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复健小段子-续

ABOx哨向,润斗,Y2和教主实力打酱油。这玩意居然真的有续。




松本请樱井翔吃饭,半杯啤酒下肚,看对座把腮帮子塞得鼓鼓囊囊,就表达了一下和生田扯证的迫切需求。


樱井翔筷子没停,含糊地问他申请交上去多久了。


松本说五个月了,然后暗自把尾数补全,两个礼拜零四天。


樱井点点头,说这事情非得走程序,你懂的嘛,急也没用。


松本说,不也有一天不等直接通过的。


樱井说,人家前辈一觉醒就自然联结了,申请什么的走个程序而已,特殊情况。


松本不高兴了,我们又不是没把精神联结搭起来。


樱井筷子不停,适配指数这玩意儿没办法的,压不倒85的线只能慢慢熬咯,顶多熬个四五年,别担心,有先例。


松本说那不行,太久了。


樱井安慰他说就算有一个足球队惦记着,小向导也就惦记你一个。


松本摆摆手,不是这个问题。


樱井哦了一声,说怎么,怕自己见异思迁啊,没事没事,先是同学后是同事,认识这么多年,你嘛,我知道的,虽然看不大出来但其实挺一根筋的。


松本嘴角抽了抽,说什么鬼,再说根本也不是这个问题好吧。


樱井说那你急啥,急着补票啊。他真是随口开玩笑,没想到松本不说话了,樱井愣了一下,把食物囫囵咽下去,说不是吧,真中奖啦。


松本说都什么用词,这顿饭是不是想自掏腰包啊。


樱井连忙说那怎么行,说好你请客的,我可都是照着贵的点。


松本皱眉,Nino附身啊这是。


樱井往嘴巴里塞了一块肉,说卡不是都被我爸停了么,工薪阶层,要节省。


松本眉头一挑,这一桌子你自己付钱吧,原本还想着拜托你爸疏通疏通关系,这下子指望不上了。


樱井大摇其头,沉痛表示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松本说我可是确确实实的工薪阶层,这会儿正是花钱的时候,能省则省。


樱井说,没带钱包。


松本说,谁信。


樱井说Nino把我钱包扣了。


松本微微一笑。


樱井双眼含冤,就算还没和我爸摊牌,这事也不归他管啊。


松本说都在政府干活,七拐八绕总得有些交情吧,要不然消息能那么灵通,前脚递了表后脚就让你老爸扫地出门。


樱井灌了一大口酒,说我们这是俩Alpha哨兵,上头一看直接判个挑衅组织,特殊情况,特殊情况。


松本有些后悔提这茬,说,都什么年代了,还拿这个指数那个标准说事有意思么。


樱井说,你想想,十年前什么境况,二十年前什么境况。


松本问他说你这是劝我知足常乐吗。


樱井说哪有,是告诉你希望还在,要看得到曙光。


松本闷闷地喝酒,说你这宏图大志少说还要十年二十年,问题我这儿要登记不了,小孩不晓得要当几年黑户。


樱井眼珠子转了几转,说,不就落个户嘛,馊主意有一个,要不要听。


松本断然拒绝。


樱井暂时性失聪,凑近了些,说,找个适配指数高的,先把小孩的问题解决了。


松本说这主意还真是馊。


樱井说,人选都帮你想好啊,够意思吧。


松本手机震了一下,生田发来邮件,说想吃芒果布丁,还配了个可怜巴巴的表情。


樱井来劲儿了,说我看山下就挺好,他和小向导那么十来年,搁围观群众眼睛里,就一长篇纯爱连续剧,就等着人家申请登记给个Happy Ending。


松本说,然后呢。


樱井摸了摸下巴,登记不就为张纸头,反正大人小孩都是你的,至于山下嘛,你就让小孩认个干爹,哎,说起来山下也在那惦记小向导的足球队里吧,蛮好蛮好,纯爱剧往家庭伦理剧发展,收视率还能涨。


松本一面拨号,一面叫服务员结账。电话接通,那头生田懒洋洋地说,我想了想,还是榴莲班戟好了。松本示意服务员把账单给另一位先生,拿了外套潇洒地往外走,丝毫不打算理会身后的鬼哭狼嚎。




p.s, 没错前辈指的就是kk🐶

评论(14)
热度(47)

2016-08-21

47

标签

润斗Y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