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祖震】La nuit blanche

肉与肉之间也有纯良的狭长地带,好比山与山之间也有滋养万物的清流,或者像是字与字之间也能生出这样毫无意义的废话😄

AU与OOC齐飞依旧。




La nuit blanche


“您的野心。”Chen撑起半边身子,一手支着脑袋,另一只手在Daniel的胸膛上状似无意地游走。烛光亲吻他的皮肤,留下浅金色的光亮与美妙的阴影。有的时候,你会在他身上看到与他母亲如出一辙的天真乃至圣洁,而在别的一些时候,透过那双黑眼睛,你仿佛与隐秘的诱惑以及未知的危险为邻。

他的母亲,来自遥远东方的卡尔曼伯爵夫人,在一次宫廷舞会之后成了国王的情妇,对于这个虔敬的灵魂而言,不被上帝祝福的爱情虽然甘美却也带来重负,除了鞭刑,再没有别的法子可以让她暂时获得平静,所幸最终她获得国王的允许走进修道院,并在那里为国王诞下又一名私生子。出生于圣光照耀之下,天国的幻想却没有在Chen的梦中驻足。他继承了卡尔曼的姓氏,家族中几乎所有人都对他保持恰到好处的礼貌——他们都知道这个孩子分享着更高贵的血统,尽管国王的一众私生子和他们的母亲并不愿意让他再分一杯羹——但卡尔曼伯爵暗地里绞尽脑汁从这个名义上的长子手中拿走继承权,至于王国的主人,恐怕不会时常想起这个失去母亲庇护的孩子,更没有心思顾及他的理想与期待。

而现在他似乎打算用轻飘飘的字眼对Daniel做出某种评价。Daniel从来不认为自己有多么了解他,尽管他们认识的念头不算短,关系也绝非流于表浅。他究竟想说什么,Daniel想,或者说,他究竟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呢?对于自己不能明白或者不能确信的事情,Daniel通常保持沉默,大概正是这种审慎的个性让他能够在年纪尚轻的时候身居高位且没有树敌过多。

Chen低头亲了亲Daniel的肩膀,然后是喉结与嘴唇。他像个不谙世事的少年一样,在嘴唇上啄了一下就退开,Daniel叹了口气,捉住在自己胸膛上摩挲的手指,将它们凑到嘴唇边上,逐个亲吻了一遍。他们方才那一场做得有些狠,眼下两个人都有些倦怠,其实Daniel不介意采取温和一些的方式——事实上他曾经尝试过,并一直没能彻底放弃这个念头——然而Chen显然不喜欢慢吞吞的那一套。这个人不愧是国王的儿子,如他父亲一般,血管里流淌着征服的欲望以及适度的疯狂,不过呢,Daniel又想,虽然十分上不得台面,但这样一个人愿意让自己剥去他的衣服,愿意乃至是乐意听自己说些诸如“翻过去”、“张开腿”之类的话,哪里又称得上是什么坏事呢?

“哦,对了,还没有恭喜您。”Chen说,“陛下这样的年纪,随便什么小病都可能让他风雨飘摇,何况是这样一场大病?在钦点的辅政大臣之中,救数您身家最清白,王太子呢,才五岁,从小受您帮扶,日后也会多加倚重。”

Daniel顺势抓住Chen的手臂,迫使他的胸膛与自己的紧贴在一起。比起别的部分,Chen在亲吻这件事情上通常颇有耐心,他喜欢先含住Daniel的下唇,不时让舌尖在唇瓣间浅尝辄止,然后才会深入一些,直到与Daniel的舌尖缠绵。他与别人亲吻时也会这样吗?Daniel没有头绪。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盟誓,尽管自己恪守着对他的忠诚——真是愚蠢,Daniel不止一次嘲笑自己,但似乎也不算太坏。

一方面,上帝喜爱誓言,而另一方面,上帝给人说话的能力,不仅要让他们相互宣誓,更让他们相互欺骗。确实有那么几次,Daniel想握着Chen的手,告诉他自己会成为他的宝剑,将他渴盼的一切交到他手中。但他到底没有那么做。Chen多半不会听信,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倘若日后功败垂成,至少自己不曾对他说过任何一句谎言。毫无疑问,这颇为荒诞,但若仔细想想,世间哪一桩事情之中没有藏匿着些许荒诞不经?

“天要亮了。”Daniel说。

“是吗?”Chen跨坐在他身上,笑了一下,说,“也好。”

一切的秘而不宣都寻觅着出口,如洪流宣泄,在天光降临之前。




END

评论(2)
热度(29)

2016-02-20

29

标签

祖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