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带卡##柱斑# Comme les autres 5

这章依然好狗血我要哭了我的逗比之魂你快回来!



5


楼道的感应灯又罢了工,卡卡西开了手机电筒,苍白的微光仅能照亮脚下的方寸。他脑子不清灵,脚下也不大稳当,带土伸出一边胳膊揽住他,另一只手也不得闲,抓过卡卡西的手攥得很紧。带土说卡卡西,你行不行啊。卡卡西懒得搭理,哼哼两声算是回应。带土嘿嘿一笑,也没再找话。

如果这条路再长一些。卡卡西想。但很快,他又想,长一些又怎样,再长的路也有尽头。

快到家门口时,带土忽然停了下来。卡卡西不知道这人又要扯什么疯,无奈地皱皱眉,问他怎么了。

带土深吸了一口气,说:“我们去扯证吧!”

“……你说什么?”卡卡西一时没反应过来,愣愣地扭头去看,可惜光线极差,压根辨不出对方的表情。

带土笑了笑,嗓音低沉却清晰:“卡卡西,我们去扯证吧。”

卡卡西一开口才发觉自己抖得厉害:“你脑子没事儿吧,泱泱我朝哪儿有我俩扯证的地方?”

带土靠过来,将他一把抱住,下巴搁在他肩上,嘴唇掠过耳际,气息温热,如同春风吹乱一池静水:“那……你这是同意咯?”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些小心翼翼,末了又溢出藏不住的欢喜。


不知怎么,卡卡西想起十三岁的宇智波带土,眼睛又大又亮,澄澈分明,成绩一路垫底,最大的爱好应该是和自己抬杠。卡卡西小时候心气挺高,不怎么搭理人,用现在的话讲就是比较高冷。这么高冷一小屁孩在带土爸妈眼里就是“别人家的孩子”,为此吃了不少教训的带土看他不顺眼勉强也算情理之中。不过说来也怪,带土一贯奉行“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政策,他看着不顺眼怎么说都有理,别人要是说了卡卡西什么不是他准得掀桌。

后来,父母遭遇车祸,卡卡西跟着不怎么熟识的长辈料理了后事,又把自己在家里锁了三天。第三天傍晚,不知怎么搞到地址的带土敲开了门,一进来什么也不说,抱着他放声大哭。

这些天,卡卡西面上有条不紊,身体里却藏了团野火,他放任火势蔓延,心想兴许大火燎原把一切焚烧殆尽的那天,自己就会从梦中醒来,母亲在厨房里忙碌,事物的香气随着清晨的鸟鸣溜进被窝,爸爸正好踩着拖鞋来到卧室外头,下一秒就会推开门,招呼自己起床上学。然而,在带土的哭声里,那片就快被焚烧殆尽的荒原之上忽然攒聚起厚重的雨云。火势凶狠,雨势却更甚一筹,就在这场水与火的搏斗中,卡卡西闭上眼,任凭眼泪顺着脸颊恣意滑落。


其实他们相处的岁月并不长。

此时此刻,卡卡西却无端生出一种错觉,仿佛他们一直像这样,在极深的夜里寂然相拥。

胸口一窒,眼眶涨得厉害,卡卡西只好把脑袋埋进带土的颈窝,用力点了点头。


评论(2)
热度(38)

2015-03-22

38

标签

带卡柱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