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KK+TT】管狐(点梗文)

麻将桌AU,半吊子九尾白狐小明+半吊子阴阳师283,天人*51+曾经是天人的244。这个设定可能会有后续(?)




管狐




这个镇子许久没有外人,今井翼差遣式神去查看,式神捂着泛红的脸颊,这个那个半天也没说清个所以然。

今井家祖上出过名动一时的阴阳师,家族顺势壮大,为官为商,盛极一时,后来局势变换,便到了这远离朝堂的地方,几十年殷实安稳。没想到从几年前开始,族人邻里时有遭逢暴病乃至身故的怪事,大家说这地方为邪魔所扰,但凡有办法的,都迁居他处,只留下没个去处的人家。乡里之间,向来推今井家为首,今井翼的父亲病故之前,嘱咐他直到最后一刻也需有所担当,其实他自己心里早已有了定夺,只要此地尚有亲朋故旧,便不可弃之而去。

今井的爷爷闲来无事之时研究过祖上的阴阳术法,今井幼年曾跟着他学过一星半点,爷孙两个到底存着玩乐的心思,又谈不上什么师从,到头来都不过半吊子水准。但即便如此,今井一见来人,就知道并非等闲之辈。

这个人生得白净,脸庞有些圆润,样貌乍看之下并非多么出众,但那双眼睛就像缀满繁星的夜空,稍不留神,可能就此沉沦。他穿了件素白底子的衣裳,上头恰到好处地点缀着墨迹,像是简笔山水,或者行云流水的书体。他一身气度本是清净,而恰恰在这清净之中,又有无法忽视的沉郁和幽邃。

他说他叫堂本刚,受人之托,带来一件旧物。那是一支短笛,深棕色的笛身光泽温润,孔眼精巧,多半出自名家执手,上有斑驳,应是岁月留痕。今井没有接,说或许是家中长辈的东西。堂本却说,就是今井先生的,与旁人全不相干。今井摇头,说先生怕是搞错了,我不认得这东西,说来惭愧,自小便在这幽僻之地,不曾远游,想来也没有能够交托这等物什的友人。堂本说,好容易找着了这个地方,今井先生若不肯收,真不知如何是好。他说这话时一瞬不瞬地看着今井,嘴唇好似不自觉一般微微撅起,今井无奈,只好接过短笛。那笛子不似想象中的轻盈,反倒有些分量,加上笛身清凉,竟有几分玉石的触感,今井握在手里,不知怎么,隐隐约约生出几分似曾相识。

时近傍晚,今井自然请堂本留宿,堂本倒也不与他客气。用过晚饭后对坐喝茶,言谈之间也并不生分。

今井睡前躺在床上把玩那支笛子,不知不觉便已入梦,半夜猛然惊醒,听得窗外风声大作,廊上悬铃响作一团,披衣出去,只见院中雾气深重,其间影影绰绰,似有妖物潜行。今井勉强定了定神,遣出式神,那蝴蝶一入雾中便没了踪迹,半点音讯没有。眼看雾中的怪影越发清晰,像是身着戎装,手执长枪,脸上戴着狰狞的面具。今井更是着慌,他过去对上的不过山妖小怪,哪里遇过这种架势。他在脑海里竭力搜索可能排得上用场的咒语,试了几次,果然毫无助益,急得额头冒汗,却听见堂本说,快吹笛子呀,今井先生。

堂本不知何时已经来到院子里,抱着手臂站在今井身后,颇为悠闲的模样。今井跟着堂本的视线看过去,才发现自己慌乱中跑出来,竟把那短笛紧紧握在手里。他又是着急又是羞恼,说可是我不会啊。堂本摆摆手,说没关系,只要弄出点动静,那家伙就该醒了。今井一头雾水,只得依言照做,嘴唇才一碰着笛子就觉着里头灵气大动,勉力吹出几个音来,便听得堂本说,好了。

迷雾中的怪影已然迫近,风声里头夹杂着低沉的嘶吼,好像有饥饿的兽,在黑暗中伺机而动。今井愣愣地站着,忽见光华自笛管中流溢而出,箭一般冲入迷雾,雾中登时尖啸四起,黑影流窜,逃也似的钻进夜色之中。雾气未散,自其中走出来的,竟是一只九尾白狐,尾尖泛着金色,额头上有朱红纹样,睁开眼,眼睛也是漂亮的红。

