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润斗/山斗】不渡 - 1

似是而非的民国设定,依旧AU与OOC齐飞注意。

担心明天懒癌发作,提前发一下生贺。虽然矫情还是要说,今年遇到番茄真的太好了,在此之前,好像从未如此渴望成为努力且优秀的人,毕竟生性太懒。

Toma君,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不渡




1


山下智久第一次去见生田斗真,是存了心思的。


师傅手下六个学徒,他年纪排行倒数第二,自觉脑子最好使,手也最巧,头一遭出去接单子,面上摆出谦逊,内里拉弓上弦,笃定这活计得做得漂漂亮亮,好叫旁人挑不出半点毛病。


据说是熟客,官家少爷,前些年老头子给人斗败,下放西南,那会儿师傅还以为这户高门算是玩完,没想到人家不过是去韬光养晦,上一个冬天又回来了,风光名头,更胜从前。师傅抽着烟,告诫他,这些人莫不如风浪里打秋千,你去了只管做活,眼睛别乱看,耳朵别乱听,聋子哑巴白痴往往活得更久些。


过了车马喧闹的大街,一拐弯,走进条林荫路,两旁齐齐整整种了法国梧桐,夏末秋初,葱郁之中斑驳着些许新黄,有风来,吹着额头与背上的薄汗。要去高门大户府上,说不紧张是假,所幸按着师傅给的地址找过去,是一排西式公寓楼。想来是松本家的小少爷拿出闲钱置办,远离双亲大人的眼皮子,家里不好办的事,搁这儿便轻松自在了。


电话是松本打的,房门一开,山下自然问是不是松本少爷府上。里头的人噗呲一声笑了,说:“是也不是,房子是他的,他却不来住,要是急着找他,我得另写个地址给你。”


那人半边手肘撑着门,偏着脑袋,笑得如同春日午后慵懒的暖阳,山下抬头去看,心头好似雪融冰消,柔软得不像样,一时忘了分辨方才那句究竟是正经话还是玩笑,只顾得上愣愣地看着。


“哎呀,吓着了?好啦好啦,不逗你了,”那人把门开大,侧身让山下进去,“是小润给你师傅去的电话,没来错地方,不用担心回去挨骂。”


山下并没有想过挨骂的事,却也全心全意受了这半点体贴。


师傅做了三四十年的衣服,客人往跟前一站,该量的尺寸,靠眼睛就能估摸个八九不离十。山下跟了师傅五年有余,除了手艺,他学得顶好的一样,便是看人。做衣服的,看人要快又要准,匆匆几眼,客人约莫什么身份,合穿什么衣服,心里就得有个数。


照理说,山下现下这般不挪开眼的看法,是坏了规矩的,不过对方似乎并不在意。


山下想,这个人看着温和,眼力应该足够狠毒,他晓得自己好看,也晓得我为什么在看他。


“咖啡还是茶?”


“啊?不不,不用麻烦——”


“那就喝茶咯?走了挺久吧,喝茶舒服些。”


山下讷讷的点头,终于挪开眼睛,恢复了谦顺的模样。


那人端来一杯凉白开,说茶水太烫,先解解渴,也不放桌上,山下只好去接,于是避无可避,碰着了他的手指。肤色白皙,指骨纤长,多少有些秀气,却也并非过分阴柔。山下乍一见他,心底已化了春水,这么转瞬即逝的一下,便是,涟漪无数。


他左手无名指戴了银质戒指,方才那一下,不晓得有意无意,横竖是让山下碰着了。


“啊,对了,我姓生田,生田斗真。刚来这边不久,没地方落脚,问小润借了房子,空着也可惜嘛。”


山下一下子听出他说了谎,他却拿捏好了时机,抬起眼睛冲山下笑了一笑,嘴角勾起的弧度十分精巧,分明是要山下不忍心不替他守口如瓶。


山下见到他之前,原本是存了心思的,见过他之后,心思还在,只不过变了味道。


就是这样,山下智久在十九岁那年,遇到了二十六岁的生田斗真,不早不晚,恰如其分地成了他的劫数。


评论(6)
热度(41)

2016-10-06

41

标签

润斗山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