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润斗】假想敌 - 番外

大家要的车,然而司机只是意识流地踩了下油门。

其实我很喜欢这个故事,写得不算好,最后自己倒也觉得温暖。

话说这个明星润X小学老师斗的时间线似乎可以有后续,虽说是AU但可能也会有现实一点的考量,不一定有趣,不晓得有没有盆友想看。


(上)(中)(下)




番外




松本说,我回来了,往常不会有回应,给自己听而已,今天却是不同,客厅的立式台灯亮着,生田躺在沙发上举着本书,赖洋洋地说欢迎回来,尾音拖得很长。

明天松本休息,非常难得是在周末,下午生田电话里说那我晚上过去吧,松本说好,抬头一看镜子,刚进门的化妆师好像被自己灿烂的脸吓了一跳。

换了鞋子洗了手,松本走过去把生田手里的书抽走:“这种光线还躺着看书,生田老师眼睛到底要不要了。”

裸眼只能勉强看视力表前三行的生田老师微微撅起嘴巴以示不满:“松润同学,到老师这个年纪呢,视力什么的早该停止发育了哦。”

“是吗?”松本戳着他的额头,“那去年和我抱怨镜片加厚的家伙是谁?”

生田拍开他的手,哎呀一声,说:“傻孩子,要给老师留点面子,知道吗?”

“老师全身上下好像没什么我不知道的地方,还要面子干什么?”

生田在松本腰上推了一记:“瞎说什么呢松润小朋友,赶紧赶紧,洗澡去。”


今晚录节目结束得不算晚,搁在过去松本必定抓人喝酒,今天却是换了衣服提了包就要走,一出休息室碰着大野,大野见他好像挺着急的,就问出什么事了,松本有点尴尬,二宫不知道是不是刚好地路过,笑笑,没说话,大野回头一看,懂了,拍拍松本的肩,说路上小心别超速,眼神特别真诚。

松本算是搞清楚了,他和生田这事一众门把长年当戏看。经纪人估计知道个七七八八,暂时没多讲,也不像打过报告的样子,只是私底下和他说别被拍到什么要紧的照片,毕竟他之前传过绯闻的清一色女艺人,圈里圈外同性朋友不少,吃个饭逛个街之类不太要紧。其实照目前这个架势,给人拍到亲密照也挺困难,他们俩休息时间基本不对盘,更上一层楼上了两个多月,见面频率和之前没太大区别,要是没在外面活动,大抵就是今天这样,生田先到他家里,等着他收工回来。

虽说次数少得可怜,松本想,但这么开门进来,到底觉得真到家了,不仅仅是个贴了标签的空架子。过去他多少有些抗拒回家,回来了也要打开电视或者放着音乐,总归要弄出点动静。上礼拜某个工作日晚上得了空闲,生田抱着教案过来备课,蜷在沙发上,时而咬着笔,或者轻声自问自答,他在一旁看了会儿台本打了会儿游戏,偶尔揉揉生田靠过来的脑袋,两三个钟头没说上几句话,倒也丝毫不觉得什么。前天晚上发邮件,松本开玩笑,说怎么一开始就有了婚后多年激情退散的架势,真的不要紧吗。生田先回了个傻不拉几的表情,又说什么嘛,还以为这么多年松润同学一直在和老师谈恋爱来着。他表情差点没控制住,连忙咳了一声,走到远离工作人员的地方给生田打电话,生田接起来就是一连串哎呀好困啊明天还要上班老师要睡觉挂电话了啊松润同学,松本甩过去一个语气词,说老师,这次该给你颁金酸莓奖。


松本裸着上身,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见生田换了个姿势趴在沙发上,端着平板奋战连连看。他贴着生田坐下来,说每次都是玩这个,多大的人了能不能有点品位。生田说那几个高分都是你吧,最近还有更新纪录的没错吧。松本说怎么可能,是Nino拿去玩的。生田说你少来,Nino才不玩这么没品的游戏。

