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团兵# 炮友 3

3


第二天是周末,埃尔文一早就起床了。利威尔迷迷糊糊醒过来,问他你要干嘛。埃尔文说今天和几个朋友约好去附近古镇散散心。利威尔哦了一声,栽回被子里。

约摸半个钟头以后,埃尔文收拾停当,凑到床边,隔着被子问要不要我把钥匙留给你。利威尔含混地说不用,睡饱我就走了。埃尔文又问你确定。利威尔有些烦躁地从被子里露出半张脸,说别磨叽了,快走。埃尔文笑笑,起身穿上大衣,走到门口又喊了一句,你要是改变主意了打电话给我,我有办法让你进来。

大门一关,利威尔弹簧似的坐起来,揉了揉乱蓬蓬的头发。衣服叠得整齐放在床头,他抓过裤子,从口袋里摸出烟,忽然想起昨晚埃尔文去洗澡前交代了别在房间里抽烟,犹豫了几秒钟,只得把那包烟放回原处。


他外套口袋里有一张票,下午两点半。老实说这戏他不太感兴趣,不过票是艾伦送的,人家又演的主角,于情于理都可以去看看。

艾伦是利威尔的师弟,早年他还在学校时,有一次,利威尔被抓回去给师弟师妹作报告,照理说利威尔这性格报告也做不出多花来,偏偏这种言简意赅的风格深深击中了艾伦年轻鸡血的心,闷声不响就把人当男神给供了起来。如今,艾伦是本市舞台艺术圈里冉冉升起的一坨小鲜肉,利威尔还是他男神,只要逮着机会表现艾伦绝对不会放过。

目前看来,艾伦心思还挺单纯,搁利威尔面前这么卖力不像动什么歪脑筋,照本人的说法,就希望有朝一日能做男神本子的主角。要说艾伦这小伙,卖相不错,有舞蹈底子肢体动作和爆发力都可圈可点,不过毕竟年轻了些,细腻微妙到骨子里的东西还不能揣摩透彻。关于这事儿利威尔挺委婉地和他说过一次,表示过几年再说,让他先沉淀沉淀。艾伦说好,那这几年就麻烦师兄看着点,给指点指点。

今天下午这《罗密欧与朱丽叶》据说走的前卫摇滚风格,对于这种标签贴得太招摇的东西利威尔一向不太感冒,前半场看得有些犯困,挨到中场连忙溜出去抽了支烟。站在外头,吹着冷风,烟草味在发梢短暂逗留,他忽然又想起埃尔文早上的那个提议。

利威尔心里挺清楚的,作为一个干脆果断的炮友看完艾伦这场就该赶快滚回自己家,他用了一根烟的时间说服自己,又在点着第二根的瞬间犹豫了,这一犹豫,下半场也就稀里糊涂混过去了。

谢幕的时候艾伦眼尖,冲着他笑得颇为灿烂,利威尔心虚,点点头算是回礼。艾伦多半以为是赞许,笑得更灿烂了些。身后的俩小姑娘开始夸他的皮相,利威尔后背一僵,打定主意散场了赶快溜号,免得被拉住当面发表观后感。

幸好他前天给乞丐零钱的善举有了作用,艾伦回到后台发了条短信,说他老妈也来了,晚上得带老人家吃饭去,改天再聊。利威尔如蒙大赦,回了句客套话就脚底抹油。


他顺顺当当坐上了回家的地铁,然后在换乘站跳了下来,摸出手机,扔回口袋里,再摸出来,终于拨了埃尔文的号,那边响了三声就接起来。

“怎么了。”疑似明知故问。

“早上你说,没钥匙也能进去?”

“走廊尽头那户是我房东,你去敲他门,然后把电话给他我来说。”

“……哦。”


利威尔在原地站了差不多十分钟,其间两趟车来了又去,稀里哗啦扔下一堆人又稀里哗啦塞进另一堆。终于,他决定结束这傻逼行径,利落地转身,去换往埃尔文家去的地铁。



评论
热度(27)

2015-03-08

27

标签

团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