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带卡##柱斑# Comme les autres 1

现代架空,吃得爽了想自产自销,ooc应该会有请注意。


1


“卡卡西,老祖宗到家里来了。”这句话大概有什么地方不对,就算神经粗壮如带土在说话的时候也有咬自己舌头的冲动。

果然,电话那头的卡卡西愣了至少三秒钟:“……你是想说,家里闹鬼了?”

“他现在大概是属于那什么,哦,海归是吧?回到祖国的怀抱一时半会没个落脚处,不知怎么搞的,今天上午拖着行李就来敲门了。你不知道啊,他来那会儿我还在睡,开门一看这人活像见了鬼,不不,比见鬼还要命!听他的口气,这货少说得住个十天半月。哎,对了,我今天下午有拍摄不知道要搞到几点,你上完课得去搞张床,床垫也行,如果让他睡沙发我一定会死得很难看!”

卡卡西挂断电话,看了看站在一边灰头土脸的两个小鬼,叹了口气,说:“身手不达标非要学着翻墙逃课,翻墙逃课也算了,还正正好好摔在教导主任面前,摔在教导主任面前也罢了,偏偏她昨天又输了钱心情很差,拎着你俩冲进来劈头盖脸骂了我一顿。唉,家里有个贤值为二的中二病已经很头疼了,现在居然还闹鬼,你们说老师我容易吗……”


似乎大概应该确实挺不容易的人民教师旗木卡卡西指挥着送货师傅把拼装式单人床搬进家门的时候,一个陌生的黑长炸正双眼无神地窝在沙发上。卡卡西一看就知道这是带土传说中的老祖宗,虽然客观来说颜值比带土高出好几个水平,但头发不服从地心引力的特征足以体现家族性特征。

卡卡西基本没有和老年人相处的经验,听说带土他老祖宗要住家里,原本是非常不安的,但瞅着这一位的模样,比自己也打不了几岁,撑死算个中年人,忽然之间,他理解了为什么带土在提到自家亲戚的时候都是一脸不堪回首的苍凉表情——大家族人丁兴旺,辈分关系复杂不足为奇,搁带土家,可以在复杂的右上角加个平方,以带土的智商,估计自己都搞不灵清。带土这房子两室一厅一厨一卫,自打卡卡西搬进来,卧室二终于实现从垃圾堆到杂物间的转变。虽然整洁程度有了巨大改观,但要达到可以放一张床进去的标准还有点距离。送货师傅伸头一看,表示自己很忙的,丢下句说明书在盒子里自己看就风风火火地走了。

卡卡西叉着腰看了看横七竖八堆着各种物体的地板,心有点累,在想象的世界里把每次进来翻东西都会把房间搞成江洋大盗私闯民宅现场的带土鞭笞了一百遍。他在把从天而降的住客招来帮忙和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之间纠结了一会儿,还是不情不愿地选择了后者。虽说传说中的老祖宗不是六七八九十的老大爷,但对于他和带土关系的接受程度还是个未知数。其实电话里他本来想说那我出去住一段时间好了,不知怎么搞的,话在舌头上转了好几圈就是出不了口。带土还没有和家里出柜,住了两个男人的房子只有一张床,怎么解释都透着丝丝可疑。卡卡西挺忐忑的,思考得比较投入,完全不知道身后什么时候多了个人。

“箱子别堆这么高。”

卡卡西一惊,回头就看见黑长炸倚在门上,监工一样地围观自己辛勤劳动。他尴尬地笑笑,说这儿比较乱,先去客厅坐会儿吧。黑长炸不说话了,卷起袖子干活。气氛仍然尴尬,在两人开始拼床的时候,卡卡西终于忍不住了,犹豫地说:“我叫旗木卡卡西,带土的……合租人。”

老祖宗点点头,说:“宇智波斑。那小兔崽子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

“呃,还好,还好……”

就在这时候,带土的大嗓门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关门声传了过来:“我回来了,卡卡西!那老东西没把你怎么样吧?”


评论(5)
热度(42)

2015-03-15

42

标签

带卡柱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