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祖震# 七夕小甜饼

医生组,梁俊柏x周文暄。恭喜我又掉一个坑。



一天之中住院部的电梯有三个时段洛阳纸贵,梁俊柏在几扇电梯门之间溜达了三圈,觉着跟个熊似的转来转去影响不好,于是双手抄在口袋里三心二意地发呆。好容易听得叮的一声,一起等电梯的几个人已经涌了进去,给梁俊柏堪堪留了一双脚的地方,他犹豫了一下,踩上去,幸好超重警报没响,只是满员的提示灯亮了,这样好,省得层层停。电梯门缓缓合上,站旁边那人说,哟,梁医生下班啦。梁俊柏无奈地扯了扯嘴角,说,周医生,真巧。周医生似笑非笑,说,今天挺早,怎么,带女朋友过节呀。梁俊柏心说这个问题你要我怎么答,周医生眨巴着眼睛看他,一脸揶揄还真挺真诚。

一楼到了,门一开,两人都给挤了出来,连忙绕过外头端着饭盒的一干人,往大门口去。梁俊柏一面走一面问,周医生今晚有约啊。周文暄耸耸肩,没有啊,谁来给我约。梁俊柏说,好巧,我也是,要不要去吃火锅。周文暄说不是吧,这么热的天吃火锅。梁俊柏说,就是因为天热嘛,出出汗,去去火。

今天商场里有活动,没进门就听着里头咿咿呀呀,走进去,不止活动场那一块围了三圈,二三四楼还有黑压压的围观群众。周文暄说,这是干嘛。梁俊柏问他,你想看啊。周文暄说多半是相亲,我不要看。梁俊柏说你这么聪明,还问我做什么。周文暄说我哪有问你,梁医生你阅读理解几分啊。

有时候过节的意义在于你不想过会有人很不开心,或者你看大家都去开心了,觉得也该去开心开心,总之不管你到底开心不开心,餐厅大多挺开心。梁俊柏和周文暄只是单纯地想吃个饭,结果在楼上转了一圈,没一家不是人满为患。梁俊柏说要不要换个地方。周文暄说算了,都一个样。梁俊柏说那我回去开车,这边市中心,走远一点可能会好。周文暄说,千万别,现在路上堵得很,开车还不如爬。梁俊柏问他你饿吗,找家人少的等一等好了。周文暄说你不是想吃火锅,等都等了,一样咯。

梁俊柏今天话说得多,拿了号,找着坐处,屁股落地就不想说话。反正周文暄也没有要和他说话的意思,一坐下来就掏出手机征战俄罗斯方块,没什么表情,过关的时候会笑笑,眼睛也亮了些,梁俊柏不时看他一看,见他嘴角上扬,不自觉也微微一笑。

梁俊柏觉得他们现在越发容易吵架,这话说出去谁都不会信,医院里随便拉个人,都会告诉你从没见过梁医生或者周医生与谁高声。从这个角度讲,他们倒是一致对外,可惜对内就不行了,隔三差五不对盘。大事都顺顺当当,比如几年前装修房子,梁俊柏原本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结果周文暄压根没打算提什么主张,全顺着他的意思来。惹祸的都是小事,比如做饭洗碗,扫地擦窗,加油洗车,洗衣液加多加少,金鱼喂了几回,谁先把谁折腾个爽。

周文暄他们科最近摊上场医闹,鸡飞狗跳了好几天,差点扯上周文暄,昨晚不晓得是鸡毛还是蒜皮点了火,动静闹得大了些,后来也不晓得生得哪班气,跑到街上转悠了两个多钟头,抽了小半包烟,回了家没说话,裹进被子就睡,早上醒过来梁俊柏已经出门。其实梁俊柏晓得他最近烦,没打算计较,周文暄回头想想觉着自己昨晚挺烦的,问题这么多年了,道个歉怕显得生分,如此一来反倒有些尴尬。

过五关斩六将之后,周文暄鸣金收兵,转头去看梁俊柏。梁俊柏打量了他一会,恍然大悟。周文暄皱眉,说你哦个什么哦。梁俊柏说,没什么。周文暄说,梁医生,你眼白发青,没睡好啊,干嘛去了。梁俊柏说,能干嘛,有人半夜摔了门跑出去,还挺傻,钱包钥匙手机一样没带,有什么办法。周文暄说,你想睡就睡咯,没人拦着。梁俊柏那怎么行,我睡觉特别死,隔天怕邻居来问半夜怎么有野猫挠门。周文暄说,梁医生,这么幽默,别是被人调了包。梁俊柏笑道,难说,然后凑到他耳边,说,不如试一试。



读作拉灯END


评论(12)
热度(35)

2015-08-21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