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周查# 吃醋

其实基本还是无差。现代AU,圈外人周x演员査。群里说的吃醋然干爽,然而肉只有400多个字。居然已经无法写出通篇肉,应该是 年纪大了 看了《金瓶梅》的缘故。




另外,文中所说的经历是杂锅菜,与真人经历不同请勿较真。












吃醋








周西宇揉了揉眉心,心说到底还是高估了自己。




无炒作不娱乐,没八卦就得输,革命先烈讲得好,和明星谈恋爱的,一般不是一般人。这不仅是说你得有足够的有形或无形资本,更是提醒你必须具备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应对聚少离多的相处模式以及春风吹又生的突发事件。




周西宇和査英初中做同学,高中做邻居,在一起的年头超过了十个手指的能力范围,算是竹马竹马的典型。根据现在娱记的观点,査英的脸是祖师爷给饭吃,往大屏幕上一搁,再细微的喜怒哀乐也淋漓尽致,大二那年被名导挑去做人肉背景板,一个字没说,镜头却给了半分多钟,几年后被粉丝翻出来,说你看你看,这人举手投足皆是风情。査英要是晚生个十年,搞不好靠脸一炮而红,不过话说回来,一夜成名不适合査英,他就像煮青蛙的温水,时间越久,越叫人欲罢不能。




从无声背景墙到有声背景墙,再到名字会出现在演员表末尾的配角,査英只花了3年,算是运气好,当年的同班同学,跑了好些年龙套然后改行的不在少数。被台湾导演相中那年,査英27岁,在一部文艺气息横流的电影里做了主角,这片子在一个同样文艺气息横流的电影节上拿了奖。这个节骨眼上,如果操作得当,难说一飞冲天,但査英对娱记和综艺节目敬而远之,公司安排活动也推三阻四,不用工作,就读书,健身,和老电影或者周西宇耳鬓厮磨,便又是几年不温不火。演艺圈毕竟是非之地,一点油水不加,看客嫌你寡淡,拿到的剧本大多索然你还掀不了桌。周西宇不点破,由着査英。有一天,査英同他讲,我要是红了,你开心伐,周西宇问他,你开心吗,査英想了想,说会的吧,到底可以挑三拣四,周西宇说,那我为什么不开心。




査英终于开窍了。前年被个香港名导相中,戏份不算多,搭戏的几乎都是一线,片子可圈可点,在近年的国产片中可谓佳作;后来拍的几部,成品毁誉参半,好歹合作的都是名导名演。粉丝数蹭蹭地涨,宣传期就不好缺席,演员之间来点互动玩个暧昧正是当下风潮。査英原本只想做个好演员,无奈这年头,想做个拿得到好剧本的好演员,多半得先做成明星。消费时代,真正在意你演好演坏的也就那么点人,台下的大多走马观花,台上的便耍热闹,歇息一刻,就怕要做沙滩上的前浪。




周西宇原本觉得自己刀枪不入,结果今天一觉醒来,忽然觉得自己不行。




査英有位师兄,一做了几年生意回头演戏,自带公关团队,没多久便做得风生水起。査英还在学校那会儿,机缘巧合,周西宇同这人见过几次,没由来地觉着他对査英有点意思。査英的新片里,对手戏最多的正是这位师兄,剧组深明大义,把两人捆绑销售。昨天晚上,微博上有人说在餐馆遇见他俩,合照为证,照片上两人挺亲密。演员这一行,一个剧组接着下一个,工作之外,要么是点头之交,要么为名为利寸土必争,能够一起吃饭一起玩,若不是为制造话题,充其量说明关系不错尚可相与。




道理周西宇都懂,然而心里头还是不爽利。他合上电脑走到窗前吹风,思考了一会儿,又放弃了。








査英今天从深圳回来,中午的飞机,惯例晚点,好容易落了地,先去趟公司,经纪人开车带他在路上转了几转,才送他回家。车子进入地下车库,査英终于松了口气。经纪人从后视镜里看他,笑了笑,也没说话,等他把行李提下来,从车窗里探出脑袋,说没事了,好好休息几天,这次出去得挺久。




早些时候还好,这些年但凡敏感时期,回趟家越发有了偷偷摸摸的意味。査英很累,从车库到家仿佛太过漫长,但周西宇在等他,这么一想,脚下又有了力气。




进门的时候就闻着饭香,他说我回来了,周西宇拉开厨房门,说回来啦,好呀。査英犹豫了一下,说要我帮忙伐。周西宇说没事的,休息一下,马上吃饭了。家里很干净,估计是早上才请人来打扫。査英不在的时候,周西宇不住这里。周西宇是圈外人,不该趟浑水,再说他们这样的关系,莫说是大陆,放眼整个东亚文化圈,也没几个人抵得住公开之后的如山压力。査英觉得要保护周西宇,周西宇又觉得要保护査英,这话他们都觉着不好同对方讲,便告诉了共同好友,共同好友被迫听了两次差不多意思的话,表示关我啥事我要去换墨镜。