那白狐走到今井身边,用鼻尖蹭他的手背,今井心下虽是惊诧,却又无端动容。堂本轻轻叹了一声,心甘情愿么,真不知该说你是聪明还是愚蠢。今井摸着白狐的脑袋,回头问堂本这究竟怎么回事。堂本说,不过是宿世因缘,等这孩子恢复到能化人形了,叫他自己与你说。

这时候,迷雾之中尖啸又起,黑影迅速汇集,来势汹汹,与之前截然不同。白狐转身要迎上去,却被堂本在额头的纹样上按了一下,顿时卸了力气,软在今井脚边。堂本说,这一次是冲我来的哦。

果然,再次聚成武士形貌的黑影冲出迷雾,向着堂本攻了过去。堂本挥动衣袖,白衣上的墨迹像是活了一般,流散开来与黑影缠斗。今井倒也看不真切,只觉得那些先前以为是山水画或者书法的墨迹,应是咒文的样式。黑影迅速在堂本周身聚集,然而那一袭白衣始终耀眼,仿佛长夜中唯一的星。他衣袂翻飞,像是展翼的鸟,或者恣意来去的云,却又像是最清冷的剑锋,即便将此一世间斩断也不足为奇。他好像有过最耀眼的光荣,也有过最哀恸的沉沦,然而如此种种尽付烟尘,因为此时此刻他神情淡然,百种千端,或许都与他再无关联。

堂本脸上擦出一道血痕,他抬手摸了一下,忽然笑了笑,说,如此一来,可怪不得我。

话音未落,便有一人踏夜而来,凡是过处,暖金色的光即刻驱散迷雾。那人剑势有如破竹,突入一众黑影抵达堂本身边似乎不过转瞬。他面色极冷,挥剑果决,黑影自他出现便有了遁逃的意图,却仍是逃不出被斩于剑下的命运。最后是堂本扶住他的肩膀,轻声说,可以了,光一。

这个人身量不高,瘦得厉害,又是一袭黑衣,更显得孤绝冷寂。但他身上的威势不容忽略,且不说已缩在地上不得动弹的白狐,和一回来就躲进今井衣袖的式神,就算是今井,也没办法直视他的面容。他的气度亦是清净,但与堂本刚不同,这样的清净极为纯粹,仿佛源自于五浊之外,凡尘之巅。对这个人的身份,今井忽然有了不得了的猜度。

白狐浑身发抖,好容易站起来,挡在了今井面前。堂本说,此处本是宝地,几年前镇守的宝物为人窃取,所以才沦落至如今的光景,若寻回宝物,或许可以重振家业,但如此也不见得就是好事。今井听得有些糊涂,想了想,问他那宝物究竟是什么。堂本说,是琉璃心。今井只在典籍里见过这名字,晓得不是凡间的东西,一时也无话可说。堂本走过去,温和地拍了拍白狐的脑袋,说,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倒也是世间轮转,你说是吗,泷泽?白狐低下头,晃动的尾巴轻扫过今井的手腕。

走了,那个人说。他在堂本脸上抚了一下,之前被划破的地方便恢复光洁。堂本冲他笑了笑,软声说其实我自己也没有问题的,你知道的呀。他的神色缓和下来,点点头,没说什么,只是握住堂本的手。那一瞬间,在他们交叠的手腕上浮现出一模一样的黑色纹章,大约是某种契约,之后又渐渐隐去。

他们牵着手走入夜色之中,很快便没了行迹。

院子里又如往常一般寂静,除了今井,今夜似乎无人醒来,今井呆立原地,只觉得恍然一梦。白狐轻轻叫了一声,今井低头一看,只见那双红色的眼睛里满是温柔。他蹲下身子,任凭白狐在自己颈窝里亲昵地蹭了蹭,然后捏了捏它的耳朵,说,那么今后就拜托你咯,狐狸先生。







* 天人是六道之一,凡夫里面最清净的存在,居于三十三天,51和244这种属于非常规来到俗世间,前因后果请自行yy。

评论(3)
热度(41)

2016-06-28

41

标签

kinki kids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