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润斗】假想敌 - 中

明星润x小学老师斗,AU与OOC齐飞。




(上)




2




冈田属于“宽松世代”,不过他本人恰恰是这种贴标签行为的反例,在许多方面出人意料的踏实靠谱。同年级的老师大都挺喜欢他,有人会开玩笑说不如毕业后就来这里教书吧,但他到底没有想明白自己适不适合这份工作,每次听了只好装傻陪笑。

带他的生田有时候就像个大孩子,轻轻松松能和学生打成一片,但到底也确实是个颇为成熟的大人,知道如何协调关系,看似平和,实际又不失原则。他还没有决定要不要和生田谈一谈,生田大概是看出了什么,某天午休时和他说,饭菜合不合口味总要试一试才知道,况且有人喜欢先吃饭,有人喜欢先喝汤,同样一份食物吃法有很多种。

“不过蛋包饭上面的番茄酱,果然还是要挤成一条直线才是正义哦。”

“嗯……诶?”

“对了,能不能拜托冈田老师一件事,就当是报答免费人生指导?”

冈田觉得眼下人生最大的困惑是到底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


生田这个年纪的单身人士,无论性别样貌职业收入,搁在哪儿都是长辈的关怀对象。冈田实习的第一周就在办公室撞见另一个年级的女老师给生田递照片,低声夸赞侄女如何如何。冈田自然还没到被关怀的年级,倒是有次被关系很好的表兄抓着去,中途找借口撤退,留下他和女孩子相顾无言。

跟着走到一家装修颇为洋气的西餐厅门口,冈田预计今天是要重蹈覆辙。这个钟点食客不算太多,但一概衣冠楚楚,冈田透过玻璃窗打量了自己一身休闲打扮,更加不自在了。同样穿着休闲装的生田倒是全不在意,同服务生说朋友已经到了,在用餐区域走了几步便有人冲他招手微笑。

“中村先生吧?抱歉,临走耽搁了一下。”

“没关系,生田先生,我也是刚到的。”

冈田在原地愣了半天才机械地挪动步子,中村已经拜托服务生给换了张四人桌,他左右看了看,只得在生田旁边坐下来。

中村长相斯文,鼻梁上架了副金边眼镜,冈田不怎么懂,也能看出他这身行头绝对不便宜。果然,重新入座后,中村自我介绍,说是在律所工作。

“请问这位是?”

冈田千言万语堵着喉咙不晓得从何说起,结果生田的下一句话直接把千言万语塞进了废纸粉碎机。

“抱歉,冈田将生,是我男朋友。”生田看着冈田,眼神未免过分温柔。

冈田浑身僵硬,竭尽全力扯出个笑脸,自己猜测难看得紧,中村同他客气了几句,笑容没有半点差错。

三人点了菜,中村同生田聊了些寻常的话题,眼神却时不时往冈田这边来,虽说是审视但礼数周全。冈田被看得头皮发麻,晓得中村并不太相信生田的说法。

“恕我冒昧,可以知道生田先生和冈田先生怎么认识的吗?”中村忽然把话题又转了回来。

“将生是我学弟,矮了好几届没在大学里碰着,没想到实习给分到我这儿来了。他年纪小,还在念书,又容易害羞,所以暂时没有告诉家里,这才给中村先生添麻烦了。”

一般来说,放松警惕之后忽然说谎很容易露出破绽,但生田这一番话真假参半,说得十分自然,说道冈田容易害羞那一段还拍了拍他的手背,动作神态恰到好处的亲昵。

“哦,这样啊。”中村点点头,眼神还留在冈田脸上。

“抱歉,他有点怕生。”生田说着,轻巧地在冈田手上捏了一下。

冈田脸上是货真价实的发了烧,垂下脑袋低声向中村道歉。

中村笑容一僵,服务员过来上菜,他喝了小半杯水,起了食物和酒的话题。冈田不太吃芦笋,点菜的时候没心思细看,等主菜端上来才发觉配菜里头有这东西,只得把芦笋挑出来堆在盘子边上。生田瞧着他一副偷偷摸摸又内心纠结的模样觉得好笑,便说着挑食可不好之类的话,把芦笋放到自己盘子里。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再配合上生田的语气,中村似乎彻底信了。

大半杯红酒下肚,中村主动说起了自己的事,大致是原来的恋人和女人结了婚,说是迫于父母压力,实际上似乎还有别的考虑,朋友怕他走不出去,便张罗着给介绍新人。生田当然不是他见的第一个,但中村自己说是目前为止感觉最好的一个。

“可惜了,”中村笑笑,“但不过怎么说,生田先生,祝福你。”

冈田基本没怎么说话,花了九分心思在吃饭上,一分心思用来膜拜生田的演技,看这浑然天成的架势,没做演员着实可惜。

上了出租车,冈田还在盘算找生田要个签名,万一哪天他改行一拍而红,小纸片说不定能换大堆钞票。

“唉,失败了。”

“啊?”

“他没有信哦。”

“不会吧?”

