的东西会超过执行部的知识范围。


——没错。


——好吧,那么在开始之前,我得把刚才那句话原路奉还。




TBC




还是没有从人物塑造苦手和无意义对话流里头毕业,笔力撑不住脑洞是不是改故事集比较合理😂

评论(1)
热度(22)

2017-02-09

22

标签

润斗j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