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团兵# 烟火人间

AU(也许能成为系列的)超短文,好久没正经写过中文真是各种语死早。

这篇又名约会(pao)前的利利。

===


利威尔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嘴角平直没有弧度,眼底却失了严防死守,不情不愿泄露出半点焦躁不安。

要去见个人。没什么大不了。一顿饭,能有什么大不了。不过是好久不见——也没有很久,打毕业算起,也就小半年。

烟草滞留在口腔,辛辣挟持了甘苦,一并扎进喉咙。天色早暗了下来,他有些饿了,又好像全无胃口。口腹之欲倒在其次,他清楚自己另有所图,却拿不准被邀约的那一方是否心知肚明。埃尔文为人精明近贼,这不错。但他俩成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得有两三年,端得一派公私严明,云淡风轻。要仔细考究,有几次一帮人去喝酒,半醉半醒之际走过几个眼神,真真假假说过些俏皮话。利威尔七七八八的规矩里有一条,拿捏不准的事情,首先别让人看了笑话。几次三番,埃尔文越发油滑,利威尔习惯了无动于衷。旁人私底下咬耳朵的话利威尔也听过,但凡提到他,要是没和高贵冷艳之类的玩笑沾边,大抵就剩下些不入耳的混账话。

利威尔走到门边,皱了皱眉,碰着门把的手又收了回来。

埃尔文怎么看他,这不关他的事。原本。但这一次是他主动约了人吃饭,这点虚无缥缈的猜度渐渐显出撩人的爪牙。

这不对。

约炮得有人干,归根到底却与人无关。

有过那么一段时间,不短,他和某种理性主义毗邻而居。身体是欲望,感情也是欲望,而欲望太低,太危险。谁都没法子和他一道。说白了就是盲目和愚不可及。身体发肤,五脏六腑,哪个人不在烟火人间摸爬打滚。

食与色,所谓挣扎,大半为了这两个字。埃尔文也是一样,没什么大不了。

利威尔颇为满意,说服自己实属不易,可喜可贺。于是他回到镜子前,又点了一支烟。



评论
热度(14)
  1. -GOINGs-请叫人家锤锤 转载了此文字

2014-11-15

14

标签

团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