说话间生田又一次过关失败,他说着松润同学都怪你,顺手把平板搁到茶几上,坐起来给松本擦头发。生田之前洗了澡,穿的也是松本的家居服,现在整个人都是松本熟悉的味道。

“别乱动,松润同学。”生田哄小孩子似的,说话时带了几分软糯。

松本的视线滑到喉结和锁骨,觉得自己不大好。

两个多月以前他们都没有和男性的实战经验,第一次也只是相互给对方来了一发手活。隔天早上生田非常严肃地说,我们得猜个拳,然后生田毫无意外地输掉了。于是第一次全垒打生田做的bottom,松本不得不承认把视频教学付诸实践还是有一定难度,自己疼还能忍忍,生田那也说不清是情感性的还是生理性的,反正眼泪一直往外冒。事后松本过意不去,第二次猜拳有意让着生田,没想到生田改换战术,结果又输了。第三次松本摸不清生田要不要按套路出牌,平手两局,生田又败下阵来,说算了算了,以后别麻烦了,松润同学这么笨,还是一心一意勤学苦练吧,松本说老师好像不可以随随便便侮辱学生的智商吧,然后当天就把生田练得挺爽。

地方不太够,松本一手扶着生田的脖子,一手剥他裤子,略微施展不开拳脚。下嘴唇给生田含住,内裤也给人褪下去大半,松本有点心急,没留神丧失有利地形,被生田压在了沙发上。生田撑起身子,手指顺着松本的下巴游走到胸口,双眼含笑地打量着他的脸。

“干嘛。”松本捉住他的手,翻转手腕,十指相扣。

“觉得你好看呗。”

“摘了眼镜真看得清么生田老师。”

“这个距离还是可以的好吧!”

“行了,天天都看,不腻啊。”

“什么呀,”生田在他食指上咬了一下,“谁天天看你了?”

“上网看电视,逛街挤地铁,这张脸你敢说不是天天见?”

“谦虚点,大明星。”话虽然这么说,生田低头在松本脸颊上亲了一下。

松本还在和生田的裤子奋战,生田嫌弃他犯蠢,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生田的上衣还在,他和松本体型差不多,骨架稍小,T恤穿着更松垮些。松本的双手从衣摆溜进去,贴着腰线滑向他的脊背。其实生田这幅身体没站到镜头前实在可惜,比例很好,基本是吃了不长的类型,这两年去着健身房,肌肉紧实,有了男人的架子。松本记着生田的每一副样子,这么些年,似远非远,似近非近,但凡能看见的,他都不肯错过。

两个人的下身贴在一起,没多会儿就烈火焚城。松本扶着生田的腰,让他一点一点将自己的欲望吞进身体里,生田微微皱眉,将松本的手臂抓得很紧。

生田在看他。

松本知道,在这个国家乃至更远的地方,每天或许有千万人在看着自己,生田也在这千万人之中,却又和这千万人不同。但生田只能站在千万人之中。如果不是生田,这样的关系大概会觉得辛苦,过去也好,现在也罢,何况还有苍茫难测的未来。幸好是他。

生田扬起脖子,颈肩一线优美得要命。

真是要命,松本想。

一切至美的东西,无不诞生于生死之外的浑噩,譬如瞬生瞬灭的烟火,或者始于消散的暮色,然而倘若一切永无尽头,便谈不上美与恶,爱与死。


后来生田爬上床,头沾着枕头睡意就涌上来了。松本从背后抱着他,忽然听他轻声叫了自己的名字。

“嗯,我在。”松本亲吻了他的头发。

“真好啊。”这么说着,生田沉入梦中。




END




说起来我顺着🍅摸到山p和润哥现在已经沦为A团饭,看一眼手机歌单简直不想讲话。这个鸡舍有毒,有毒,有毒啊👋

评论(10)
热度(59)

2016-05-21

59

标签

润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