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带卡##柱斑# Comme les autres 2

2


斑坐在餐桌前,翘起一条腿,下巴微微扬起,姿态可谓优雅。对面的卡卡西把七分满的茶杯推过去,笑容有点僵硬。带土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放弃了蹲墙角这个选项,从冰箱里拿了个冰袋摁在脑门上,不情不愿地在卡卡西身边坐下。

还是那句话,气氛很尴尬。

理论上来说,和其余两人都非常熟的带土应该挑起插科打诨活跃气氛的重担,不过距离他祖宗上一次进行教育仅有半个钟头,带土还沉浸在祖宗深沉的爱里头不想说话。于是,没话找话的重担自然而然落到名义上不知道怎么说实际上差不多是这屋主人的卡卡西头上。

人民教师这会儿心里不是没有火气的,如果不是碍着家里多了口人,这口人还是带土的长辈,今晚带土铁定得睡沙发。宇智波斑没什么表情,实际上整个人正散发着一种冷冻室的气场。卡卡西斟酌了半天,挑了个虽然蠢但胜在无关痛痒的问题:“听说您是从国外回来的?”

“嗯。”

“好几个小时的飞机,很辛苦啊。”

“还行,没什么。”

“冒昧问一句,看您行李不多,这趟回国是……”

带土忽然刷了一发存在感:“哼,还能为什么?准是闹出了什么事儿,法兰西人民都不待见了,只好卷铺盖跑路。”

斑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端起茶杯,闻着清香味,眼帘些微地垂。

卡卡西脑内警钟一响,类似本能地要去踢带土叫他别乱说话,脚尖正要发力的当口又改了主意,决定袖手旁观。

果然,没有受到提点的带土发扬了一往无前的勇猛,把沉默当成默认,嘴上越发得意:“卡卡西我跟你说,别看端得一本正经,他老人家可是个走哪儿都能折腾到鸡飞狗跳的。老爷子你就老实交代吧,吃喝嫖赌,哪一样?哎呀呀,都躲我这小庙来了,看来是犯了大事!不行不行,到时候那啥么子国际刑警来了你自己招架,别把我们拉下水……”

斑淡定地放下茶杯,然后淡定地看了看卡卡西,后者颇为灵光地点了点头,站起来表示要去做饭,迅速撤离战场。


卡卡西淡定地关上厨房门,让那两个宇智波好好享受家庭时光。

他这辈子,身边宇智波的比例都快赶上李明在人民群众里的密度。虽说品类不同,但在见识了这位老祖宗之后,卡卡西认为自己对这家人共性的总结即将达到新高度。毕竟,一家人嘛。这一家人骨子里某些东西他挺怵的,老早就教育自己敬而远之,却不知怎么回事,一来二去和带土搞在了一起。在宇智波系列中,带土从长相到性格都是非主流那一挂,不过仔细想想,智商负二贤值为二的非主流或许正好站在看似高冷实则闷骚的主流的对立面。

这大概就是孽缘。

不过,孽缘也是缘。他和带土同班那会儿,谁都看谁不顺眼,初中毕业以后多少年没有联系。去年暑假,一朋友打电话说有个杂志要来采访,自己刚好没空,想拜托卡卡西帮忙看店,卡卡西在家闲得张蘑菇,也就答应了,没想到那天来的摄影师正是带土。吃了两顿饭,喝了一次酒,然后就滚了床单。回头想想,很多年前他貌似对这个非典型宇智波挺在意,原因不明,但那会儿稀里糊涂,只好仇人似的又打又吵。这些年,新大门开了一扇又一扇,三观毁了建建了毁不知多少次,如今对自己渐趋坦然。

其实一开始卡卡西是把带土当炮友的,或者准确一点说,他认为带土是把自己当炮友处理的,就算后来带土看着他的眼睛,难得郑重地说一起住吧,他也没敢多想。带土神经的直径堪比马六甲海峡,教历史的卡卡西对形而上之类兴趣缺缺,住到一个屋檐下,日子还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和过去的区别大概就是火上来的时候往身边一抓就能翻云覆雨。

和带土是什么关系。卡卡西说不出,更不能说。他有期待。要是说给自己听了,难免沦为执念。但不该有执念的,人之相与,或许今朝有酒今朝醉才是最妙。



评论(6)
热度(34)

2015-03-17

34

标签

带卡柱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