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炮友-番外

真的是番外!感动cry!即使经过几段感情,站在一个人面前技巧统统归零,这大概得是真爱。真爱是啥。大概就是眼前当下,开心就好。谢谢亲爱的,么么哒~


缪斯:

进击的巨人-团兵

看了 @凡所有相 《炮友》以后厚着脸皮想写、并且征得同意以后最后也厚着脸皮写了的HE番外……

其实我是来卖安利的,我很喜欢《炮友》的结局,不浓腻也不贫乏,刚刚好的感觉,当然也喜欢这篇的文风啦(特别是吐槽格外犀利,看着很爽)。

总之真的推荐原篇!第一章戳我

最后……怎么说呢,只要原作者不嫌弃就万事大吉!(:3……




利威尔一年后如约坐了飞机从大不列颠岛飞回。

想当初利威尔离开时正值他深陷单方面失恋的落落情绪中,于是在往英国的飞机上他思来想去几个来回,最终决定要在大英帝国洗心革面重新来过,例如融入社会,例如谈一场恋爱,例如戒掉约炮最大的阻力——洁癖。

后者利威尔当然是没有成功,但前两者的确是得到了某种程度的落实,在英国的这一年他过得格外“充实”。虽然到时免不了一些拘谨,但社会边缘型的性取向总能让他很快就被小众团体化——简而言之就是被组织找到。利威尔再怎么自我蜕变,他骨子里的简单粗暴是不会变的,也就自然吸引一干奶油小生,接着他也就顺顺当当地过上了“白天认真学,夜晚随性干”的日子。

并且在进修的这一年,利威尔虽然停了约稿,但博客上由段落组成的闲碎文字却从来没有断过。俗话说艺术来源于生活,身边的事情稀奇起来(特别是还谈了几场恋爱),利威尔当然是妙笔生花,说什么都是津津乐道地信手拈来。


排队入境的时候利威尔在他那基佬俱乐部的聊天群里报了个平安,结果下一秒电话就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他才分不久的EX。这是一只特别能粘人的纯0。对于这个做出爱情的娇娇小受利威尔也没太多感想,只是利威尔总有种从事文学艺术的人都免不了多多少少有的仁慈情怀,他心好,曾经感情一场的情感对象就算断了关系也不太能放得下。

于是乎这通电话利威尔就鬼使神差地接了。

之后的场景理所当然就是利威尔就一边从容地操着一口谈情谈出来的标准英英,温和地与大陆那头的小情人低声说着话,一边托着他的小行李箱办了入境手续,不急不缓走向出口。


利威尔是知道韩吉要来接他,也知道韩吉携一干人订了个包间说是要给他接风洗尘,这些他们之前就在电话里说好了。

没错的,利威尔没想到韩吉来接机的同时还带上了埃尔温。


看到对方那高高的个头时利威尔就一阵没来由的慌张,然后他连那个人今儿穿了什么颜色的上衣都没分辨清就匆匆忙忙挂了电话,还被自己急出一掌心的汗。接着他低头故作镇定地缠着耳机线,脚下一步是一步,最后停在韩吉和那人面前,波澜不惊地打着招呼。

“好久不见,韩吉,埃尔温。”

说完后利威尔似乎觉得这句话暗藏的蛛丝马迹太多,末了他看一眼意料之外的来客,又补一句,“倒是没想到你也来接我。”

“上次韩吉在饭局上说到你要回来,我刚巧最近没什么事,就顺便来蹭一顿饭。”

埃尔温不着痕迹的回答到底是没什么好挑剔的,利威尔的眉头还没皱个完整就被韩吉一掌捶下:“埃尔温就是个我随便拉来的司机,管他做啥?我们走走走,你的小粉丝艾伦正在酒楼里等着,没别的行李了吧?那就赶紧走。”


一路上韩吉缠着利威尔东拉西扯,一脸八卦地问东问西,而埃尔温就坐在驾驶座上一言不发地开车,导致利威尔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而这个时候手机屏幕上小情人的消息还在不停闪。利威尔顿觉此时的状况自己处理不来,索性眼睛一闭,说困了要睡。他闭眼前瞥了一眼后视镜,发觉埃尔温正偷着开车的空隙看他。

——这是什么意思?

利威尔闭了眼,但他不懂了,他彻底不懂了。现在是个白痴都能看出来埃尔温估计是对他有点意思跑不了,但两人已经一年未见,并且不但一年未见,更是一年从未联系(除了节假日来自邮箱的自动问候),难道他埃尔温就不嫌自个儿眼生?韩吉倒是在煲电话粥的时候会提起埃尔温,叽叽喳喳地说商界精英又来关心你这酸腐文艺青年的生活状况了,利威尔一直以为那是韩吉的调侃,倒没想到是真的?

