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复健小段子

ABOx哨向,润斗,教主实力打酱油。




生田怀孕了,山下大概是第一个知道的,在这一点上,他赢过了松本润,甚至赢过了生田自己——没什么稀奇,哨兵五感和观察力本来就优异,何况对方是青梅竹马的Omega。


青梅竹马也没什么用,或者说用处没在正道上,要不是做了太多年竹马,哪里会被半路杀出的松本润抢了先。


今天生田一上车,山下就觉着不对,这人身上全是松本的味道,大海与森林的暖调几乎盖过了清甜的柚香。大脑关机重启大约花了两分钟,山下明白过来,想说这种情况好像不应该出任务,但有别的警员在场,生田面皮薄,车子里头就那么点地方,没地缝可钻,况且肚子里那个初来乍到,还没来得及鼓捣出什么反应,生田在关乎自己的问题是习惯性心大,就算有点什么反应,多半也和空调病之流扯在一起。


到了线报所说的仓库,装枪上膛,踹门抓人,生田做得行云流水,把几个新人吓了一跳,支支吾吾,最后只好说没想到前辈这么厉害。生田晓得他们的意思,笑笑,没说什么。人们对哨兵向导存在偏见不是一天两天,哨兵对向导存在偏见也不是一年两年,早个百来年,Omega还在社会认知的底层摸爬打滚,到了上世纪中叶,轮到人数最多的Beta抱怨另外性别特权的左右夹击。风水轮流转,到头来谁也不多吃亏,也占不到多余的好处,所以得目光放远,将心比心。


给枪口抵着脑袋的家伙突然发难,胳膊肘撞在生田小腹上,那一下子位置找得特别准,生田顿时卸了力气,枪都脱了手,山下赶紧冲过去,一脚把那副垂死挣扎的嘴脸踩在地上,以免松本科长连夜打着飞的直奔监禁室破坏纪律。


后辈见生田脸色不好,劝他去趟医院,他生平顶讨厌那地方,皮都没破一块,哪里肯去。山下晓得跟他闲扯没什么意义,闷声不响当了回司机,下了高架靠边停车,摸出钞票让后排两个同事打车回警局,然后无事当事人意愿,直接开到了门诊。


生田给带去做检查,山下到外头抽了根烟,嫌热,磨磨蹭蹭到了走廊里,给松本打电话。生田的手机,解锁密码是松本的生日,不出所料。


松本接起来,说干嘛呀,乍一听还挺大爷,稍微品一品就黏糊了。


山下和松本到了警局才做的前后辈,不算熟,也不算不熟,中间夹了个生田,各人心里自有一番演绎,台面上还得端着客气。山下自报了家门,松本那头一下子降温二十度,问他怎么回事。


山下深深吸了口气,说,恭喜。


松本说这什么意思啊。


山下说,要做爸爸咯,前辈。


松本愣了几秒钟,再开口时舌头就捋不直了。


松本那头的背景音是车站广播,山下估摸着他也该回来了,就把今天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松本还在吃螺丝,也不忘咬牙切齿,说这臭小子脑袋里是不是全装的咸鱼,随即又问,等等,你怎么知道的。


山下说,不奇怪吧,我和斗真认识那么多年。


松本说那我怎么不知道。


山下撇撇嘴,前辈都出差快一个月了吧。


他说这话是真存了心,松本一听,你你你了半天没你出个下文,只好咬了舌头,说那什么,让他老实呆在医院,我下午,不对,最多三四个钟头就到。


护士走过来,上下打量了山下一番,说先生是家属吧,麻烦过来一下。


山下点头微笑,礼貌地说前辈我先挂了,丝毫不打算理会电话里一连串呐喊——喂喂,家属在这里啊!




评论(14)
热度(68)

2016-08-19

68

标签

润斗山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