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祖震|双医】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诗by李元胜《我想和你虚度时光》: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f636a70102fer1.html

程璧&莫西子诗:http://music.163.com/#/m/song?id=30706318

其实我有点方,如果涉及侵权就删啦orz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比如低头看鱼


你略微低下头的时候总是格外地好看,某个角度,无法用任何方法量度,仿佛是这世界上万千奇迹之一。

忙起来昏天黑地,说过好几次要去什么地方旅行,等到当真闲下来了反倒宁可无所事事消磨时间。好吧,事实上,你似乎确实在看鱼,而我呢,理所当然地在看着你。

我总是想看着你,难以克制一般,类似某种顽疾。做了这么些年医生,我见过的疑难杂症不算太多,也不算太少,所以我知道,疾病就像关上的门,其中一些能够被开启,至于另一些,它们存在的意义或许正是要让我们品尝无可奈何。

比如你。


比如把茶杯留在桌子上,离开

浪费它们好看的阴影


我们沉默地坐着,你在看书、打字、或者单纯地发呆,微微垂下眼睛,睫毛在皮肤上落下稀薄而温存的阴影。桌上的茶渐渐冷了,你忽然回过神来,冲我笑了笑,有几分歉意,然后起身走到阳台上,点一支烟。

很多话你从不对我说,我不能确定,你是在我们认识之后日益沉默,还是寡言与沉默一早在你的血液中流淌,直到最终汇入命运的川流。


我还想连落日一起浪费,比如散步

一直消磨到星光满天


或者,不如就在无所事事中,消磨掉我们的整个生命吧。


我还要浪费风起的时候

坐在走廊发呆,直到你眼中乌云

全部被吹到窗外


婷婷的照片一直在你钱包里,我看过,很可爱,眉眼很像你。

假如没有那桩不名誉的冤屈,你的婚姻不会走到尽头,你不会放弃事业与声名,不会离开香港,也不会在走廊上向我伸出右手,勉强笑着,说出自己的名字。

你害怕听到自己的名字,你害怕去了解自己如何被人们谈论。

偶尔你会与我说起过去的生活,但往往说到一半又戛然而止。你害怕我误解了你的意思。起初我没有觉察,后来才渐渐明白过来,然而当我试图与你多说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徒然的境地。


我已经虚度了世界,它经过我

疲倦,又像从未被爱过

但是明天我还要这样,虚度


黑暗中,我们亲吻,拥抱,做爱。

是什么时候呢?不,时间又有什么意义?

但是在你身体里,我觉得与你相隔了一个宇宙。


满目的花草,生活应该像它们一样美好

一样无意义,像被虚度的电影


有人开过这样一个玩笑,说医院就像个火车站,迎来送往,人们在这里停留,等待着回家的列车,或者是另一段旅途。

要是人的一生也如同草木枯荣般短暂,那么在美好的幻觉中虚度一生或许不算过分艰难。


那些绝望的爱和赴死

为我们带来短暂的沉默


关于你。


我想和你互相浪费

一起虚度短的沉默,长的无意义

一起消磨精致而苍老的宇宙


最近我时常觉得早已和你度过了漫长的时光,于是,在我们短暂而平淡的故事里,似乎并没有多少遗憾。

尽管我还想和你虚度时光。

如果可以。


比如靠在栏杆上,低头看水的镜子

直到所有被虚度的事物

在我们身后,长出薄薄的翅膀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