査英在做饭这件事上颇有天赋,周西宇停留在半生不熟阶段那几年基本全靠他喂养。当年头一次长期离家,査英每天挂电话,首先关怀周西宇有没有把自己饿死或者毒死。后来他往外头跑得多了,迫于生活压力,周西宇不得不发奋学习,勤能补拙,老祖宗诚不我欺,几年下来,终于有模有样。




今天周西宇发挥很好,甚至有点太好,査英看着一桌子菜,笑笑,没说什么,打定主意看他憋到几时。这人就像口古井,水面映月,一派温良,投块石子下去,好半天听不着声响。眼下看他面上无事,不知是演得好还是装习惯了,不过演也好装也罢,戏假情真,再怎样好,也得有个完。




闲话不表。等周西宇洗了澡出来,见査英窝在床上,一瞬不瞬地看着他,眼睛又黑又亮,头发上还有些水汽,他拿了毛巾,坐过去给査英擦头发,査英舒服了,闭上眼睛,往他身上蹭蹭。周西宇说,累了就睡吧。査英不动,说我可是做了全套准备,又问他莫非现在就睡得着。周西宇叹气,说大概不行。他总不能说我今天早上还梦见你。査英伸手去挑他的下巴,说美人,朕今晚翻你的牌。周西宇一把揉乱他的头发,说皇上,休要调皮。




査英的经纪人头一次听完他和周西宇的事,沉默了半分钟,说这么些年,不容易。査英觉得还好,大概是最无趣的故事,没什么惊涛骇浪或者狗血风波,想拍成电影都没人投钱。他晓得自己运气好。缘来如细水,汩汩不绝,如此福分,甚为稀有。




周西宇一手拄着床,一手扶了査英的后脑,去咬他的耳垂。电流微细,悄然钻入头腔,顺着血液,蜿蜒至足尖,査英仰起脖子,张开嘴,唇舌却没个依处。他耳垂最经不得撩拨,没几下,就觉着半硬。周西宇啃了他的颈侧,又咬了他的喉结,査英哼两声,周西宇一笑,便去堵査英的嘴,手指便沿着他的脊柱一路向南,一点一点,探索皮肤下的小小山丘。査英的手没闲着,贴着周西宇的腰际滑进内裤,蛇一样。周西宇慢慢悠悠,本是存了几分故意,给他这么一碰,眼看就要端不住。山丘走到尽头便是虎穴龙潭,周西宇的手指佯装试探,在那口子上不停地打转。这般痒法可以蚀骨,査英忍不得,围魏救赵攻他下盘,好让唇舌趁乱撤军,向着周西宇的肩膀转移战场。这时节,唇舌不够,还需用上牙齿,身经百战,自然对敌人了如指掌,只消轻轻巧巧在皮肉上走个过场,还怕不在他骨子里见真章?此间事,多少千回百转,不过是为了把血肉揉在一起。人心隔了皮囊骨血,如此这般,却仿佛可见人心。血肉也好,人心也罢,最深处不过空无,但这般观想,究竟清冷,偌大的烟火人间,要论温软,还是爱欲痴缠。




这一回合鸣金收兵,两人都是大汗淋漓。习惯使然,査英拉开抽屉找烟,翻了两下,只找着打火机,懒得下床,滚了一圈趴在周西宇胸口,拍拍他的脸,说爱妃,你今天怎么了。周西宇住他的手,说什么怎么了。査英不说话,就看着他,周西宇撑不住了,挪开视线,査英笑了,演技浮夸地扶着下巴沉思,隔了几秒钟状若恍然,眉头微皱,戳了戳周西宇的胸口。周西宇说我又怎么了。査英说你说呢。周西宇嘴硬,我哪里晓得。査英问他,哪能,我师兄没怎么变是伐。周西宇说哪有,头发少了好多。査英说哦,尾音有点太长。周西宇没话讲,只得把他拖过来胡乱亲了一通。完了査英又说,老早有娱记八我和历任合作女星的爱恨情仇,你晓得伐。周西宇回忆了一下,说晓得呀。査英说个么没见你有啥反应嘛。周西宇淡淡开口,我觉得,你不行的。査英冷哼一声,翻身骑到他身上,磨牙,说爱妃,这就让你看看朕到底行不行。
























评论(24)
热度(54)

2015-07-24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