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润斗】新娘捧花 - 中

性转与ooc齐飞。我本来以为可以上下over结果又成了上中下,话说可能会开百合小车有人想上吗😄







山下这枚男丁,自打被招进事务所那会儿就能看出日后走红的苗头,毕竟人家生得唇红齿白,周正非常,单看五官比同期的许多女训练生还要精致。单从审美的角度来说,润子也颇为欣赏山下的脸,她的问题不过是一早知道自己不吃山下这个性别。润子之于山下算是前辈,训练生时代交集不多不少,一开始觉得这小孩挺可爱,然而等翻过年去渐渐发觉他特别黏斗子,心境也就跟着微妙起来。山下小时候一口一个斗子姐姐叫得顺口,斗子特别受用,由着他手也拉了腰也抱了脸颊和嘴唇都亲过了,润子觉得苗头不对说过一回,斗子胳膊肘拐向山下,说什么小男孩懂事晚嘛不要紧,润子翻了个白眼,心说山下比你真没小几个月这个年纪要真啥也不懂那不叫晚熟叫傻。后来和山下在剧组碰到,好巧不巧,有一场戏是姐姐对上了企图接近妹妹的男人,润子演起来简直真情流露,大段台词半个螺丝不吃,每个机位都是一条过。

婚礼地点在海边,和酒店有些距离,新娘担心女宾们穿着高跟鞋不方便,事先拜托了几个男宾开车接送。至于刚好把山下分配过来,润子非常怀疑是新郎的手笔。多年经验表明,斗子不在场的情况下,润子能和山下维持良好的前后辈关系,但在斗子牵着她的手笑着向山下打招呼的情景之下,她不太确定自己和山下是否都能发挥稳定。

一路上气氛基本正常,毕竟有斗子在的地方,基本不会尴尬。斗子属于巴不得面面俱到的类型,某种意义上,算是明知不可而为之,既是过分柔软,却也坚韧且不易。临到目的地时,斗子忽然哎呀一声,说小润你发夹松了,然后大半边身子凑过来贴着润子,重新固定发夹。润子嘴上抱怨说还不是你这家伙技术不过关,却也老老实实任她忙活,眼看车子要转弯,便扶住了斗子的腰,无意中往前瞥了一眼,正好与后视镜中山下的视线撞在一起。没办法的,她们要是离得近一些,不知不觉就会靠得更近。


女孩子之间,言谈举止黏糊一些,也有可能率属于大亲友的范畴——公众对于“她们”之间的蛛丝马迹,通常不如对于“他们”之间的那样热衷——她们偶尔可以一起逛街、吃饭甚至短途旅行,挽着胳膊被拍到也不太要紧,说是闺蜜大多可以打发。不过众人面前,也就到此为止了。摸爬打滚到今天,失了分寸让自己或者对方的事业受损,简直愚蠢。

真好啊,看着小栗为山田戴上戒指时,斗子轻声说。润子抿了下嘴唇,半晌才附和道,嗯,真好。


仪式之后就是派对环节。这次受邀的大多与新郎新娘平素熟识,彼此之间或者有些交集,或者正好借此机会建立些交集。寒暄了一圈,再碰面时,斗子可怜巴巴地说我好饿,刚要往食物那边挪却被人截住,只好一面摆出笑脸,一面给润子使眼色。对于这种场合,润子毕竟经验老道,礼数周全地穿过人群,照着两个人的口味挑了食物,拿了双份餐具。远处和大物前辈说话斗子脸上写着几分惶恐,润子从侍者的托盘上拿了杯香槟,闲闲地倚着桌子,不时往那头看上一看。

前年斗子为了电影减重,在片场闹过好几次低血糖,没和润子说,是润子去探班那次刚好赶上。斗子刚喝了葡萄糖,还没缓过劲来,怕冷似的蜷在椅子里,瞧见润子,想笑一下,笑容挂在那张寡白的脸上实在惨淡。润子头一次见着这幅模样,跑过去摸摸斗子的额头,全是虚汗,心脏像是给谁捏了一下,偏偏什么也说不得,即便忧虑也需要克制。事后斗子说是减得太急,没经验,下次就好了,润子听完直接摔了门,整整一个礼拜不肯搭理她。

她本该早些学会面对赞扬与赏识,润子想,这些东西该早些来的。不过早来晚来,总胜过一直在泥沼里举步维艰。

斗子终于吃上东西的瞬间眼睛充满水汽,不熟的人多半以为她要哭,润子倒是晓得这家伙遇上食物基本这个德性,常规吐槽,说怎么跟饿了十天半月似的,偶像包袱呢。斗子头也不抬,说这你不懂了,没走偶像路线也有好处哦。润子不好像平时那样敲她额头,于是战场转移到盘子里,两把叉子玩了几个回合的食物攻防战,直到有人过来才鸣金收兵。

来的是个175朝上的姑娘,眼睛水汪汪,让人一看就想欺负,和她们打招呼时,像只受了惊的小白兔。小白兔几年前和斗子合作过,私底下也有往来,这会儿虽说是真心实意夸她们今天很漂亮,眼神却飘向斗子那边扭不回来。斗子和小白兔是真的熟,说话间没停下吃的功夫,一不留神蹭了点奶油在嘴唇上,润子倒也没多想,习惯性地帮她抹了,小白兔脸红了,酒精的功劳大概只占一半。


那头新郎新娘招呼着拍照,小白兔由于身高原因悻然去了后排,润子顺手整理斗子胸前的头发,一抬眼看见新郎朝这头笑得满脸揶揄。很多时候其实真的没想太多,那么多来来去去的人,没几个真和她成了竞争关系,大多时候只是无意之中,会通过这样或者那样的小动作宣示主权。近似兽类,并非贪得无厌,只不过领地意识极强。这样的想法如果说出来,斗子大概会生气,成为所有物之类,无非是把“人”的部分从人身上生生剥离。看上去粘人,实际上颇为独立,斗子是这样,润子也是,所以理智而言,她们不适合靠得太近——理智而言,她们应该找个适当的时机结婚生子,然后向前辈们那样,学着平衡事业与家庭——然而理智之外,她们早已靠得太近。

新娘忽然想起还没抛捧花,连忙把未婚的女宾们凑做一堆。润子对这事不怎么热衷,和斗子站在边上,几个不太认识的姑娘挤到她们之中,斗子便到了靠近中心的位置上。山田闭上眼喊道,要开始咯。她的弧线抛得有点偏,没想到捧花在谁手上碰了一下,没接稳,转了方向,落进斗子怀里。斗子有点懵,她原本是抱着充场的态度,这下子顿时成了那些个半真半假的羡慕的中心。润子也有点懵,正想着要不要跟着边上的人一起鼓掌,小栗不知从什么地方窜了过来,低声说哎呦,那先恭喜你咯。润子甩了个眼刀,小栗已经脚底抹油溜到了新娘身边。隔了人群,斗子在看她,有些不知所措,眼神却是清亮。

斗子会成为什么人的新娘呢。一天之内,润子第二次思考了这个问题。





评论(9)
热度(37)

2016-07-05

37

标签

润斗性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