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团兵# 炮友 - 6

本章重点口X,R18请注意!


6


埃尔文家囤了不少牙刷。利威尔眼睛挺尖,在细枝末节上记性不错,第二次去的时候,见上回用的牙杯里插了把蓝色的,从刷毛判断并非全新,他想了想,问我用哪一把。埃尔文反应了一下,拍拍脑门,把那把蓝色的用保鲜袋装了放进洗漱台下面的抽屉,又从另一个柜子里翻出把新的,拆了封,用热水烫了烫才递过去。利威尔镇定地看完这一串动作,接过来挤上牙膏,眉头都没皱一下。


很快,利威尔意识到刚才的牙是白刷了。


他俩都洗过澡,利威尔好歹抓件衬衫披着,埃尔文全身上下只有条内裤,布料太薄,完全掩饰不了枪炮就位的事实。面对面坐着,埃尔文调暗了灯光,略一思忖,偏着脑袋低声问,你帮人口过么。利威尔摇头。埃尔文挑眉,说真的假的。利威尔说骗你干嘛。埃尔文长长地哦了一声,笑了笑,问那要不试试。利威尔义正辞严地拒绝了。埃尔文很是灵光地拍了拍他的肩,说我先来。说完,埃尔文的一手撑在利威尔身侧,一手将他的内裤褪去,然后俯下身,埋首利威尔胯间,伸出舌头,若有似无地舔舐了几下,然后张开嘴,慢悠悠地含住。利威尔只觉着一股子电流打后背嗞溜溜蹿到头顶,浑身一颤,埃尔文却已扶住他的腰,阻止身体本能地退缩。口腔本就温暖潮湿,何况还有技艺精湛的唇舌。张弛有度,欲罢不能。腰上那只手还不规矩,滑到屁股上,往返流连,利威尔的小兄弟哪经得住,没几下便挺直了脊梁。他不由得攥紧了床单,扬起了下巴,细碎的呻吟伴着喘息从喉头溢出,散在空气里,像路灯下迷蒙的烟。

即将到达临界点,利威尔推了埃尔文一下,艰难地说好了,你快松开。


释放之后的利威尔神智有点儿虚,他斜眼看看床单上的白浊,皱了皱眉。埃尔文从床头抽了几张纸巾在擦手,瞥见他一脸纠结,说不要紧,待会儿反正要换,想了想,又说怎么样。利威尔点点头,说还凑活。埃尔文说可惜你没这经验,不然准得夸我。利威尔说你滚。埃尔文思索着说其实你不用和我客气,我这人脸皮厚,不怕夸。利威尔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埃尔文凑到他身边,问那现在怎么办。利威尔咽了口唾沫,说好,礼尚往来。

埃尔文躺下来,让利威尔翻过身子,跨坐在自己身上。利威尔有些头疼,到底又没脸问到底怎么搞,只得伸手扶着埃尔文他兄弟的根部,低下头,心想没吃过猪肉毕竟也被人当猪肉吃过几次。他不是没被人口过,但为别人服务真心是头一遭,要知道,奔三的上升处女座通常是很挑剔的。

那物什乍一入口的感觉很是微妙,毕竟是截活物,肌理血肉一应俱全,再吞进去些,抵着了喉头,利威尔缓了缓,略调整了下位置,才顾得上回忆回忆埃尔文方才的教学,试探着用舌尖撩拨了几下。埃尔文的双手攀上他的小腿,鼓励似的捏了捏,利威尔横下心来,索性闭上眼。他感受着自己的口腔将埃尔文的东西包裹,一张一弛,先有些笨拙,渐渐地便找着了门路。除却最开始生理性的恶逆,他审视自己的内心,竟没有觉察出什么反感。

那东西一点一点地肿胀起来,满满地塞在嘴里,两颊便有些酸痛。埃尔文问射在里面,可以吗。那声音像是在温水里浸过,却又像下了蛊,淬了毒。照利威尔的性子,本该断然松口,或者干脆咬上一下表明立场,但鬼使神差地,他听见自己嗯了一声。来不及反悔,仿佛就在下一秒,黏腻的液体便冲向喉头,根本躲闪不及,只得吞咽下去。他没尝出腥气,也没有传说中的甜味,只是觉着苦涩。


评论(8)
热度(39)

2015-04-02

39

标签

团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