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KK/山斗】一次航班误点导致的破镜重圆

点梗文,脑洞来自 @番茄酱会是甜的吗 

FTR前男友设定,PT是十一二岁的小孩这样。




堂本刚从未像此刻一样想把某航空公司挂上城头接受风吹日晒和人民的涛涛口水。


误点就算了,反正都快不习惯准点登机了;延误变成改换航班也算了,反正酒店用不着自己掏钱;四个人拼一个标间都可以算了,毕竟天气状况堪忧人家房间不够也情有可原——但是,为什么好死不死拼住宿的恰好是分手两年有余的前男友?


他差点脱口而出说你们是不是拿了假名单,忍了三秒觉得还是得委婉一点,问有没有调换房间的可能。制服小姐歉意地笑笑,表示酒店刚好差一间房,请他谅解云云。


堂本刚听她第一句就心头一凉,晓得真要倒霉横竖是躲不过的。


于是眼下的情况就是他和堂本光一捏着房卡面面相觑,彼此身后都有个探出来的小脑袋。


“……你儿子?”堂本光一半天憋出这一句。


“哈?”堂本刚遏制住吐槽大叔你是不是隐形眼镜掉了的冲动,选了个比较客气的语气,“我侄子。”


“哦,”堂本光一勉强笑了一下,“这样,也是巧。”


堂本刚吸吸鼻子,觉得尴尬的味道充斥走廊,而依靠对面的人打破僵局显然希望渺茫,于是赶紧开了门,拖着侄子进去,回头看了看,说:“将就一晚上吧,不要紧。”


堂本光一在外面坚持了几秒钟,还是僵硬地说了句打扰。


标间不算太小,四个人挤进来放了行李,胳膊和腿自然有地方搁,眼睛是真没地方好放。所幸洗手间规规矩矩,没搞什么玻璃设计,不然他可能真的要去酒店大堂睡沙发。


堂本刚叹了口气,正要招呼小朋友先去洗澡,胳膊就被侄子拽了几下。


哦,对了,侄子当然不叫侄子,名字是生田斗真,表哥的小孩,长相随表嫂更多,高鼻梁,眼尾有点垂,像个什么小动物。这会儿小动物正眨巴着眼睛看着他,犹犹豫豫地问:“小叔叔,今晚和女孩子住一间,不要紧吗?”


堂本刚有点懵,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在说跟在堂本光一身边的小孩。今晚一连串事情迎面砸过来,没顾上看,这会儿特意去瞧,那小孩骨架纤长,肤白唇红,眉目清秀,挑不出毛病,果真是个小美人。


“拜托看看清,”小美人不高兴,“谁是女孩子啊?”


小美人叫山下智久,好巧不巧也是堂本光一的表侄,比生田斗真小一岁,最讨厌的事大概就是被误认为女孩子。


两个大人更加尴尬,生田却又将信将疑地加了一句:“真的不是女孩子?”


小美人这下子很不高兴了,从堂本光一背后跑出来:“不信是吧?一起洗个澡就清楚了。”


“怎么说话呢?”堂本光一差点怀疑这个侄子是假货。


堂本刚咳了一声,让山下先去洗澡。山下打开行李箱翻了半天,抬起眼睛:“叔叔,忘带毛巾了。”


瞥见堂本光一脸上闪过去的纠结,堂本刚心想,果然一大家子沾亲带故,洁癖也会传染,要是让这孩子用了毛巾,他叔叔内心能复杂如同那些个记不住名字的函数。


“那个……不介意的话,用我的?我用酒店的就好啦。”


堂本刚一下子也纠结起来,不晓得要不要告诉侄子让洁癖用别人的毛巾和用酒店的毛巾没有根本区别,没想到山下短暂地思考了一下,居然同意了,还软了声音说谢谢。


大概是接收到气氛缓和的信号,山下进去之后,生田开始堂本光一搭话。堂本刚暗自感概,虽然扯话头的功力尚有提升空间,但就不惧怕堂本光一生人勿近气场这一点,小孩长大了多半是个人才。也亏得这孩子,否则两个挑不来话头的前任面面相觑,岂不度秒如年。


“……所以光一叔叔和小叔叔真的不是兄弟什么的吗?”


