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祖震|太子炼】圆觉(下)

爱欲


无尽轮回,爱为根本,由有诸欲,生死相续。


烦恼


那一世无鸾就叫做无鸾,生于帝王家,心在江湖远。母亲死于表面祥和的殊死角力,青梅竹马的姑娘成了父亲的新欢,他意冷心灰,远遁江南。

三年后,叔父弑兄篡位,自然忘不了派人铲除祸根。无鸾自幼学剑,技艺精湛,无奈人众我寡,生路杳然。不料危急之中,竟得援手。汗水或者血水流进眼睛里,无鸾看不清相救之人的面容,唯有托付性命。待到杀出重围,无鸾气力已竭,只记得被扶上马背的时候,谁的手仿佛不经意,悄然抚过脸颊。

无鸾醒来时,窗外是花枝春满,天心月圆。偶有夜风拂过树梢,一阵低语般的声响,尔后复归宁静。那个人进来的时候,无鸾想起了他的名字。他叫沈炼,少年时便做了叔父的亲卫。他们不过几面之缘,无鸾不明白沈炼为何忤逆主上,冒死相救,但他没有问,他想,沈炼自己或许也说不出缘由。

山中禅寺,清寂幽然,最偏僻的院落里有一间陋室,几株桃花,他们藏身于此,看过落英,听过蝉鸣,赏过秋月,及至北风凄寒。

沈炼在落雪的清晨离开,带走了自己的刀,和无鸾的剑。临走时,他对无鸾说,你只需等我三天。那场雪求恰好下了三天。雪霁天青时,沈炼没有回来。无鸾知道,他再也不会回来。积雪未消,无鸾在方丈门外跪了一宿,次日方丈推开房门,低眉垂目,打了声佛号,便让无鸾去厨房,把炉子生起来。

又三年,无鸾落发出家,从此世间少了一位落难的王子,多了一位沉默的僧人。他的后半生持戒勤修,深入经藏,弘扬法音,惠泽一方。

曾有弟子问他,若本性圆满,何来无明,若无明本有,如何清净,若先成佛道,后起无明,一切诸佛,何时生一切烦恼。他说,生灭聚散,念念相续,种种取舍,皆是轮回,未出轮回而辩圆觉,如月动花影,舟行岸移,如是分别,如是思维,自然妄执空华,不入佛境。


妄执


后来的许多世,他都是修行人。

善根早种,福德深厚,本应已得清净解脱,然而在极深的禅定之中,他始终观照自己的一点执着,即便明知不过空华,仍是执着。


圆觉


他们在光洁的地板上做爱。

他们在潮湿的浴室里做爱。

他们在新换的床单上做爱。

后来他们胡乱卷了被子,肢体纠缠,各自入梦。

无鸾在梦的最深处惊醒。诸幻尽散,却又可见种种生灭,聚散起止。万籁俱寂,却又听闻种种音声,流转不休。他的鼻腔里既有浅草的清香,也有死阴的腐臭,舌尖上苦辣酸甜具足,有如百味人间。酷暑寒冬,烈日终风,他置身无边的清净之中,却又与一切悲欢喜怒、爱恨痴贪为邻。时间停驻,过去与未来不生分别,刹那即是永恒,永恒不过弹指,无数人间自他的梦中经过,他的梦中亦有无数人间。

此前从未有过这样的瞬间,此后或许也不会再有。

一瞬之间,万物圆融。

然后无鸾安静地醒来。窗帘忘了拉,霓虹劫夺月色,在他们纠缠的手臂上描摹光影,身边的人尚在沉睡,气息落在他颈间,温热而安稳,恍然如梦。

或许一切世间,一切流转,本就一场大梦。

他无声地笑了笑,闭上眼,又一次沉入梦中。







:“爱欲”和“烦恼”最后那段改述自《圆觉经》。

“爱欲”那一段,原本指的是一切欲望,用在这里姑且就当做是特指情爱啦。

“烦恼”里头那一段本来是金刚藏菩萨的三惑,大概意思是如果众生皆有佛性,何来无明,如果生了烦恼,如何说众生本来成佛,如果众生先有佛性,再生烦恼,那么现在诸佛什么时候会生烦恼;回答的部分我勉强理解为不可以思维心思考圆觉,有了分别,就有烦恼,就不得清净。用在这里大概是想说无鸾心有执念,不得解脱。是的我也不确定自己在说什么。


话说感觉还是这个文风写得顺一点(虽然hin慢),那么那个护卫领主的脑洞要不哪位爸爸认领去吧,感觉实在写不好那个风格ORZ

评论(2)
热度(35)

2015-12-12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