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润斗】动物天敌与白狐大人-5

AU与OOC齐飞注意。说起来xgg和nino掉线太久了诶orz




5




隔天早上,半个月之内第二次抱着男人醒过来的松本又一次从床上滚了下去,和第一次的自主自发倒也有区别,这一回他是被狐狸踹下来的。


狐狸把一坨被子抱在怀里,嘟囔说好饿好饿。


松本愣愣地在地板上坐了一会儿,深呼吸三个回合,觉得人不能和动物一般见识。


盯着镜子刷牙,松本忽然意识到昨晚的睡姿多少有些不可描述,连忙低头自我检视,睡衣完好,睡裤完好,内裤完好,那么应该只是看起来有些不可描述而已。


说起来,虽然和小动物不同,但变成人的生田手感意外的很好。松本被自己吓了一跳,晃晃脑袋,觉得罪魁祸首正是生田,哪有大清早把房东踢下床的,下脚的地方还挺危险,万一伤着了关键部位看他怎么赔偿。


做早餐的时候,他有些心不在焉,原本打算按照标配,一个煎蛋一杯牛奶两片面包打发了狐狸了事,结果手一抖多打了个蛋,装盘的时候不晓得抽什么风,把煎蛋切成眼睛的形状放在面包上,又洗了个苹果,费力切了半天,鼓捣出个天鹅来。


狐狸下巴支在餐桌上发呆,闻见香味猛地坐直了,一看给自己准备的那盘,噗嗤笑出声,说小润润果然童心未泯。


松本充耳不闻。


生田说,无事献殷勤,该不是心里有鬼吧。


松本冷着脸,说爱吃不吃,哪来那么多废话。


生田捧着牛奶杯,有意无意地舔了舔嘴唇,笑容暧昧,老实交代,昨晚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啊。


松本说拜托你清醒一下,哪有什么坏事可以干。尽管每一个字都是大实话,耳根子却可疑地红了。


昨晚那个梦他还记得。雾瘴浓重的夜晚,没有尽头的山林,看不清面目的凶兽,还有及时援救的恩人——红衣像是京都的枫叶,皮肤像初冬的雪,笑起来,是明艳的夏日,手心温暖,是驱散严寒的春。


如此一来,十几年前那桩事情,他也能渐渐回想出个三两分。那会儿年纪还小,有时命悬一线的记忆,出于自我保护或者别的什么机制,模糊乃至遗忘也是常理。


松本从小受的是正统的西方魔法学教育,对于阴阳术法、仙妖精怪之类所知甚少。说起来,时代这东西也真是了不起,当过往的世界被另一种方式解读,旧有的知识与价值不得不在舶来的框架之内求生,老派的灵物好像也跟着销声匿迹。


生田自称狐仙,松本一开始不怎么信,后来倒也渐渐接受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的交叠。毕竟天地这么大,存在着不熟悉乃至全然陌生的事物,也不算多么稀奇。


然而狼吞虎咽的这个和好像是踏月而来的那个当真是同一个人吗?


松本兀自怀疑人生,早饭一口没动,对面的生田已经把食物扫荡干净,拄着下巴看了他一会儿,说,呐,小润润,虽然我知道自己很好看,但是你这么盯着呢,我还是挺困扰的。


松本回魂,发了个意义不明的单音。


生田撅起嘴,好像真的很困扰似的,歪着头,说,我会以为,你是不是看上我了呀。



评论(19)
热度(26)

2016-10-23

26

标签

润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