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润斗】拜见岳母大人

明星润X小学老师斗时间线系列之轻松一刻(什么鬼)

AU与OOC齐飞注意




“润,和你说件事。”生田抱着枕头坐在床上,神情严肃非常。

他这副样子像个什么小动物,松本觉着有些好笑,俯身在耳垂上亲了一下,不满足,又要去咬他的嘴唇。

“正经事。”

“行,”闹了好几天饥荒的松本捏了下生田的脸,“你说。”

“那我说咯?”

“快说,说完好办事。”

“你这个人怎么……还是小时候可爱。”

“我觉得现在也挺可爱的。”

“脸呢?”

“要来干嘛。”

“你好烦。”

“这算是说完了?”

生田端正了坐姿,把枕头抱得更紧:“我妈要见你。”

松本愣了一下:“你告诉阿姨了?”

“没。”

“这是知道了?”

“嗯,大概吧。”生田半张脸埋进枕头,闷声说,“周末回家,晚上不是和你打唠会儿电话嘛。”

“提醒我一下,那天有说什么不得了的话题吗?”

“我倒很想知道你会在片场说什么不得了的话题。”

“所以?”

“哎呀,就是说着很平常的话吧,我妈不光眼睛尖,耳朵也太灵了,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听出来的。”

“然后呢?”

“还要怎么个然后法?当然是告诉她你最近很忙根本没空啊。我吓了一跳,当时太紧张了,缓一缓,回头再想怎么混过去”

“周五。”

“哈?”

“这周五,等你下班了我们过去。”

“我说,”生田把枕头扔到一边,气势汹汹地横了松本一眼,“你到底有没有理解这个情况?她那晚上没说什么,这样一来感觉不妙你懂吗?根本不会是普通的喝茶聊天啊!”

“我知道啊。”

松本凑过去无辜地眨眨眼睛,睫毛的密度和长度搞得生田很是心慌,强撑着和他对视了几秒钟败下阵来:“请快点告诉我你在开玩笑。”

“叔叔阿姨最近喜欢什么,你和我说说,这两天去买。”

“别别别,大明星,拜托,就很平常的去吧。”

“两三年没见过了,空着手去才不寻常吧。”

“说真的你最好别去,”生田咬了下嘴唇,“我妈很难糊弄的。”

“为什么要糊弄?”松本依旧一脸无辜。

“……你确定?”生田皱起眉头。

“对啊,”松本揉了揉他的头发,“再说了,阿姨的话,迟早要知道的。”


第二天松本有个采访,进了电视台,发现自己休息室隔壁贴着山下的名牌。结束的时候山下那头也散了,走道里碰见,寻常地聊了几句。这几年他和山下明面上基本没有交集,私底下倒也没那么疏远,聚会喝酒之类的场合都会碰面。

松本前脚跨进自己休息室,却听见山下和跟在后面的化妆师说不好意思耽误几分钟。

“前段时间和斗真喝酒,他那个戒指和前辈的好像。”山下叫他前辈,这不和事务所的规矩。

“嗯,一样的。”松本说,心想我这戴手上也就罢了,人家当项链戴脖子上的东西你观察得貌似有点太仔细。说起来松本和山下也认识了十来年,晓得山下难得和人亲近,真要和什么人亲近了,多半是交心的架势。生田从小就很照顾山下,这样或者那样的好山下都是记着的,一样都不肯忘,时间久了,恨不能昭告天下的渐渐成了不足为人道。

山下垂着眼睛,半晌没声音。

这个情景松本没经验,面上平和,内里翻来倒去也没翻出句合适的话来。他对山下的心思基本上有谱,搁在过去,介不介意都得憋着,如今总算是可以名正言顺地介意一次却又觉得没有了意义。

最后山下忽然笑了一下,说挺好的,想了想,又说了一次。松本看得出,他这话讲得很是真心。


周五,快到下班的钟点,松本半开玩笑发邮件问生田要不要接他下班,生田回得很快,说千万别来,隔了几秒钟又是一条,说你这家伙太显眼了。

生田今天话不多,松本说怎么回事,你比我还紧张。生田嘴硬,微微鼓着腮帮说我紧张什么,回趟家而已嘛。

“别怕呀,不是有我在吗。”松本觉着要不是在开车,这会儿就应该在生田脸颊上捏一把。

“根本就是因为这样才成问题吧。”

“所以你就是在紧张咯。”

“才没有!”生田翻了个白眼,“要和我妈喝茶聊天的是你吧,趁着堵车,想想怎么说。”

“想好了。”

“什么时候?”

