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楼春】深林人不知

王维三十题之一,题目来自 @苏药卿

hin短的小段子



深林人不知


 

那天汪曼春忙到很晚,十一点多回到办公室,一开门,竟然看见明楼。明楼原本单手支着额头,不知是在养神,还是真的有了睡意,听得声响,回头看她,笑意温然。

还在上学那会儿,明楼有时会在学校门口等她,往往是中山装,或者长风衣,简简单单往人群里一站,她必定能看见。那时候她未谙世事,心想再长大一些,就能与他长相厮守,后来世事如潮水汹涌,浮沉几番,她却还存留着旧时的念想。她从不掩藏这点念想,大大方方,明明白白,坦坦荡荡。

明楼站起身来,脊背挺直,翠竹青松。汪曼春却移开眼,低声道,师哥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没人来同我说一声。明楼说,刚到没多久,我今天也下班晚,顺路经过,见你这里还亮着灯,进来看看。他们都知道,76号与明家不在一个方向,于是汪曼春也笑了,那师哥等一等,我换件衣服,搭你顺风车。明楼却问她,饿了吧。汪曼春一愣,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其实腹中空了太久,不知不觉已忘记了饥饿,就好像她在这条路上走得太远,不知不觉,已忘记了回头。明楼说,我来的时候刚巧看见有人卖馄饨,就让他在楼下等上一等,反正也晚了,吃点东西再回去吧。

小馄饨是她顶喜欢的吃食,肉馅饱满,入口鲜香,但不知怎么,她却偏爱馄饨挑子,自家做的虽说可口,终究到不了心。大抵夜里的辘辘饥肠,与这种吃食最是相配,自走街串巷之中得来的一分风味,正好抚慰无伤大雅的狼狈。

何况这碗馄饨是明楼亲手给她端上来的,那么味道本身还有什么要紧。有时候她会想,何必死死抓着那一点陈年的念想,他从未给她任何陈诺,哪怕陈诺本就是空谈。无奈他能给她的实在太少,于是一星半点,都足以成为慰藉。她对自己,也是大大方方,明明白白,坦坦荡荡。

明楼在看她,她吃了几口,忍不住放下勺子,嗔怪道,师哥这是做什么。明楼说,看你吃东西,就觉得你还是个小姑娘。她却不知怎么回答。

微风拂动窗帘,月色皎然,明楼眼中便也尽是温存。夜深人静,此时此地,此情此景,恍若无人知晓,无人问津。汪曼春想,如此,大抵也可算是一种厮守。



评论(3)
热度(12)

2015-10-09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