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润斗】动物天敌与白狐大人-4

久违的更新,AU与OOC齐飞注意。

p.s. 这次是货真价实的千字文🙃




4


秋天是脱发的季节,狐狸也跟着掉毛。


之前生田白天做人晚上做狐狸,松本心里膈应了几个钟头也就迅速适应了,最近每天早上看着睡衣和床单上细细碎碎的白毛,三期洁癖患者自我调节了三天,未果,第四天临睡前,说你也别变来变去了,多麻烦。


生田摸着下巴,问他那你要狐狸还是要人。


松本说现在这样就可以了。


生田哦了一声,钻进被子里,双手护胸,说那你可不能对我动手动脚哦。


松本不屑,说谁要对你动手动脚啊,你才是,睡觉老实点。


很显然,松本忽略了习惯的力量,后半夜迷迷糊糊觉得怀里空牢牢,往旁边摸索,搭上了生田的腰,整个人都凑了过去,脑袋还在生田后颈处蹭了几下。生田毕竟是狐狸,睡觉习惯把自己团成球,被这么三蹭两蹭弄醒了,往边上挪了几寸,松本马上贴紧,想把松本的手从腰上拿开,松本哼哼唧唧,反倒抱得更紧了。


生田有点窝火,再一想又有点委屈,心说人类这种东西,没记性没良心,实在可恶至极。


既然可恶,就得给点教训。


于是松本做了个梦。


梦里的松本约莫十二三岁,穿着魔法学院的制服,孤零零地,在深山老林里打转。他隐约记得是抱着要在魔药课考试里一鸣惊人的心思,来找什么稀罕材料,没想到深入腹地之后,地图指南针之类全然派不上用场。


但凡深山老林,总归要和什么传闻逸事有关。过去听人说这片林子里住着的东西,能把人啃得骨头都不剩,那会儿他将信将疑,这会儿心却越来越虚。


雾气浓重,依稀可以看出已经入夜,不远不近的地方,好像藏了许多眼睛。


不晓得走了多久,意识越发模糊。猛然回过神的时候,发觉自己正在拔足狂奔,追在身后的兽类低声嘶吼,一张嘴,风里也有了腥气。


松本握着魔杖的手不住地发抖,他晓得自己的天分基本点在了魔药上,法术与战力仰仗后天努力,也只是略略超出平均水平。情急之下放了几个法术,不是被对方避开,就是石沉大海一般没了效用。


松本还不想死。但眼下似乎没了办法。更糟的是,他一步踩空,掉进了不晓得哪个年代挖的陷阱里头。


好了,他想,这下彻底完了。松本颓然坐在地上,发出一记魔法信号。先前一直不敢求救,是担心凶神比救星先来,现在反正是死定了,叫人来收个尸倒也不错。


闭上眼,把从小到大的记忆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想着学校很快就会去给父母报丧,忍不住落了泪,咬着嘴唇不肯哭出声来。


脚步声慢慢靠近,他胡乱摸了眼泪,站起来整理衣服,心想怎么着也得体体面面。


哎呀哎呀,是个小鬼头呢。有人这么说。


松本愣愣地抬起头。


雾散了,月光落在男人脸上,仿佛带着柔情,亲吻他的皮肤和五官。男人头发很长,一直垂到脚踝,缎子一般,绯红衣袍是非常复古的样式,腰间别着一把折扇。


真好看啊,松本这么想。除此之外,他再也想不出别的词汇。


男人见他愣着不动,叹了口气,蹲下身子,冲他伸出手,说,上来吧,小哭包。


抓住那支手的瞬间,松本忽然想起了男人的名字。


评论(5)
热度(34)

2016-10-20

34

标签

润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