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KK】挪威式恋爱 - 上

腐国留学生AU,梗来自于微博上挪威人恋爱顺序的视频




“在世界上的大多数地方,人们先试着交谈,如果有话可聊,并且聊完之后还没失去兴致,那么他们可能尝试第一次约会;如果第一次约会结束后感觉还不错,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然后是共进晚餐和上床。在我们那儿呢,事情通常不太一样。”


堂本刚是在学校酒馆认识堂本光一的。说来很巧,两个有着同样姓氏的日本人,在学期结束之后并没有回家或者旅行,而是冒着严寒过来点了同样的啤酒,旁听了同一位挪威人的生动演说,自然而然搭上话,去了另一家酒馆,有意无意各自多喝一杯,然后半醉不醉的堂本光一进了堂本刚的房间。


毫无意外,他们滚了床单。


隔天早上,堂本刚从结实的怀抱里醒来,揉了揉肿胀的眼睛,翻个身,打量着还在熟睡的床伴。昨天没顾得上细看,这人原来比“不错”要不错许多,脸小、睫毛长、鼻梁高、嘴唇薄,身材也好,瘦归瘦,肌肉紧实,比例匀称,四肢和腰腹的线条非常迷人。


他们就住在同一层,堂本刚是Flat C,堂本光一是Flat F,共用电梯、楼梯、洗衣房和公共活动室,居然从没碰到过。


“嗯?你醒了”堂本光一在枕头上蹭了蹭。


“早。”堂本刚撑起半边身子,努力够着了台灯开关。


堂本光一猫一样地闭紧眼睛,把脸往被子里埋,不太清醒地哼哼两声。


“……几点了?”


“我看看,嗯,9点24。”堂本刚推开腰上的胳膊,越过堂本光一下了地。


“还早啊。”堂本光一抱着被子说。


“我10点半约了导师吃早餐。”


“我以为老师们都去度圣诞假了,哪位啊,这么勤快?”


“Dr Wallis?你应该不认识吧。”堂本刚叼着牙刷,“说起来你是什么专业来着?”


“物理。”


“Master?”


“PhD。”


“哇,真的假的?”堂本刚从镜子里打量着蜷成一团的被子,“科学家呀。”


“哪有,多半没法毕业。”


“读了多久,三年?”


“一学期,”堂本光一从被子里探出半个头,“我看上去那么老?”


“哪有,瞎猜的嘛,”堂本刚吐了泡沫,“我们应该差不多大?我Research Master,哲学系。哦,对了,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吗?”


“……当然。”


“很好,不用重新自我介绍了。”


“那个,你常带人……”


“当然不是!”


“呃,就觉得你挺……自然的,没有别的意思。”


“哈?”堂本刚瞪了他一眼,“拜托,拼命找话讲就是觉得尴尬好吧?我在你那儿什么形象啊?”


“不不不,你别多想啊。”


“嗯哼。”


堂本光一抓抓头发,慢腾腾地坐起来,昨晚喝得不算太多,但毕竟折腾到3点,后脑有些发沉。


堂本刚出去上洗手间,他转了转脖子,正好打量这个房间。和他被Faltmate嘲笑为样板房的宿舍不同,堂本刚这里小东西不少,乱得适度,不显得杂,很干净,有熏香蜡烛的味道。下了床,在地板上找到了自己的T恤,堂本刚开门进来,愣了一下,迅速关上门,有些脸红地拉开衣柜:“喂,我说啊,好歹先把内裤穿上。”


“哦,抱歉抱歉。”堂本光一手忙脚乱。


“我要迟到了,你慢慢收拾,再睡一会儿也行。走的时候记得关门,哦,还有,最好别给我室友看到。”


堂本光一点点头,没有告诉他昨天晚上他睡着以后,隔壁房间的人用好洗手间,在走廊上停留时间似乎有些长。


堂本刚穿好大衣和短靴,想了想,又从衣柜里找出顶贝雷帽,随手从桌子上抓了瓶香水喷在手腕和衣领上。


“挺好闻的,什么牌子?”


