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团兵# 炮友 4

这两天好忙,如此纯洁如此居家以及前言不搭后语的一节希望各位不要打我


4


晚上十点多埃尔文发短信来,表示刚吃过晚饭,大家准备再找地方坐一坐,让利威尔早点睡别等他。利威尔对着屏幕嗤笑一声,觉得应该回个没人等着别想多了,想了想他们哪有那么熟,最后还是中规中矩地打了个好。

他在床上翻来滚去磨蹭到十二点多,撑不住就睡着了,灯也忘了关。半夜模糊醒了一回,房间里已经黑了,大床的另一头已经躺了人,呼吸声沉稳,真真切切。

再次睁开眼睛,明媚的阳光已经透过窗帘照亮了房间。埃尔文也是刚醒,嗓音朦胧地问几点了。利威尔看了看手机,说再过一个多钟头就中午了。埃尔文应了一声,一点点地挪过来。利威尔缩回被子里,任凭埃尔文的右手摸索到了自己的左手,十指相扣。

“早晨啊……”埃尔文颇为愉快地叹道。他空闲的那只手穿过利威尔的黑发,捧住后脑,将人拉到自己怀里,轻巧地在额头上啄了一下。他俩上身都没穿衣服,这会儿肌肤相亲,利威尔脑子还不太清楚,手臂已经不自觉地攀上埃尔文的肩。埃尔文似乎是笑了一笑,手指沿着利威尔的脊柱一路悠然而下,像是春风拂过连绵而起的小小山丘。耳垂被轻轻咬住,然后是颈侧与喉头,利威尔颤抖起来,无法自拔。

彻亮的天光之中,他们仿佛深水下纠缠到无止无休的蛇。

古人云,一日之计在于晨。利威尔家楼下有片空地,只要不是下雨天,每天7点,一群阿姨都会准时在那儿摆好阵势,元气满满地跟着《最炫民族风》、《小苹果》等脍炙人口的歌曲跳舞。

总而言之,晨间运动有益身心健康。


等两人终于把自己调到可以开门收快递的频道,在另一项人类生理本能地驱使下,终于意识到一个严肃的问题,那就是埃尔文家里没有存粮了。照理说埃尔文这等精明得快秃顶的人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利威尔耸耸肩,说要不叫外卖吧。埃尔文连忙摇头,说最近加班吃外卖吃得快吐了,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比较好。

他住的这一带是典型居民区,走出小区门没几步就有菜场。眼下这种手拉手逛菜场的节奏确实是比较诡异的。当然手拉手的不是他们,前面那句话是为了吐槽眼下的居家场景。埃尔文似乎已经把注意力放在了哪一家的包菜更新鲜这个问题上,利威尔看着一堆萝卜青菜神思恍惚,有一瞬间怀疑自己跑错片场。

老实说生活气息如此浓烈的地界利威尔涉猎不多,一来他对这种地上脏乎乎粘着菜叶、果皮、鸡毛等等物体的地方向来没好感,二来他比较懒,能在门口超市解决的绝对不多走半步。

作为一个家里蹲,利威尔和附近大多数外卖小哥都混到脸熟,厨房用品用了几年还保持至少七成新。而作为一个理论上应该不怎么着家的商界精英,埃尔文的手艺意外的不错,不,应该说很不错。利威尔虽然坚守了嘴硬的形象,但还是不动声色心满意足地吃得略撑。

作为一个优质的洁癖,利威尔自觉承担了洗碗的任务,并且在之后意犹未尽地把厨房打扫了一遍。在清洁工作中,他往往能找到一种乐趣,等到收拾完工,放好抹布,脱下手套,一转身,才发现埃尔文不知什么时候倚在门上看着自己,那个位置光线半明半昧,显得这人的眼神格外柔和。

利威尔愣了至少三秒钟,才想起来问说你做什么。

埃尔文笑笑:“今晚不走了吧。”

后来利威尔每次想到这个时刻都想在自己脸上糊上自作孽的标语——实际上那个字从喉咙滑到嘴边的时候他就想这么干了,可惜为时已晚。就在后悔的瞬间,他听见自己轻声说:“好。”


评论
热度(38)

2015-03-13

38

标签

团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