“嗯,不是的。不过确实认识蛮多年。”堂本光一笑了笑,视线不自觉地飘向了保持沉默的那一位。他这话说得轻了些,像是傍晚的风,在梢头留下细碎声响。


“也没有很熟倒是了。”堂本刚找好了换洗衣服站起来,捕捉到堂本光一脸上一闪而过的失落,起初是有几分得胜的快感,很快却被空乏席卷干净。


轮到生田洗澡,堂本光一去楼下抽烟,留下堂本刚和山下,气氛又莫名尴尬了起来。作为成年人的堂本刚问了些无关紧要的,山下挺有礼貌地聊了几句,不像有继续攀谈的兴趣,两人便沉默地做起了自己的事。堂本刚记得小时候的堂本光一也是这样,估计是家族遗传的闷葫芦,也没多想;直到他擦着头发、裹着浴袍出来,见山下和窝在一张床上的生田有说有笑、还有模有样地帮人家吹头发时,才认真反思自己的交际功能是不是太差劲。


“刚叔叔,”山下智久关了吹风机,眼睛清亮地看着他,“今晚我可以和斗真一起睡吗?”


“可以倒是可以,但……”堂本刚答了半句才反应过来,简直想咬自己的舌头。


“别闹啦,”生田很顺手地在山下脸上捏了一把,“他们两个大人挤一张床不好吧。”


“诶,斗真讨厌我吗?”山下对上生田,瞬间换了副可怜巴巴的面孔。


“没有啦……”生田也懵了,有些无措地向堂本刚求助。


堂本刚原本就是个容易心软的人,这会儿两个孩子都像小动物似的盯着自己,刚才没下文的半句但是怎么也说不出来。


“……好吧。”


山下道了谢,重新打开吹风机,故意揉乱了生田半干的头发,收到抗议后很好看地笑起来。


堂本光一回来的时候,小朋友们已经钻进被窝里睡着了,堂本刚坐在扶手椅上打着哈欠用电脑,抬头冲他无奈地笑了一下。


“你去睡吧,我这个点也睡不着,椅子上眯一会儿就好了。”这倒也是实话,当学生那会儿熬夜是为了打游戏,后来是为了加班,长年下来生物钟和别人不在一个时区。


“没关系,挤一挤,飞机还要好几个钟头。”堂本刚合上电脑,忍了忍,还是数落了一句,“你也真是,多大的人,也该稍微注意一点了。”


这话说完两个人都低下了头,堂本刚站了一会儿,抵不过困意,决定上床睡觉。擦肩而过时闻到堂本光一身上浓重的烟味,皱了眉头,说烟也少抽点吧。


真躺到床上反而睡不着。


他们中学开始就是同学,从懵懵懂懂走到明明昧昧,大学终于说破开始交往,身边人都说黏黏糊糊,自己倒没觉得什么,临近毕业,也算是随大流分手,平心静气地吃了散伙饭,平摊账单,在宿舍楼下道别,好像明天还会再见,之后也没有上演闭门不出、买醉装疯等等戏码,而是普通地毕业、搬家、入职,平平淡淡翻过这一篇。


堂本刚后来没再恋爱,倒也没怎么想起堂本光一,眼下不过隔着一张床一堵墙,反倒想起许多事情来。在人群里偷偷牵过的手,在路灯下偷偷亲吻过的嘴唇,在廉价旅馆里偷偷做过的爱——也有不必偷偷摸摸的时候,比如分享一杯饮料,把对方不吃的食物挑到自己碗里,人多的场合毫无自觉地靠近,让对方整理衣领、抚平皱褶或者是蹲下身拿掉自己鞋面上的纸屑。

