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带卡# 不悟


非常短的架空,第二人称如果觉得ooc那是正常的请勿殴打==



你也不知道,为何与他扯上关系。

分明不是一路人。十五年前,你一剑尽挑江左连环坞,自此,再怎样敬而远之,江湖还是将侠客二字生生压在你肩头。他不一样。搁在正道人士眼中,他便是人人得而诛之的邪教头子,行事狠戾,罪大恶极。

你无门无户,仗剑独行,在你看来,他虽言行多有偏颇,不过喜怒无常。只是你有你的是非,江湖有江湖的正邪。江湖里容得下百千种暗度陈仓,却容不得他一人另辟蹊径。人间事,大抵如此。

你知道自己不该和他多有往来。倒不是为着什么是非善恶之辨。十八年前,你以为他葬身断崖之下,未曾想旧识知交尚有重逢之日,你不再是当时锋芒锐利的稚子,他也不再是意气风发的少年。物是人非,如之奈何。当年种种,你本不该过问。你们幼时常有口角,唇枪舌剑不够过瘾,免不得拳脚相向,后来,你亲眼看着他被压在巨石下,兴许只是巧合,这些年来,不过是你偏要把这看成救命的恩情。

数月前匆匆一面,你震惊得险些握不住兵刃,他傲然立在月下,冷笑森然,一言不发。

过去那个少年终究是死了。

然而约莫半月之后,当他不声不响跳上那艘乌篷船,你把烫好的酒递过去,笑意温然。他不提当年,你也不问,你们沉默地喝了一整晚的酒,仿佛陌生的旅人,借半点渔火,共一场江天月满。直到东方溅白,你昏然睡去,醒来时他早已没了身影。

那之后,便是许多不期而遇。你知道他眼线众多,耳聪目明,他也知道你有意留下踪迹。其实你们并没有多少话可以说。过去之事,如蛇虺横行,现今之事,如刀山火镬,两处皆是为难。若在人境,你们大多开上一坛好酒,或斟或酌,寂然相伴;若人烟寡少,便让长剑出鞘,剑意由心,此时无言,反倒胜过千言万语。

他总是踏夜而来,破晓而归。有些时候,你以为他不过是一袭幽梦。梦中,三千美酒,月下剑舞,促膝长谈,恍若知音。

但你与他恐怕担不起知音二字。若是至交,怎可共赴巫山云雨。

何况对于彼此,你们已知之甚少。

人生在世,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

论道论理,你自是通达。

此刻窗前春花掩月,晚风微凉,红泥火炉融融,酒香熏然。没有约定,但你知道他会来。

既非同道,别后或许再无会期,但相对之时,你无须为明日烦忧。

聚散离合,皆是因缘微妙。

甚难甚难,今得相值。


p.s. 文中两处引了《佛说无量寿经》,原文是说应该舍弃诸恶,勤修善业,以解脱死生。然而文里卡卡西断章取义,解作今朝有酒今朝醉,是为执迷。

“人在世间,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当行至趣苦乐之地,身自当之,无有代者。善恶变化,殃福异处,宿豫严待,当独趣入,远到他所,莫能见者。善恶自然,追行所生,窈窈冥冥,别离久长,道路不同,会见无期。甚难甚难,今得相值。何不弃众事,各遇强健时,努力勤修善,精进愿度世,可得极长生。”

爱是执迷。


评论(2)
热度(14)

2015-04-07

14

标签

带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