“嗯?Le Labo,喜欢吗?”堂本刚随口说,“什么时候送你一瓶好了,生日之类。”


堂本光一笑了笑:“算了,看上去挺贵的。”


堂本刚没有接话,拉开房门要走。


“哎,你假期都在学校?”


“也不是,我下午的火车,去比利时。”堂本刚回头,“怎么,舍不得?”


“有一点。”堂本光一套上长裤。


“认真的?”


堂本光一耸耸肩。


堂本刚笑了几声,轻快地说:“好了,我真得走了,再见。”




“我们一般在酒馆里认识,如果碰巧聊得来,那么会先到床上试试看。如果隔天醒来,旁边的人还没离开,那么或许可以考虑第一次约会。”




圣诞节之前,堂本刚从布鲁塞尔回来,带着两盒巧克力和几件民族风情的装饰品。Flat里的3个美国人已经回家,意大利人在北欧和女朋友泡温泉,隔壁的挪威人听到动静,蓬头垢面地跑出来,一脸寂寞难耐。


“嘿,那个男孩怎么样?”挪威人嚼着巧克力问道。


“哪个?”


“就是那天一起喝酒的good-looking guy。”


“哦,他呀。”堂本刚摆出毫无波澜的架势,“还行吧,就那样。”


“真的吗?”挪威人从冰箱里拿出两罐啤酒,打开拉环,塞给堂本刚一罐。


堂本刚有些摸不着头脑,挪威人高深莫测地傻笑,说别着急,你很快就知道了,结果堂本刚一直没搞明白挪威人那时候到底想干嘛。


隔天他从超市回来,在电梯碰到堂本光一,对方见他手上大包小包,自然而然地提出帮忙,他客气了一下,没有拒绝。之后堂本光一说某个糊涂朋友记错日期买了戏票,发现去不了就送给他,票有两张,问那天有没有空一起,堂本刚犹豫了一下,也没有拒绝。


戏院在泰晤士河边上,肉眼可见的历史悠久,上演的自然是地道英伦戏剧,英式口音,英式俗语,英式幽默,英式长篇对话。开场一刻钟,堂本光一开始昏昏欲睡,撑着面子挨到幕间。灯光亮起,隔壁的堂本刚打着哈欠看过来,两个瞌睡的人泪眼相对,尔后同时笑出声来。


堂本光一打算去抽烟,没想到堂本刚也跟了出来。戏院门口满是烟民,和结伴而来的人聊天,或是吐着烟圈,看着马上来往的汽车。堂本光一掏出离开日本之前从机场带的七星薄荷,堂本刚掏出的是比利时机场买的万宝路爆珠,两人相互看看,默契地换了烟。堂本光一费力点了几次火,堂本刚把自己的打火机递给他,随口问你觉得如何。


“我是说戏,不是烟。”堂本刚补充。


“……嗯,还好吧。”


“真的?”堂本刚挑眉,凑近了些,压着嗓子说,“悄悄告诉你,他们一句话里我就没几个词是听懂的。”


堂本光一绷不住,捣蒜一般点头,说我也一样。


兴许是尼古丁的作用,或者应该归功于不能浪费票子的美德,总之下半场两人精神了些,连蒙带猜外加对人类动作情感的高度理解撑到了结尾,多多少少装出兴致盎然的模样,跟着周围的人起身鼓掌。


散场后他们去看了特拉法加广场的圣诞树和彩灯,然后从皇家美术馆背后往宿舍走,中途堂本刚看中一家门牌独特的酒馆,两人进去喝了酒,合情合理地滚了第二次床单。


这次在堂本光一的房间,因为堂本刚说隔壁的挪威人有点过分耳聪目明。




“假如第一次约会的效果还不错,那么我们会去喝一杯,然后上床。”





TBC


评论(4)
热度(146)

2017-01-27

146

标签

kinki ki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