“刚刚。”

“真的假的?把重点说来听听。”

“干嘛?”

“还干嘛?对下词啊。”

“对什么词,要和阿姨喝茶聊天的是我吧。”

“喂,你这家伙怎么感觉完全不在状况内?”

“好心告诉你,秘诀是脑补叔叔阿姨的各种反应勤加练习。”

“诚心要走搞笑艺人路线了是吗?”

“哪里,我现在很严肃的。”

“……完全看不出。”

“度数又涨了生田老师。”

“说真的很想把松润同学赶下车。”

“老师你来开?”

“……看路。”今生大概和驾照无缘的生田老师扶了扶眼镜。


到横滨,夜色已经完全从霓虹之中弥散开来。时候稍晚,家里父母还在等他们吃饭,龙圣也在。母亲烧了一桌子菜,有两样松本从小就喜欢吃,他们这些前后进事务所、平时又走得近的,家长孩子之间大都认识,只是过去这么多年也亏得她还记着。三个男孩子陪着父亲喝了点酒,聊了小时候的事,也说了近况,一顿饭吃下来气氛尚可——其实照生田看,除了自己老觉得手不是手眼不是眼,基本可以算得上其乐融融。

吃过饭龙圣主动跑去洗碗,松本和母亲去了书房,留下父亲和生田在客厅两两相望。家里一直是这个秩序,生田习惯了没觉着什么,倒是松本进房间之前投来个略微诧异的眼神。父子俩大眼瞪小眼看了一会儿,分头找着闲话来讲。讲了一会儿生田实在坐不住,说龙圣这碗洗太慢,去看看要不要帮忙。父亲立马说好,拿起报纸的时候忽然问他,有没有觉得辛苦。生田坐直了身子,很认真地告诉父亲,不会,这样很好。他预想了父亲的各种反应,没想到父亲只是点了点头,说那就好。

厨房里,龙圣以肉眼可见的方式磨蹭着,生田没用什么力气,在他后脑上拍了一下,说你倒好啊,躲到这里划水。龙圣不服,说哪里是划水,分明是给你和爸制造谈话气氛。

“怎么谈,爸什么脾气你不知道啊,尴尬死了。”

“你尴尬什么,看看松本君,很淡定嘛。”

生田还真拿不准松本到底是演得太好还是心理素质真正过硬,说:“我怀疑他忙晕了,根本没搞清楚状况。”

“原来如此,”龙圣嘿嘿一笑,“怪不得你一晚上慌手慌脚的。”

“什么情况?”

“人家可是一早探过爸妈口风的。”

“骗人吧?不对,你怎么知道的?”

“战略指导是他,实地操作怎么想也是我呀。”

“……怎么没见你和我沟通沟通?”

“拜托啊老哥,我认识松本君不比你短多少吧,这么多年围观群众怎么可能白当。再说了,”龙圣把易碎物品从生田手边挪走,“你不会真以为,爸妈是最近才知道的吧?”


临睡时松本自然而然要跟着生田进房间,被生田挡在门口,说我这儿就单人床一张,麻烦你客房睡去。龙圣打着哈欠路过,说我们俩都回来了家里哪有客房。生田说没关系,那和龙圣挤一挤。龙圣连忙跑进自己房间,并且机智地落了锁。

“老实交代,多久了?”生田没好气地往床上一坐。

松本关上门,一脸无知的纯良。

“别装傻。”

“说实话?”

“嗯哼。”

“差不多三个月前和阿姨聊过,”松本观察生田的脸色,补充说,“电话里。”

“没人告诉我。”

松本耸耸肩。

“这件事好像和我挺有关系的,你觉得呢?”

“不见得吧,”松本摸着下巴说,“不管怎么看,要来拜见岳母大人的也是我呀。”

“所以岳母大人是什么鬼!”生田抓过枕头,这次是真用尽全力扔了出去。



END



小剧场


二宫:话说你到底是拜见岳母大人还是丑媳妇见公婆?

松本:第一,丑媳妇这个词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第二,不管怎么看都不可能是公婆好吗!

二宫:哦,其实我不想知道你们俩的生活细节。

松本:……那你到底为什么要问?

评论(3)
热度(58)

2016-05-26

58

标签

润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