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KK】挪威式恋爱 - 下

腐国留学生AU,前文在此,下篇全部是以谈上恋爱为目标的流水账。




两人都比第一次的时候脑袋清明,再有一回生二回熟的定律加持,双方用户体验都不错,于是单人床得以维持超载状态直到堂本光一醒来。


或许是出于无聊,继用指腹描摹堂本光一的轮廓之后,堂本刚开始玩弄他松软的头发。堂本光一闭着眼睛捉住那只手,凑到唇部亲吻,不过瘾,得再咬一口食指尖。


“早安,大叔。”


堂本光一口齿不清地哼哼,和堂本刚十指相扣,抱着人的手臂收紧,脑袋在他颈窝里蹭。


“干嘛,”堂本刚掐了把他的腰,“属猫的是吧?”


堂本光一嗯了一声,埋首在堂本刚脖子和肩膀上亲吻,搁在腰上的手也不老实,一路往南开拓新天地。


堂本刚挣扎了几下,无果,愤然捏了把堂本光一的p股,说:“起床啦,好饿。”


堂本光一抬头,见他眉头皱着、嘴唇撅着、面颊红着,越发蠢蠢欲动,但转念一想,留得青山在才是长远之计,于是在他耳垂上亲了一口,鸣金收兵。


“一起喝杯早咖啡?”


堂本刚愣了一下,笑说:“原来你这么含蓄啊。”


宿舍楼下有家咖啡店,法式风情,餐食的口味没有英式早餐浓郁,咖啡和甜点倒是不错。堂本光一对甜食兴味索然,但看到堂本刚在玻璃柜前犹豫不决,就给自己也点了一份,正好是堂本刚忍痛放弃的胡萝卜蛋糕。


今天是平安夜,咖啡店黑板上写着告示,4点就要打烊。堂本光一问起堂本刚今晚的安排,多少存了些期许,不过很遗憾,堂本刚早就和班上几个人约好要去巴西同学家做饭。


“那你手艺很好咯?”


“没有的事,出国前临时培训了两个月,到这边的前两个月还经常开火,现在嘛,已经和微波炉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那你晚上怎么办?”


“待会儿去中超卖点速冻食品之类的应付应付呗。”


“我以为你的任务是日式料理?”


“是这样啊,”堂本刚耸肩,“我猜你不怎么出门,中超什么都有。”


他们又聊了一会儿,结账出了餐厅。堂本刚表示要去趟中国城,赶在借口被琢磨出来之前扑灭了堂本光一跟着一起的可能性。真正分别时,两人有些无措地对视了几秒钟,整齐地笑起来。


“我走啦。”堂本刚挥挥手。


堂本光一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目送他转身离开,安慰自己,也不算一无所获,至少在这顿饭的结尾他们交换了联系方式。


平安夜贡献给了游戏,圣诞节当天,堂本光一睡到1点才醒。昨天忘了填充冰箱,洗把脸去超市。


往日堵车高发的街道空空荡荡,银行、邮局、甚至商店都关门闭户,好容易迎着冷风到了超市,发现人家12点已经停业。


他给堂本刚发了消息,抱怨说一觉醒来好像穿越到鬼城。那头很快回复,说不奇怪啊,没有和你说过吗,英国的圣诞节向来是这种造型。他捧着手机,努力思考如何继续话题,对方又发来一条,问他是不是没吃的了。非常短暂的挣扎之后,他选择了诚实。沉寂一分多钟,堂本刚发来语音。


“其实呢,出门右转那条街上印巴人的店还开着。不过昨晚剩的东西刚好带了点回来,不介意的话,到我厨房来也可以。”


堂本光一打着哆嗦,在人车稀少的十字路口思考人生长达半分钟,抵不住食物以及别的什么诱惑,向着堂本刚的Flat果断前进。


亟待解决的剩菜是烧鸡和芝士球,堂本刚怕他上火,从冰箱里翻出半颗生菜,随手掰了几下扔进微波炉。等待烤箱收工的时候,挪威人穿戴齐整地出现,看见趴在餐桌上等待投喂的堂本光一,立马吹了口哨。


“哇哦,这不是good-looking guy吗? ”


堂本刚决定忽略他的调侃,把他上下打量一番,问:“怎么回事,这么隆重?”


