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带卡##柱斑# Comme les autres 8 (完)

写完这个我有三点感想:1、果然要有人设和大纲;2、养成每天写1000左右的习惯后没东西写会难受;3、其实我没有看火影很久了你们说我要补一补吗=w=


8


斑离开那天表示我自己走你们别跟着,卡卡西有些过意不去,想说毕竟是地主之谊,却嫌自己说这话的立场不足,便瞄准带土飞了记眼刀。带土原本想装信号不好没收到,转念又怂了,只得勉勉强强接话,说怕什么,还能要你报销来回车费不成。斑眯起眼睛,带土后背一凉,仍然梗着脖子,说反正你白吃白住也不少日子,再签个人情也不嫌多。斑冷哼一声,说臭小子,走着瞧,看有没有你哭着闹着求我的时候。

他看向卡卡西,说带土这玩意儿,该打的时候务必用狠劲,千万别手软。卡卡西笑得眉眼弯弯,表示老祖宗请放心,我一定尽职尽责敲敲打打。斑满意地点点头,说他脑子早坏掉了,救不回来,你看着点儿,别放出去危害社会就好。带土愤愤不平,说我一社会的螺丝钉怎么就成祸害了,倒是你这个家里蹲吃白饭的,下次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勾当再往这儿逃难,我可要算住宿伙食和精神损失费了。

斑抬手就往带土头上招呼。带土瞅着距离太近,横竖躲不过,没想到老祖宗最后时刻收了力度,只在他毛刺刺的头发上用力揉了几下。


列车离开市区,一路飞驰。

卡卡西手里的书已经捏了五分多钟,别说翻页,他连一行都没能看进去。转头见带土一脸悠闲,心头无名火起,便在带土脚上狠狠踩了一下。带土吃痛,可怜巴巴地凑过来,哀声说我被已经老东西虐待了那么多天,你再不温柔些,我往后日子恐怕就黯淡无光啦。卡卡西半真半假地在他肩上推搡了几下,说老祖宗指示不好怠慢。带土喊冤,说我根本就乖乖坐那儿啥也没干好吧。

卡卡西垂着眼睛,半晌才微弱地问:“……真要去?”

“不是说了嘛,我妈想见你。”

带土从小顽劣不逊,他爸妈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到底拉不住这匹脱肛的野马。卡卡西和带土爸妈见过几次,小时候的事,大约是家长会之类的场合,他们对卡卡西印象挺好,戳着自家儿子脑袋让儿子既然有眼睛看就长点儿脑子学。

但时过境迁。

带土斜眼一看就知道卡卡西在纠结什么鬼,胸有成竹地说:“你放心好啦。”

卡卡西合起书搁在桌上:“怎么放心?”

“又不会把你怎么样。”带土耸耸肩。

“谁和你说这个……”

“哦,我嘛,”带土这下子倒是灵光,“现在也不会怎样啦。”

卡卡西把他这句话在心里过了几遍,眉头一皱,渐渐明白过来。他忽然有一把揪住带土衣领的冲动,但碍于对座若有似无的探究,只得压着嗓子问道:“多久了?”

“哈?”

“你爸妈知道这事,多久了?”

带土扶着下巴想了想,说:“一年半吧,嗯,差不多。”

“……我真要去?”卡卡西嗓子眼有些堵。

“嗯哼。母上大人可是吩咐了,今天再不把你带去就把我堵在门外放狗咬。”


在卡卡西印象里,带土的父母举止中残留世家风度,想来应该是较为保守持重的类型。最初知道这样的事情,再激烈的言行也不为过。一年半么?那会儿卡卡西还没和带土住到一起,心里虽然珍重,也只敢劝说自己不过露水情缘。那段时间带土工作上压力不小,却往父母家跑得很是频繁,卡卡西思前想后,到底没有过问。

一年半的时间不算长,但听方才那句话,带土的母亲催促儿子带自己回家已经有些时日。带土做了什么,卡卡西过去不知道,当事人就算日后提及,大抵也只有寥寥数语。对于这份情意,卡卡西思虑过多,束手束脚,有失果决。又或者自始至终,带土才是通透的那一个。


窗外掠过平旷的原野、低矮的群山和蜿蜒的江流。车厢里有人凝思,有人迷惘,有人欢喜,有人忧愁,天地之间尚有无数悲欢聚散。

很多年前卡卡西曾以为世情冷暖皆为汤镬,不能出离,便不得解脱。但人生匆促,能握住的东西已是寥寥,譬如此时此刻,带土的手与他的近在咫尺,哪怕片刻温存,也不知需有多少世来种这因果。

众生之海,未尝不是福缘。




还想耕耘宇智波x件套和他们的男人的故事,下一篇大概会是哨兵向导设定,请继续和我玩耍vvv

评论(11)
热度(47)

2015-03-25

47

标签

带卡柱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