“真的。到底是律师,人精。”生田遗憾地想,反倒自己好像被彻底看穿的样子,太失败了。




3




之前生田收到中村照片时顺手转给了松本,晚上九点多,他知道松本在忙,照常备了课洗了澡爬到床上抱着笔记本蹉跎了两个钟头。生田不是典型的星座主义者,但松本基本上是个典型的处女座,乍一看捉摸不透,打开方式正确的话其实挺好懂。这么多年,生田在解读傲娇型人格方面的心得笔记可以结集出版,既然松本执着于自我思想斗争,他也就助人为乐,配合着装傻充愣,时不时还得添点儿柴旺旺火——万一到头来松本斗争出个大部分人喜闻乐见的结果,自己搬起来的石头把脚砸得稀烂也只能摆出笑脸——不过除此之外,生田想,也不能做多余的事情了。于是他合起电脑,关灯睡觉。

松本忙完已经快两点,一查邮件差点炸毛,碍着人多不能发作,隔天还是工作日,这个钟点又打不得电话,只好设了闹钟,准备隔天一早打过去,结果比预定早醒一个多钟头,好容易才挨到生田起床的钟点。

“润?早啊。”电话那头的生田显然还在犯迷糊,“超人气偶像的叫早服务诶。”

“……开玩笑的吧?”

“什么呀?”

“你这家伙,”松本来气了,“还能是什么!”

“嗯?”生田清醒了几秒钟,恍然大悟,“哦,你说那个呀……”

“不然呢?”

“是真的呀,”生田清了清嗓子,“亲戚介绍的。”

“哪门子亲戚这么糊涂?”

“之前介绍了好几个女孩子的那一位,不是都没下文嘛,估计打算给我换个口味试试。”

“真要去?”

“干嘛不去?”

“哈?”

“总要照顾自家人的面子。”

“什么时候?”

“今晚。”

“这么急?”

“就是啊。”

“你不会真要去吧?”

“这个问题问过咯健忘润。”生田磨磨蹭蹭下了床,打了个哈欠,“说起来好久没看到润的剧了,好寂寞。”

“很好,今晚别去了,把以前的翻出来给我补习一遍。”

“可是也很想去吃那家店,听说牛排煎得很棒。”

“我说你不是要为了牛排出卖色相吧?”

“哪有那么严重,吃顿饭而已,大不了找个人一起去呗。”

“……找谁?”

“你,怎么样?”

“……今晚走不开。”

“就是嘛,京瓷巨蛋第一场,我知道的。哎等等,你居然愿意管这种事?画风不对啊,到底是不是润在和我说话,该不会偷偷换人了?”

“你这小子——”

“所以山p怎么样,好像之前说过这两天有空?”

“这个,绝对,不行!”

“别急,开玩笑,开玩笑啦!拜托就应付个相亲而已,不想上头条。”

“哼,你知道就好!”

“我看冈田就不错。”

“谁?”

“冈田,就是你上次见过那个实习生。我想想,那孩子演技可能不太行,不过说性格腼腆应该没问题的对吧?”

“我怎么知道?”

“演戏什么的你经验丰富嘛。”生田拧开水龙头。

“这种经验根本——”

“哎呀,不行不行,再讲下去又要迟到了,我挂咯。”

“等等!那什么,吃饭可以,不许去喝酒!绝对!”

“好好好,我知道。”

“回家了马上打电话。”

“诶,在巨蛋舞台上接电话,你确定?”

“发邮件。”

“你又看不到。”

“看不到也得发,听到没!”

“明白,明白。”生田把牙刷塞进嘴巴里,“别操心啦,松润老妈。”

以上就是一觉睡到中午的二宫在酒店餐厅遇到松本时,松本黑眼圈浓重,心情烦躁,外加身上烟味明显的根源。干他们这行的工作密集,休息时间少,适度抽烟不仅提神还有助心理健康,松本向来克制,惯常抽的余味也轻,二宫抽了抽鼻子,估摸着这个程度少说费了半包。

一般来说,二宫不太喜欢过问别人的私事,但这个一般性在弟控模式开启之后没多少用武之地。刚开始松本只说没睡好,二宫一看他遮遮掩掩就明白了大半,问斗真是不是又被拉去相亲了。松本不说话了。二宫说奇怪,以往没见你反应这么大嘛。松本闷声说,这次有点不一样。

“怎么,小姑娘特别漂亮还前凸后翘?”

“不是。”

“嗯,怎么个不是法?”

“从根本上就不是。”

“……不会吧,男的?”

松本点头。

“真的?”

松本又点头。

“就这样?”

松本还是点头。

“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二宫内心一面给生田的添柴行为点了个赞,一面又哀叹这种功力强劲的柴下次麻烦挑挑时间再扔。




TBC




大概是废话多了现在的字数总是超出预期,作为一个处女座我好像对每个分段的字数有点强迫症😭希望不要搞出“中下”之类的玩意儿。争取下次完结,最后可能会稍微开开车(但作为一个环保主义者我其实不太喜欢开车所以最好不要当真)


评论(33)
热度(59)

2016-05-17

59

标签

润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