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祖震|无鸾x沈炼】御冬 - 潜龙番外

 @三月病 炖给三哥的肉汤,也是My Dan的生贺啦~

《潜龙》至此正式over,→修改版⬅️在此,还有👉外篇👈和👉配文mv👈 

喜欢这一对,喜欢高质高产且非常有趣的大家。下一篇大概会是太子田的志怪或者Dan&Chen的哨向,Yes,生命不息摸鱼不止,下个故事再见么么哒。


御冬


无鸾很少做梦,今夜却被噩梦惊扰。

宫室巨大而空旷,门扉洞开,却听不到半点风声,不远处有三个人,他知道,那是父亲、叔叔和婉儿,他们锦衣华服,步态雍容,皇位好似在极高极远的地方,又好似非常迫近,忽然,他们回头,血肉早已被虫蚁啃噬干净,白骨沾染了黄土,眼眶空洞而阴冷,他们笑了,他们说,无鸾,无鸾。

然后他醒了。睁着眼睛躺了一会儿,渐渐听到帐内炭火细碎的噼啪,和帐外军士换防的声响。翻了个身,才知道原来四肢僵硬,手心全是冷汗。

大军离开幽州已有十余日,日前经过河东地界,不出所料,遭遇叔叔旧部的阻拦。当年叔叔治理河东道,麾下龙虎之师,威震四野,奈何风云更易,部众零落,如今只剩散兵游勇,难成气候。不足半日,领头三人已被捆缚至无鸾帐下,两人痛哭流涕,说自己一时糊涂,哀求生路。唯有一人面色慷慨,说一日忠君,万死不辞。那人说这话时,目光明明白白扎在沈炼身上,沈炼面不改色,迎上那目光,道,求仁得仁。

此时沈炼侧身向着他,好似还在熟睡。无鸾晓得沈炼睡得浅,原本不想扰他,只是听他呼吸平和,借了帐外火光,又看那睡颜安稳,忍不住吻了他的额头。

有时候无鸾觉得自己并不懂沈炼。尽管更多时候,他相信这世上除了自己,没有人清楚沈炼到底在想些什么。叔叔也不能,即便沈炼本是叔叔亲手打磨的刀。沙场可论生死,朝堂能定风波,如此良才,叔叔知其志不在此,索性放他南下,若他想走,天高海阔,谁也拦不得。如此看来,叔叔待沈炼,真似存了三分父子情谊。无鸾本欲将这宝刀收归己用,没曾想到头来竟舍不得叫他卷进那些个风波诡谲、人心险恶。沈炼大抵一早看破了他的谋划,只不过佯作未觉,他反倒始终猜不透沈炼,沈炼心在江湖之远,却偏偏要随着他一步步踏入权力的漩涡。然而此去京洛,他却不知沈炼会否真的快乐。无鸾忽然想,原来自己已如此在意。

北风萧瑟,即便有炭火,军长内仍是寒冷。沈炼凑近了些,问他,在想什么。无鸾听他音声含糊,似在半梦半醒之间,便抚着他的背,道,没什么,睡吧。沈炼将手搁在无鸾腰间,隔了衣物在他身上流连,取暖一般,低声说,好冷。行军这些时日,沈炼总说仅隔了层军帐,叫人听了去不好,顶多许他拥着入眠,眼下这般,无鸾便问,怎么,今日又不怕人了。沈炼在无鸾颈间蹭了蹭,带了些鼻音又说了一次,好冷。无鸾倒觉得他身上烫得厉害,至于自己,大抵也是一样。像是由内里烧起来的火,若是分离,只会更加炽热。沈炼的半边膝盖钻入无鸾腿间,若有若无,欲说还休地撩拨。他们的身体几乎贴合,仅有的一点缝隙,好似为了让岁月无声经过,细水长流。说来也怪,朝夕相处不过三载,却像是盼到了三生的约盟。也是,人世间哪一场相逢,不是千百年修来的福缘。无鸾扶了沈炼的腰,让他跨坐在自己身上,双手从衣摆探进去,细细描摹纵横的伤疤,有的是为他而留下,更多的却记录着与他无关的过往。他鲜少问及往事,只是喜欢亲吻或者抚摸那些伤痕。再坚硬的宝剑,也会留下每一次交战的痕迹,可见或不可见,它们都无声地镌刻了光阴。他待沈炼到底与叔叔不同,舍不得放他走,只好珍而重之。这点心思,沈炼可否明白?无鸾不知道。他一点一点进入沈炼的身体,小心翼翼,却又急不可耐。在沈炼面前,他时常像个毛头小子,喜怒哀乐尽在眼底,全然忘却了精明与算计。沈炼呢,大多时候恭敬有礼,却也会明明白白让他知道,自己是多么喜爱他的亲近。沈炼握着他的手,轻轻覆上自己的欲望,十指纠缠,如旖旎春光。无鸾看着他,明昧难定的光影之中,他下巴的扬起与肩颈的曲线都无可挑剔。每到这时候,亲吻或者拥抱都不足够,除了极深之处的缠绵,再没有什么可以诉尽钟情。

一番欢好,沈炼伏在无鸾身上,青丝纠葛,喘息交叠,腰腹的粘稠便也腻在一起。沈炼衣裳凌乱,脊背半裸,无鸾怕他着凉,刚要去拉被子,沈炼却翻了个身,在无鸾肩上轻推一下,说,好歹擦一擦。无鸾失笑,你近来使唤我倒是越发顺当。

待无鸾替二人清理了浊液,放了巾子再回头,沈炼已闭了眼睛钻进被子里,眉宇舒展,行将入睡。无鸾坐在床沿上,看了一会儿,俯身含了他的耳垂,柔声问道,叔叔虽不是亡于我手,到底在我算计之中,他的事,你可会怪我。沈炼轻轻一笑,盛衰有度,兴亡有时,陛下不会当真以为,万事皆可掌握。无鸾听他言语渐低,晓得他是真的困了。于是他也笑,其实自己何必有此一问。

冬夜漫长,炭火融融,帐外寒风肆虐,此刻却仿佛寂灭了声响。无鸾从身后环住沈炼,一瞬之间,他无端觉得,只要尚可如此相拥,又何必畏惧江头风波险恶,人间行路艰难。





评论(6)
热度(45)

2015-09-29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