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周查无差# 来日可期 1

群里提过的室友梗,出于挑战自我的目的,这是一篇最多拉拉手的纯洁校园文,既然是校园文人物性格不会那么沉重,也就是说,注定了ooc。可能会出现原著里的人物,没看过书就当是个名字好了,另外书里彭七是个磊落的英雄,这文里我也不想让他做个丑角。这大概会是一个掺杂了回忆和私货的东西,感情并不是重点,但请相信它一直在(。谁信




1


九月初,上海依旧热得打颤,动一动就要出汗,何况是盘着大包小包乔迁新居。周西宇楼上楼下跑了三趟,衣服整个贴在身上。何安下的东西全塞进两个打包袋,又图省事,一手一个往楼上提,中途大喘气好几次,周西宇抱着最后一个纸箱进门的时候,正看见他瘫在袋子上,像张忘了放油的煎饼,扒着锅底,戳两下,完全不见动弹。

宿舍没空调没吊扇,学校大抵觉着之前多少届学生都战胜了酷暑和寒冬,充分说明节能省钱永远是时代的主题。

何安下说师傅,我觉得我要化了。周西宇说好徒弟别光说,融化吸点热好给为师降降温。何安下哀嚎一声,难道我们的师徒情谊比不上一时的凉快吗。周西宇说要不是师徒情分在,哪能给你个机会表现自我。

把房间粗略打扫一遍,又出了身汗,周西宇觉得眼皮都快给糊住,想着手上脏,也没擦,或者是热得发慌,一根指头也不想动。

査英就是在这时候进来的,拖了只箱子,箱子上架了铺盖,手里提了个电风扇,没有再下楼的意思。査英上下全穿了黑,周西宇第一反应是这位同学你热不热,然后瞥见露出的脚踝,便觉得那白生生的皮肤好生亮眼。

大一新生是混着专业住,大二按院系重新分配宿舍,这个不怎么伤财到颇为劳民的政策不晓得是怎么鼓捣出来的。历史系十八个男生,周西宇同何安下被随机出来,与外系拼单。

周西宇说同学你要靠窗这边吗,光线比较好。査英一愣,摇头说不了,我睡觉有些怕光,想了想,微微一笑,道了声谢。

其实周西宇是记得査英的。去年新生辩论赛,历史系对上法学院,周西宇混迹于围观群众里头,不远不近地看见他。査英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却自带一种气场,仿佛往那儿一坐就占了理,一开口,唇枪舌剑,便是要杀个片甲不留。照理讲不过一面之缘,又是个轻度脸盲,但周西宇偏就一眼认了出来,道理委实说不清。

三个人互报了家门,一面聊天,一面收拾东西。周西宇不是个话多的,査英也不是,好在有主力军何安下,拉拉杂杂,渐渐也没了尴尬。

査英家当少,没一会儿就理好了,拖个椅子坐下,再摸出把折扇,越看越像督工。后来査英接了个电话,劈头就问侬跑到啥地方去了,听了几句,又说两楼,先上来,两一七。约莫一分钟后门外探进个脑袋,见着査英,就像见了亲人似的,有一肚子话要讲,査英只扫了一眼,脑袋便萎了,蔫蔫地退回去。

脑袋的主人叫彭七子,取这么个名不代表他是家里的老七,据说是他出生前那阵子老妈不知为啥特别爱哼七子之歌。过去他觉着这名字也错,虽然文化内涵埋得不够浅显,好歹能让人以为他家人丁兴旺。彭七子打小脑门上写了调皮两个大字,江湖人称一声七哥,到了高中同桌査英这里,而却成了彭七,从大佬跌停到小弟,彭七敢怒不敢言,原因无他,纯粹是气场碾压;哪里晓得后来和査英录了一样的专业,査英叫习惯了,疑似想不起彭七本来的名字,一来二去,大学里再也没人叫他一声哥,清一色彭七彭七,浑似使唤小跑堂。

彭七把行李袋拖进来,清了清嗓子,心想换了宿舍就是新的人生,清了清嗓子就要为自己正名,可惜前戏耗时过长,那厢査英折扇一指,轻描淡写,这是彭七,和我同系。




评论(11)
热度(23)

2015-07-18

23

标签

周查査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