没什么大仇,分手之后未必能做回朋友,好比油画,花费许多年在空无一物的画布上涂抹,就算到头来用刮刀把色块全部刮下来,痕迹总会有,看得见也好,看不见也好。


听着堂本光一从浴室里出来,在桌子上和抽屉里摸索一会儿,又回到浴室,虚掩了门,开了中档风,堂本刚想,这个人总归还是有变化的,至少现在晓得别人在睡觉时应该放轻手脚。然后他翻身下床,自己也说不明白为什么,只好当作是为了睡个好觉。


堂本光一从镜子里看见他进来大概真的吓了一跳,脑袋上挺结实地给吹风机敲了一记。


“抱歉,吵醒你了?”


“不是,原本也没睡着。”


“哦。”


即便在关系最近的时候,他们之间也有很多类似的、没有话讲的情况,那会儿不觉得尴尬,除非是吵架后发出和好信号的没话找话——本质上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无聊的人,而对方则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有趣。


眼下其实蛮好问问对方这两年好不好,偏生谁都不情愿开这个口,仿佛当真问了,就真的生分了。结果直到堂本光一吹完头发,谁都没再说一句话,最后最后说闹钟定过了,酒店应该也会电话叫早,说完转身要走,仿佛他就是来这儿看堂本光一吹头发——可是他全程抱着手臂观察地板,眼睛根本没往上抬过哪怕半下。


“等一下。”堂本光一抓住他的手腕。


堂本刚停住脚步,犹豫了片刻,没有挣脱。


“假如今天飞机没有误点,这么多人,大概不会碰见你,更不会被安排到一个房间。嘛,大概人家看我们姓氏相同,以为是亲戚也说不定。”


“你要说什么?”堂本刚不耐烦地打断他。


堂本光一不说话了,手却也没有松开。


堂本刚转身看着他的眼睛,又问了一次:“你想说什么?”


堂本光一是个标准的理科生,但与此同时,他也相信一时冲动和难以言明,所以他说:“也许我们可以试着重新开始。”


“也太随便了,”堂本刚没什么温度地笑了笑,“你怎么不问问我有没有交往对象,说不定已经结婚了?”


“那么,有吗?”


“嘛,没有。”堂本刚不打算说谎,“就假设你也没有好了——”


“确实没有。”


“好吧,但是你看啊,不管以前怎么样,现在的你和现在的我不见得还有什么扯在一起的理由。”


“有或者没有,总要试一试才知道。”


“凭什么还要和你试一试呢?”


“我不知道。”堂本光一诚实地说。


“没听错吧?这可不像你会说的话。”


“嗯,我也觉得。”


堂本刚认为是时候挣开堂本光一的手了,于是他尝试了一下,没有成功。


“所以我才问你,要不要重新开始。”堂本光一继续说。


“这只是个提议,我可以拒绝。”


“没错,不过这个提议是双方面的,我可以先接受。”


“好久不见,我看你虽然头发更少了,嘴皮子功夫倒是有长进。”


“该说谢谢吗?”


“不用。”


“说起来,你座位是几号?”


“干嘛?”


“我忽然想,或许我们可以先打个赌。”


堂本刚想,其实没有这个必要,因为不管号码是多少,两个孩子都会想要坐在一起,但他还是装模作样地考虑了几秒钟,说:“可以,假如你赢了,我大概可以考虑考虑那个提议。但现在我们最好赶紧去睡觉,要是睡过头错过清早的飞机可就真的麻烦了。”


堂本光一的手滑到他掌心,握了一下,还是不肯松开:“那么,说定了?”


注意到堂本光一脸上胸有成竹的笑容,堂本刚意识到自己的疏忽大意,不过也没什么要紧,毕竟根本上来说他并不是一个胜负欲很强的人。


“好,一言为定。”




END

评论(8)
热度(74)

2017-01-13

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