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楼诚】一宿虽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欢呼

下晚时候明楼犯了头疼,偏生近来诸事不顺,折腾到近午夜才得空返家。秋深夜寒,灯火阑珊,半明半昧之中,车子穿过困倦的街道与里弄。明楼说了一天的话,此时唯有沉默,明诚不时从后视镜里看他,见他闭着眼睛,锁着眉头,不知是睡是醒,便也无话可说。一进家门见着明镜,抱了手臂坐在沙发上,不晓得等了多少时候,真等到人回来了,只责备两句,就催着他们去休息。


明诚帮明楼换了睡衣,瞧着他脸色仍是不好,不放心。明楼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说,太晚了,去睡吧。


今日大小事体不断,忙了一天,明诚本也累得紧,没想到躺在床上好容易才睡着,半夜里无端醒过来,估摸着是噩梦,想一想,却又怎么也记不起,翻来覆去了好几转,实在没有睡意,索性披衣起身,蹑着手脚下楼。其实这辰光,家里人都已睡熟,他大可不必这般偷偷摸摸,小心翼翼,但有时候,那些个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大抵就在这偷偷摸摸与小心翼翼之中。


明楼的房门老旧一些,稍不留神,便吱呀作响。明诚听得响声,连忙扶住门板,呼吸仿佛也放得更轻,站了一会儿,见明楼没有被吵醒的迹象,才又蹑了手脚进屋去。他刚到明家那会儿,梦里梦外,尚不能从养母的怨怼里解脱,夜里实在害怕,不好去打扰铭明镜,便壮了胆子来找明楼,明楼有时会同他说说话,更多的时候只是揉一揉他的头发。黑暗之中,自明楼掌心传来半点温度,若有似无。


阿诚,明楼低声叫了他的名字,然后不再说话。好似一直这样,他们之间,许多事情从未言明。


明诚脱了鞋,钻进空出来的半边被窝,从身后抱着明楼,悄无声息。


眼下局势不好,更坏的时候恐怕尚未来临。冬夜太过漫长,有人在哭号,有人在死去。与千千万万人一样,他们与死亡为邻,日日夜夜,仿佛无止无休。


明楼转身,手臂与他的手臂交错,掌心隔了衣料,轻抚他的脊背。


他们曾在海上看过日出,浓云诡谲与辉光漫天,仿佛只是一瞬之间的分别,成败兴亡,聚散生死,大抵也是这样。


后来他们都没有睡着,就这么寂然相拥,直至黎明。






END






这是一个从里到外都让我欢喜的cp,炸出许多大手,简直感觉国产同人事业欣欣向荣(所以读书少的我还是张嘴吃粮吧


关于最近的事,kkw红得太快,挡人财路,自然有人要整他。人言可畏,网络时代更是流言的盛世,事情的本来面目不重要,关键是什么人在什么时候通过什么渠道用怎样的方式讲了怎样的故事。没错,几次三番下来,反倒觉得更喜欢他,但是很多时候喜欢或者爱并没什么用,毕竟无钱无权,现在最怕的不是有可能接踵而至的攻击,而有钱有权有心帮他的人不能搞清状况做点有用功。


Le soir arrivent les pleurs; et le matin l'allégresse.出自《诗篇30:6》,这个时候,算是应景。



评论(1)
热度(13)

2015-12-01

13

标签

楼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