利威尔心里有些怵,要说他在英国这一年里谈那些快餐式恋爱时没想过埃尔温,那是吹牛。算起来埃尔温也算是利威尔某种程度上的初恋,过去时的初恋情怀总是介于倩影和阴影之间。利威尔务实,拿不到的东西就不奢望,因此他活得一直挺舒心,只会在偶尔喝多的时候才忍不住回味那段被扼杀在摇篮里的感情。于是他现在一边对埃尔温的亲近感到莫名其妙,却又一边在很好地自我说服并接受目前埃尔温的殷切,眉头紧皱着,矛盾得不得了。


利威尔东想西想,到了酒楼也管不住。于是这接风宴也就吃得完全不走心。直到散场了准备回家,一群喝了酒的人站在酒楼门口打车,艾伦喝得不省人事被他的阿明扛着,韩吉正在噼里啪啦发短信安抚她独守空房的小甜心,这时一辆出租停了过来,埃尔温往利威尔身边从容一站,打开车门就把也喝得有些软的利威尔往里面送,然后自己从善如流地跟上,啪一声关了车门,对众人说一句“我们先走了”。

出租车已经驶出好一阵,利威尔才回神过来发生了什么。一凝神,他清了清嗓子对司机说:“师傅麻烦顺路去XX区……”

“去我家。”埃尔温不愠不火地打断。

利威尔侧头过来瞅他,打算摊牌,说:“…埃尔温,”他舌头有些麻,但依旧锲而不舍,“我说你是不是……”

——我说你是不是有点莫名其妙。

利威尔话没说完,埃尔温却直接风风火火地吻他,吻得利威尔只觉得自己这一年来在大腐国涨的姿势完全派不上用场,十分窝囊。他只好给自己留下个喝醉导致发挥失常的借口自我安抚,就任了埃尔温的攻城略地。

倒是这么一出戏码把出租车司机吓坏了,连踩了好几个急刹。


到埃尔温家后自然是从玄关开始,连摸带干地磨到卧室,等倒在床上的时候利威尔最后的力气也被抽干了,到了连呻吟也嫌费劲的地步,他分神想今天吃饭的时候埃尔温是不是特意少喝了八分酒,导致现在还有情绪来折腾他,然后他就被埃尔温强行回神,脑子里除了夹在体内的那活儿就再也想不了其他。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利威尔看见埃尔温正靠在卧室的窗台边发神。

利威尔挪动了一下身体打算起床洗澡,结果全身酸得要命。

“醒了?”埃尔温侧头过来看他,“早上好。”

“你今天不上班?”场景似曾相识,利威尔似乎想起自己原先总是在埃尔温火急火燎地关门以后才下床。

“嗯,端午节,周一也休假。”

“哦这样。”

一阵沉默,利威尔还是躺在床上,挺尸。

其实他挺想自己分析一下是什么导致了现在的状况,又是什么导致了埃尔温的热切和熟络。但他完全摸不清埃尔温的想法,连最基本的脑洞根据都没有,最后就只好放弃。

“你干脆搬过来和我住。”结果埃尔温打破了沉默。

闻言利威尔一时语塞,埃尔温这么接二连三的没下限实在让他应接不暇。


说实话利威尔在英国时的确常常会回想那段和埃尔温厮混的日子,他想埃尔温究竟是哪里特殊了点,让他如此轻易就动心动情了,让他每次谈一段新的感情都会拿来和埃尔温的那段儿比较一番,最后再屡次不厌烦地得出一个“比不上”的结论,还要得到某种说不清道不出的安心。

他猜是埃尔温太会入侵他人的生活,让人总会在进行千篇一律的日常时冷不丁地捕捉到他的影子,然后他察觉自己越陷越深的原因都是怪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总会在埃尔温抛出一个满载引诱的问句时,说一个:好。

也许是命中自有定数,是你的那就怎样也逃不掉。


“如何?”埃尔温似乎的确是想要个确切的答案,他见利威尔不做声,于是又问一次。

利威尔恰巧回过神来。

他看着埃尔温融在初阳光芒的人影,意识还在模糊间。

然后他有如意料之中地下意识地回应。


“好。”





Fin


评论
热度(37)
  1. 请叫人家锤锤界塚良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是番外!感动cry!即使经过几段感情,站在一个人面前技巧统统归零,这大概得是真爱。真爱是啥。大概

2015-06-25

37 界塚良  

标签

团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