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团兵# 婚前恐惧(点梗and炮友番外2)

 @Syuukei  姑娘的点梗,穿婚纱的利,终于生出来了。 一举两得请夸我机智。话说,年纪大了写啥都感觉是误差,这文只是用蜻蜓屁股点了下婚纱,并么有描写所以貌似是偏题了,请不要嫌弃。




婚前恐惧



埃尔文电话打过来的时候,韩吉正在同周公大战三百回合。她抓过被子蒙住头,和周公说不要理这种神经病达令我们继续,哪里晓得一波铃声消停了还不到五秒钟,下一波又雄赳赳气昂昂地向她前进。韩吉火了,抓过手机,压根没看来电显示就接起来,说侬是啥人有啥事体快点不好报警。

埃尔文单刀直入,说做了个梦。

韩吉听见脑内咔擦一声,把蓬乱的头发揉得更乱,说关我啥事体,侬脑子坏特了早点去看医生好伐。

埃尔文说我梦见利威尔。

韩吉烦了,说个么你同伊讲去呀。

埃尔文说这个不好同他讲的。

韩吉爆了粗,说,个么你快点讲。

埃尔文那头安静了几秒钟,说梦见我结婚了。

韩吉说没错啊,你是要结婚了,哪能,不是同利威尔呀。

埃尔文说没,是他。

韩吉刚想说那你半夜骚扰我是要闹哪样,猛然回过神来。她与埃尔文是打酒肉朋友发展到不那么酒肉的朋友,和利威尔则是货真价实的总角之交,虽然各自越来越弯毕竟曾经互为备胎,亲疏自明。埃尔文同利威尔认识快五年,那时候埃尔文还是个万花丛中过的物种,三年多以前这俩好容易凑了一对,埃尔文洗心革面,有如投胎再造。据说是他们三周年纪念日那晚商量好了,虽说领不了红本子,但婚礼可以有。眼看周末要摆酒,下个礼拜就要飞出去装个逼旅个游顺手结个婚,这时节,埃尔文莫名其妙打来这么个电话,韩吉瞌睡跑了大半,抖擞精神,开始思考待会儿带哪一把菜刀杀过去比较好。

埃尔文知道她要磨刀,连忙表示我觉得你已经想多了。

韩吉又爆了粗,说个么侬讲讲清爽好伐。

埃尔文大抵是犹豫了,半晌才哑着嗓子问,你觉得,他穿婚纱好看伐。

韩吉面不改色,问,为了下半生的幸福,你好好考虑。

其实埃尔文没听清她说的到底是下半生还是下半身,他顿了顿,说我梦见他穿着婚纱,还挺好看的。

韩吉面如玄铁,说我并不想知道你们玩过哪些花样。

埃尔文说不是的呀,婚纱这东西太累赘,玩起来能有劲啊。

韩吉说,所以,你到底什么中心思想。

埃尔文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

韩吉怒火中烧,今朝真是日了狗了。



伟大领袖教育我们,好事鲜少捆绑销售,糟心事往往不走单行道。

韩吉睡了约莫两个钟头,电话又响了,真正是垂死梦中惊坐起,悔恨方才没关机。

利威尔说,韩吉。

韩吉走到窗前点烟,问他在哪儿。

利威尔说在乌镇,戏剧节,艾伦送了张票。

韩吉说等一下,艾伦是谁。

利威尔说就我那个学弟,你又不是没见过。

韩吉回忆了三秒钟,恍然大悟,我知道了,对你有意思那个。

利威尔骂她扯淡。

韩吉不服,说老娘不进炼丹炉也有火眼金睛。

利威尔表示你把眼镜取下来试试。

韩吉吞云吐雾,说埃尔文真不是好货,混久了,你的嘴也欠。

利威尔安静了一会儿,说没想到真要结婚。

韩吉把烟灰磕在窗台上,说,你,我勉强想得到,他嘛,万万没想到。

利威尔说,哦。

韩吉问,哪能,发觉埃尔文行踪可疑呀。

利威尔说你想太多。

韩吉冷笑,说怕什么,大不了现在我就去把伊手撕了。

利威尔说免了,他最近健身房跑得勤,你多半打不过。

韩吉不屑,教育他肉搏太粗鲁,这年头拼的是气场,又说个么你这到底哪一出。

利威尔说没什么,就是想起来,觉得有些可怕。

韩吉兴致盎然,想逃婚,好好好。

利威尔想了想,说算了,机票不好全额退的。

韩吉称赞他,为两张机票献身,果然是英雄。

利威尔说,其实真没什么。

韩吉关上窗户,说行了,我晓得的,人之常情。

利威尔嗯了一声,说大半夜打电话同你说这种事,也是蛮可怕的。

韩吉说你晓得就好,人情债,要怎么还。

利威尔说肉偿,你要伐。

韩吉说,免谈,我怕给人手撕了。

利威尔问她,两米九的气场呢。

韩吉说这种体力活,气场顶个卵用。

利威尔轻声笑了,说晓得你指望不上。

韩吉反击,你就指望得上啦。

利威尔又安静了一会儿,清了清嗓子,说,问你个事。

韩吉挺直腰板,做好准备告诉他爱过。

利威尔似乎犹豫了一下,说,你觉得,他穿婚纱好看伐。

满腔热血喂了狗,拔尖四顾心茫然。韩吉愤然掐线,掩面长啸,册那,今朝真是日了动物园。




评论(10)
热度(23)

2015-07-23

23

标签

团兵炮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