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带卡##柱斑# Comme les autres 4

不要问我这章为何有点狗血,旗木老师你好像也ooc了,请不要打我,更不要放你对象咬我ORZ


4


带土有个同期进杂志社扛相机的同事叫猿飞阿斯玛,与卡卡西搭班的美女英语老师叫夕日红,这两人具体怎么勾搭上、勾搭了多久、有没有上演什么狗血戏码等等基本没人知道,等这事儿昭告天下的时候,这两人已经头脑发热,向着婚姻这个大坟昂首阔步。

婚礼定在周五,卡卡西下班后和同事一道去了酒店,给过红包说过场面话,一群人闲着没事儿,就占了桌子喝茶聊天。话题从手底下的熊孩子开始,拐了几拐变成已婚人士交流育儿经。卡卡西被迫旁听,只得专心致志低头喝水。还好,育儿经交流大会才开了个头,入口处一阵热闹,原来杂志社的蹭饭队伍也到了。

和以朴素为主要风格的教师蹭饭队伍不同,这一帮人的打扮与时俱进了不止一个档次。卡卡西远远地看见带土,深紫色休闲西装,皮鞋锃亮,一看就知道是同事的劳动成果。带土平时属于抓到啥穿啥的典型劳动人民做派,今天这么一收拾,居然有了几分风流而稳重的矛盾气质。新鲜感作祟,卡卡西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带土自打进来两眼就探照灯似的扫,对上他的视线才安定下来。

带土没怎么犹豫就往这边过来,卡卡西脸上还算淡定,后颈有些僵。他愣愣地看着带土走到跟前,一边胳膊架在他椅背上,笑得一脸春风。老实说,这人不犯二的时候,还是挺招陌生人喜欢的,几句闲扯,桌上的同事都给逗乐了。有人半开玩笑地说你要不就坐这儿吧,带土从善如流,转头就要让服务生加椅子,卡卡西挺克制地横了他一记,说把同事晒着不理,像话么。带土哈哈一笑,眼神里倒也看不出什么,只说行,那我待会儿过来。


照理受邀宾客只要填个坑吃顿饭,归根到底就凑个热闹,但大部分时间一桌子人闲着无聊,势必开启拉家常的模式。这种场合,单身青年必须做好觉悟,担负起众人的八卦热情和披着苦口婆心外衣的八卦热情。眼看靶子一号和靶子二号先后中枪,卡卡西心里一沉,估摸着下一个就是自己。

天地良心他真算不得单身青年。哪怕不谈之前几个月的磨叽,他搬进带土家已经一年多。不过眼下的窘境也是自作自受,和带土的事,卡卡西极少跟别人提。老实说他不怕别人知道,他心思细但心胸不窄,人嘛,毕竟各活各的,忌惮旁人如何议论也是徒劳。他爸妈过世早,家里亲戚远得很没人管,但宇智波家的水有多深,卡卡西没谱。带土爸妈住在隔壁城市,有段时间十天半月把儿子往家召,带土一脸英勇就义,估计是被拉去相亲;最近这大半年带土每月回去一趟,壮士断腕的悲壮也没了,要么是不知怎么把二老的毛理顺,要么,就是真从环肥燕瘦当中百里挑一。这事卡卡西不是不想问,到底忍住了,万一真是后面那种情况,何必把自己搞成狗血剧里期期艾艾的形象?他脑补一下,有朝一日带土结了婚,自己就换个住处,兴许换个伴,反正城市这么大,人生这么短,几十年跑马似的过去,怎样都是个活法。

脑内活动比较丰富,卡卡西一不留神多喝了几杯。酒量这玩意儿一靠天生,二靠修炼,卡卡西在这方面一没有老天开挂,二没有后天弥补,总的来说战力为五。于是当他看着带土端着杯子走过来的时候,脑子里没那么晕乎的部分已经不足以思考为什么带土后头还跟着一票提酒瓶的,这伙人表情还有几分说不出的微妙。一行人说了些客套话,不知怎么就夸卡卡西,说要是没他这样的室友他们恐怕迟早痛失生活九级残障的宇智波带土同志。卡卡西瞅着他们倒酒心里就慌,接也不是,拒也不是,正为难着,带土按住他的肩,一把抢过杯子,笑骂你们这帮不要脸的,想灌我就直说,耍什么花枪。

带土几杯下肚,好容易把狐朋狗友打发走。卡卡西邻座的同事赶着去丈母娘家接孩子,刚刚离席,带土顺势坐下来,和一桌子人民教师扯着闲话。卡卡西有些模糊地听人问带土有对象没,带土说早就有了,等着结婚呢。那同事一笑,说旗木老师可得抓紧啊。带土说那是,回头我和他说。

后来大家说了什么,卡卡西的印象就模糊了。好在他酒量虽说不行,酒品还是不错,大抵就是干坐着没说话。待他稍清醒一些,发觉已经在出租车里,带土一手扶在他腰上,一手盖着他的手背,食指微动,像是在和着某种节拍。卡卡西没有动。此时他歪着头,倚在带土肩上,车身晃动,带土的味道便悄然钻入鼻端。

入夜后的城市依然拥堵。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也不知道前路还有多长。


评论(3)
热度(37)

2015-03-21

37

标签

带卡柱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