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祖震|无鸾x沈炼】潜龙 六


青女躲在层层帷幕之后,看着这个与自己早有婚约的男人。浓密的眉,深邃的眼,英挺的鼻子,凉薄的嘴唇,她在梦里小心翼翼地描画过多少回,今时今日,终于可以真真切切地看上一看。他在皇后面前行礼、说话,平平淡淡,近乎漠然,叫那些真假难辨的喜悦、惆怅与慨叹悉数剥离。于是皇后恢复了平常的模样,巧笑嫣然,美目流转,然而骄傲好似纸糊的面具,垂危难挽,又不得不勉力维持,唯恐暴露了愤恨,赤裸裸一般。青女看不懂他们的剑,却隐约觉得在某个瞬间皇后是真的想杀了他。或许最终也并非不想,只是不能,不能在此时,不能在此地。他呢,似是未觉,亦或早就了然于心。

但他终究与她的想象不同。她时常梦见他在无际的雪原上跳舞,戴着白色面具,似笑非笑,穿着白色长袍,清逸如风。她曾以为风是孤独,雪是寂寥,其实风如刀戟,雪色苍茫,龙下隐地,潜德不彰。

他要走了。他说时辰已晚,宵禁将至,有人在等他回家。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皇后美艳的脸上仿佛掠过一丝凄惶。

她听人说过很多次,皇后与他自幼相识,本应结了鸳盟,没曾想先皇与今上一样,江山美人,全要收入囊中。宫人们在说所有的宫掖秘闻之前,习惯于四下环顾,然后贴着耳朵偷偷地讲,再附上个暧昧的笑,最后两厢散去,恍若平常。在这个真作假来假作真的地方,所谓秘梓,泰半不过笑谈。美色再好,不过枕上娇花,他的母亲与当今皇后皆是李唐遗脉,所以更加诱人的,应是随她们而来的前朝旧部。但时不时地,皇后会在她面前提起他,说无鸾,无鸾。皇后叫着他的名字,音声柔软,意态温然。这大概就是皇后最初的模样了。青女想,或许除去宫人的荒唐臆测,余下的部分大抵可信,至少皇后的故事里,他们曾经情深意笃。


几日后,青女得了假回家,父亲当值不得空,兄长尚在自返京路上,她和嫂子吃过早饭,闲话至无话可说,便与两个侍婢换了男装,骑马往南市去。

立国之初,父亲官拜中书侍郎,兄长属豫王麾下,在河东道为官。后来圣人取先皇而代之,兄长受封幽州节度使,兼领六军左神武统军,父亲被擢升为中书令,青女也应召入宫侍候凤驾。她是父亲最小的女儿,相比两个早嫁做人妇的姐姐受了不少宽待,早年在家,不时跑出府去,入宫之后少了许多自在,好容易挨到回家,总要去市集里坊里寻些趣味。

慢慢悠悠到了南市,恰好敲过了三百声鼓,各家各户开门迎客。青女算准了时间,就是为了来吃一碗周家馄饨。这馄饨内馅鲜美,肥而不腻,传说去了汤汁可以瀹茗。店里生意自然极好,日中日暮,免不得食客如云。她今日运气挺好,顺顺当当落了座,还是张靠窗的桌子。

鲜香扑鼻,邻桌的客人已经开动,她百无聊赖地在店铺里看上一圈,末了,竟又见着无鸾。也许是市井烟火温存了他的眉眼,也许是倾城日光柔和了他的嘴唇,他与身边那人说话,脸上是与那日宫中截然不同的神采。从青女这儿只能看到那个人挺直的背,修竹一般,或许是觉察到她的视线,他不经意似的回头,但见轮廓分明,面上虽欠了些血色,却知道是光风霁月的人物。无鸾一席话说完,见他走神,不由得皱了眉头,他说了句什么,无鸾一愣,又微微笑了起来。

青女想,这大概就是皇后说过的沈郎吧。


禁中教坊收到一封信,写信的是跟随无鸾去往苏州的一位伶人。信上说,随行之人里有人图谋不轨,恐为害王爷,恳请教坊司代为传递消息。这封信在路上辗转数月,终于追着无鸾的脚步到了洛阳,于是困扰了大理寺两月有余的案子终于有了线索。

无鸾随行三十余人,唯独活了一个,如此看来,信中所指应是沈炼,然而这封信出现的时机未免太巧,沈炼又曾是圣人亲随,大理寺上报刑部,刑部各官长也为难,只得探听圣意,暂将沈炼收入狱中。


那天下晚,皇后又差人传无鸾入宫。

闻知无鸾已近寝殿,皇后让青女将闵儿抱出来。青女说尚未婚娶,理应回避,皇后却说,这亲事订了好些年,早晚要做一家人,再说,你见都见过了,还躲什么。

圣人原有三子,长子长于才智,不幸亡于疾患,次子胜于武功,不料故于军中,三子最似其父,同光二年新春代父进京朝贺,上元夜醉酒,失足掉进洛河,等不及救上岸便一命归西。因此,等到天成二年,皇后诞下龙子,圣人大喜,取名为闵,封为宋王,赏赐无数。

青女进去时,闵儿正在哭闹,奶娘及一众宫人怎么哄都不肯停,青女忙把他接过来,小家伙又哭了几声,渐渐安静下来。不知为何,这孩子同她最亲,有时候皇后抱着都不老实,一到她怀里就好了。青女刮了刮他的鼻梁,小家伙便咯咯地笑起来。本朝先祖有胡人血统,青女想,待小家伙长大些,也该是鼻梁英挺,眼窝深邃。

等青女抱了孩子过去,无鸾已经到了,也不坐,只是冷冷清清地站着。皇后说,你且放心,沈郎之事或有蹊跷,大家定会令人彻查,既无冤屈,也无错漏。无鸾说,儿臣谢娘娘费心。皇后让青女将孩子给无鸾瞧一瞧,说,闵儿与你到底算是兄弟,过了今日,也不知何时才能再见。无鸾道,儿臣即将往辽国为质,前途未卜,福祸难料,哪里敢攀什么兄弟。皇后问他,你可看清这孩子的样貌。无鸾垂目,这孩子贵气天成,日后定会极尽富贵。皇后柔声说道,宫中风波诡谲,我母子二人恐怕是孤舟难行,今日请你来,便是想为闵儿讨个物什,求个平安。无鸾问,不知何物入了娘娘的眼。皇后走过来,将闵儿抱了去,说,姨母有块飞天玉坠,我幼时见过一次,记得雕镂精湛,玉色温纯。无鸾若有似无地笑了笑,说,母后命途多舛,亡于盛年,她的旧物恐怕不宜给小儿,何况娘娘荣宠不衰,儿臣日渐倾颓,飞天沾了儿臣的手,怕也做不得天乐,散不得妙音。


评论(2)
热度(33)

2015-09-06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