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带卡##柱斑# Comme les autres 3

这章好狗血啊www,老祖宗虽然你好像ooc了但请不要放火烧我!




3




宇智波斑摁亮手机,没有未接来电,没有新短信。当然不会有。他把手机扣在桌面上,没过五分钟又忍不住,非要摁一下才心安。他心里清楚,这一行为已经远远超出“傻逼”二字的描述能力,向着神经兮兮的方向狂奔而去。


“别找,我想静静。”发件箱里最新鲜的一条,时间是好几天前。当时发完这条他就关了机,回国后在机场买了新卡,号码自己都记不住。百无聊赖的时候,偶尔会想对方有没有回复类似“静静没问题,别找静静”之类的话,转念又觉得自己无聊,简直像是被带土的白痴病毒感染。


难得回国一趟,只胡乱抓了几件随身衣物塞进小箱子,趁着夜黑风高脚底抹油,还真有几分畏罪潜逃的味道。


宇智波是标准的大户人家,有据可靠的发家史可以往上追溯好几百年。如此枝繁叶茂的大家族究竟如何从封建社会撑到特色社会主义,有钱有闲的完全可以码出好几本砖头书。大户人家的根据地当然不会是现代气息浓郁的大都市,倒也不远,上了高铁也就四十来分钟。不过斑压根没打算回去。再好的茶包,反复冲泡最后也能淡出个鸟来,何况是人情。如今族里的人开枝散叶越走越远,守着老宅子的多半是些辈分比他小年龄大出两倍以上的亲戚,打个招呼双方心里都不滑爽。


从巴黎走的时候偷偷摸摸,回来也没想知会谁,要不是压榨带土这一爱好死灰复燃,斑大概真会找个僻静地方窝上一段时间。多久呢?他也没谱。




这天带土出差,晚饭桌上只有斑和卡卡西两个。


老祖宗阅人无数,自家小辈和卡卡西那点事儿早看得分明。带土没遮没掩,一来大大咧咧惯了,二来吧,估计完全没感觉出让“室友”和老祖宗共处一室有没有哪里不对;人民教师不一样,平时估计挺能说会道的,往斑跟前一杵舌头就打结,浑身不自在。


斑大概能猜到卡卡西纠结的点,寻思自己白吃白住有些日子了,应该点拨点拨,权当交伙食费。他想了想,从夸奖卡卡西厨艺入手,表达了我家那生活基本不能自理的小兔崽子撞上你这么个“室友”真不知哪辈子烧了高香——当然根据斑高冷的形象,以上自然不是原话,这是把不咸不淡的几个字翻译成正常人类能够理解的版本。然后话锋一转,说道:“带土这玩意儿大脑没几道沟,不过蠢有蠢的好处,花花肠子少,怎么说,怎么做,心里也就是那么回事了。”


卡卡西点点头,说我知道。斑觉得义务尽到了,也懒得管他到底怎么想,准备一心一意地吃饭,没想到人民教师又闷声添了一句:“但知道只能归知道,您说,对不对?”


说这话的时候卡卡西抬头看着斑,眼睛甚为敏锐。斑也是脑子里沟回太多的人,一时拿不准他是无心还是有意反戳了这一记,当即愣了愣,表情差点挂不住。




斑是个画画的,虽说如今折腾出了点成果,别人开始给他名字前面加上“画家”两个字,不过斑不喜欢这个空王冠,还是坚持说自己就是个画画的。


无论什么职业,时间稍久,都能留下些习惯,比如说,他这一趟走得匆忙,逃难似的,却还下意识地在箱子里塞了几支铅笔外加一本素描本。


斑的油画比较后现代,脑洞惊人,色彩奇绝,但他的素描属于古典平实这一路。此时在他笔下,树荫的形貌渐渐显了出来,隔河相望,圣母院轮廓柔和,仿佛被余晖浸染。


他还记得那是下午六点,钟声在塞纳河上徜徉,那个男人走过来,为他点了一支烟:“你好,我叫千手柱间。总是遇见,终于有机会问问你的名字。”



评论(5)
热度(33)

2015-03-18

33

标签

柱斑带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