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KK】他和他的七次见面及一次上床-3

AU,座长51X小裁缝244. 一个拖延的生贺,自己顶茄子orz

口水话爆炸的一章,心疼我的语文水平三秒钟。




3




他们的第三次见面终于有些不寻常。


筱原友惠想去看日出,于是她风风火火召集了几个人,在旧年的最后一天坐上开往海边的JR。最初堂本刚多少有些不情愿,说何必大老远跑过去吹海风。筱原友惠说,这可是中学时代的最后一次新年了哦,明年这个时候,大家还指不定在哪儿呢。


“唉,又要老一岁了。”筱原友惠看着窗外叹气。


堂本刚像小时候那样抬起手要往她头上招呼,到了半路却生生改道,在她肩头轻巧地落了一下:“拜托,你才多大?这话都说了三年了。”


逆着光,筱原友惠的轮廓褪去稚气与青涩,像是正在破茧的蝴蝶一般,分明无声无息,却又仿佛声势浩大。


“已经决定了哦。”筱原友惠说。


“嗯?”


“出国的事情。”


“上次说的那所学校吗?”


“嗯。”


“啊,真好,该请吃饭了。”


“喂喂,你这家伙有没有良心啊?就知道惦记吃!”筱原友惠好像有些生气地抱起手臂。


“因为是好事情啊。”堂本刚笑笑。


“小刚呢,决定了吗?”


“……大概吧。”


“犹犹豫豫可不行,现在就觉得勉强的话,以后岂不是更辛苦。”


“没有觉得勉强啊。”


“瞎说,你看上去就是那么一回事。”筱原友惠还是像小时候那样扭了把他的脸颊。


“哪有。”


“小刚是不讨厌的吧?我记得你从小就喜欢涂涂画画,说起来好像挺早就看过你留在餐巾纸上的’大作’呢。我觉得你很有天赋,至于你自己嘛,大概也是这么觉得的?”


堂本刚没有说话。


“出国呢,并不是认同了老爸那一套大道理。”筱原友惠靠在椅背上,侧过脸来看着他,“怎么说,反正也并没有什么是可以确定的,对吧?如果意外有了觉得有趣的东西,去试一试就好了。”


“嘛,像你会说的话。”


后来堂本刚短暂地睡了一觉,而就在这短暂的睡眠中,他梦见了堂本光一,还是上次在便利店遇见时候的样子,迎着缓缓沉落的夕阳,眯起眼睛冲自己挥挥手,说回见。


到达旅店已经将近十一点,一行人赶在热水停止供应之前洗了澡,裹着外套匆匆爬上天台,幸好没有错过辞旧迎新的烟火。


“许个愿吧。”零点将至的时候,筱原友惠凑到堂本刚耳边说。


十几秒的沉寂之后,比方才更为绚丽的花火在头顶绽开。


如果还能相见的话。几乎是毫无征兆地,他听到了自己心底的声音。他被自己吓了一跳,但很快又劝慰自己说没什么大不了,愿望本来就是让人交付虚无,遥远与不切实际的东西正好与之合宜。


烟火结束之后,一帮精力旺盛的少年人嚷嚷着与其担忧睡过头错过日出,不如玩个通宵。堂本刚原本应该和他们一道下楼,却在楼梯口停住了脚步。


不会那么巧,他想,所以去确认一下也没关系。


天台另一侧的角落里,有两个人趴在栏杆上抽烟。堂本刚犹犹豫豫地走过去,却发现根本不知道怎么开口。


“那个……”


高个儿先转过头来,茫然地与堂本刚对视了几秒钟。


天哪,太蠢了。堂本刚懊恼地咬了下唇。


另一个人慢悠悠转过来,微微皱起的眉眼在看到堂本刚的瞬间松弛开来,短暂的惊讶之后,嘴角浮起笑意,还未完整,又被衔着的烟呛得咳嗽。


“喂,干嘛呀。”高个儿依旧一脸茫然。


“抱歉,”堂本光一狼狈地抹了下嘴角,摆摆手,站直身子灭了烟,完整了方才的笑意,“有点意外啊,这么巧。”


“啊?哦,是哦,好巧。”堂本刚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高个儿恍然大悟:“该不会——”


堂本光一眼疾手快在高个儿肩上拍了一记,说你抽完了没。高个儿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显而易见只燃了一半的香烟,哦了一声,悻悻掐灭。


“刚在那边觉得眼熟,有点在意,说过来看一下。”堂本刚尴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啊,打扰了。”


“不不,没关系,”高个儿说,“我都困死了,你们聊,你们聊啊,先走了。”


堂本刚看着他精神十足地跑向楼梯口,关上门之后很快又打开,探出个脑袋,冲他们说新年快乐。


“……感觉是个有趣的人。”堂本刚藏在口袋里的十指难以自制地摩挲着手心。


“别理他,神经兮兮。”


“哦。”


堂本刚不算特别会找话题的人,这节骨眼更是半个字也挤不出,刚好对方于此更是苦手,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忽然一起笑出声来。


“笑什么啦。”


“不知道,再说你不也笑了?”


“感觉很蠢。”


“好像……是有点。”


“我说啊,怎么跑到这种地方来啦?逢年过节什么的,应该很忙才对啊。”


“偶尔给也要给自己放个假。”


“真的假的,还以为堂本桑是工作狂。”


“……堂本桑什么的,果然还是感觉有点奇怪。”


“嗯,那……光一桑?”得到对方默许的眼神之后,堂本刚也悄悄开心起来,“自己过来的?”


“诶?怎么可能啦。一帮人跑过来看日出的,是不是也有点蠢?”


“嗯,大概吧。”


“喂。”


堂本刚围了条驼色的人造毛围巾,软乎乎毛茸茸地衬在脸周,堂本光一走近些,经历了瞬间的挣扎,到底还是伸手替他紧了紧围巾。


“冷不冷?”


堂本刚摇摇头,然后结结实实打了两个喷嚏。


“回去吧,是挺冷的。”堂本光一在他背上轻轻拍了两下。


“哎,要一起来吗,明天早上?”堂本刚突兀地说。他说这话的时候神情十足认真,说完自己觉得好笑,便有十足认真地反悔:“不,开玩笑的啦,我那帮朋友太闹腾,麻烦死了,再说光一桑也是朋友一起来的对吧。”


堂本光一到底也算公众人物,尽管他本人方才几乎忘记了这一点,现在只好把到了嘴边的“好啊”换成了“也是”,说完觉得不咸不淡,颇为逆耳,不过堂本刚好像并不在意。


“好啦,回去吧。一起下去还是我先走?”


“我再抽根烟吧。”堂本光一吸了口冷空气,低下头,摸出烟盒。


堂本刚嗯了一声,笑说:“那,新年快乐?”


“还有哦。”堂本光一觉得有些管不住自己的舌头。


“嗯?”


“今天是我生日。”


“诶,元日吗?”堂本刚睁大眼睛,天台上微弱的灯光碎进去,想落入璀璨和悠远的星河。


堂本光一有些不好意思,强撑着点头。


“怪不得,”堂本刚说,“名字里有这个意思呢。”


“这就不知道了,大概吧。”堂本光一心虚地撒了个小谎。


“骗人,怎么会不知道啦。”堂本刚无情拆穿。


“嘛……”


“呐,生日快乐哦。”堂本刚软下声音说。


这一回,他们互相说了再见。




TBC




能掉入kk坑吃土真的很幸运,各种意义上。

新的一年,对他们对自己都充满期待,看到这里的姑娘,也祝你诸事顺遂,平安健康。

评论(10)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