“还记得我那位英国姨母吗?”挪威人无奈地扯了下领带,“很不幸,我得去和她共进圣诞晚餐。”


“开心些,至少她能满足你的胃。”


“老实说,宝贝,对此我深表怀疑。嘿,对了,你们今晚有安排?”


两人茫然地对望,先后摇头。


“学校旁边的教堂晚上有节目,”挪威人靠在门上,冲堂本刚眨了眨眼,“可以去看看,听去年看过的人说还不错。”


堂本光一吃完并且自觉收拾了餐具,两人暂时告别,之后不约而同被某种扭捏困扰,磨磨蹭蹭到出门,时针已经越过数字5。


平心而论,挪威人的提议不算太差,尽管物理系的堂本光一对宗教之类向来敬而远之,哲学系的堂本刚对于西方信仰仅怀有学理兴趣。


他们错过了弥撒,险险赶上唱诗班的环节。国内的圣诞到底是商业气氛远超信仰,英伦岛国恰恰相反,此时他们坐在最后一排,混迹于众多安立甘宗的虔信者之中聆听圣咏,虽然被陌生包围,却又无端生出一种安宁,不可言说之中,更似藏了某种预示。


散了场,他们近乎沉默地走回宿舍,在电梯口说了晚安,接下来的几天像是从彼此生活轨迹中脱离,全然没有碰面,更没有联络。


31号清晨,由于错过飞机而被迫打乱旅行计划的意大利人回到宿舍,身后跟着据称是来借砧板的堂本光一。


堂本刚被敲门声从被窝里挖出来,把F打头系列词汇塞回嗓子眼,愤懑地拉开门,见着堂本光一的脸,酝酿了几秒钟,非但没有熄火,反而有越烧越旺的势头。


“干嘛,现在几点知道吗?”他自认为语调足够冰冷,却忘了眼下睡意氤氲,嗓音黏糊,飘到别人耳朵里多半变了滋味。


“我这几天想了挺多,普通来说,不符合我的风格,嘛,虽然我也不知道在这种事情上会有什么风格。”


堂本刚面无表情地双手抱胸,用身体抵着门,没打算和这通意味不明的发言扯上关系。


“你今晚有没有空,和我一起吃晚饭?”


“……哈?”堂本刚怀疑自己可能在梦游。


“我在你说过的那家印度餐馆订了——”


“停!”堂本刚双手打叉,“你大清早跑过来就和我说这个?”


“这很重要,不是吗?”


大脑当机了一会儿,堂本刚回忆起了他们认识那天晚上挪威人的演说。


“记住,只有当第二次上床进展顺利,你们才会在走廊里say hi,之后会有第二次约会和共进晚餐——注意,挪威人把共进晚餐看得很重,因为这宣告了一段关系。”


“哦?我不知道。”他故作镇定,“那么你瞧,我总得考虑一下。”


“是吗?如果你不介意,我想我可以在这儿等你考虑完。”


堂本刚依旧面无表情,强迫自己忽略挪威人显眼的门缝和意大利人在厨房里演技拙劣的忙活——横竖他们半个字也听不懂,他这么安慰自己。五秒钟之后,他拽着堂本光一的袖子把人扯进房间,用力关上门。


“所以?”


“所以什么所以?”堂本刚迅速别开脸,生怕被人看出自己的脸红,“哦,那什么,吃晚饭是吧?”


“嗯。”堂本光一盯着他,悄悄把自己脸上的“小心谨慎”擦掉,写上“胸有成竹”。


“……可以倒是可以,反正刚好被别人放了鸽子。”大概是无意识地,堂本刚略微撅起嘴。


堂本光一弯起嘴角,接着眉眼也弯了起来。


“笑什么啊,好蠢。”堂本刚没好气地锤了堂本光一的胸口,手却被捉住,继而不得不与这个人勾了小指。


“那么,一言为定。”堂本光一看着他的眼睛。


“……嗯。”他终于放弃无畏地挣扎。


在被亲吻和拥抱夺取意识之前,堂本刚想,尝试一次挪威式恋爱,似乎不是个糟糕的决定。




END

评论(3)
热度(127)

2017-01-30

127

标签

kinki ki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