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薛晓】厮磨

米娜桑好久不见,我还活着hhh

义城组复生系列,一个关于剪指甲的小段子

前文:

客来

关于薛洋对晓星尘好不好的几件小事

关于晓星尘对薛洋好不好的几件小事

老病生死

巫山几度

归来客



厮磨




薛洋将晓星尘的指甲挨个修剪整齐,又取了竹片,将断面一一打磨圆润。他做这些事的时候总是微微蹙着眉、眯着眼,且不爱说话,像是怕坏了手头的精细活计。晓星尘知道他的脾气,也不说话,倚在床头任着他忙活。

当年晓星尘双目初盲,再怎么云淡风轻,琐事上到底诸多不便,修剪指甲便是其中之一。他若自己拿了剪刀,异常花时间不说,免不得磕碰些口子。后来捡了阿箐,小姑娘虽称眼盲,做起这事倒是颇为顺手,试过一回,往后这活计便都由她包揽。再后来捡了薛洋,阿箐替晓星尘修指甲,他三不五时就要在一旁看着,说不得几句闲话就喊着无聊,却又赖着不肯走开。有次阿箐被他喊得烦了,气呼呼地让他来剪,薛洋也不肯,说小爷才没这个耐心伺候人。

隔过许多年月与一遭死生,薛洋如今不但耐心极好,也极会照顾人。譬如晓星尘这双手,过去也曾执剑行游、经霜历雪,这些年给薛洋管得连柴米油盐都不怎么碰,分明已过不惑之年,仍是纤长细腻、不染尘寰。

薛洋将那十指修剪完毕,又用温热的帕子擦拭起来,末了,不由得将晓星尘的手捧到唇边,亲了一下,说:“道长的手真好看。”

晓星尘一笑,倾身过来要同他亲近,却被薛洋拦下。薛洋调笑道:“这么着急啊?好夫人,你且忍忍,咱们有始有终好不好?”

薛洋说完便坐开了些,将晓星尘的右脚搁在自己腿上,不经意碰着了脚心,晓星尘痒得一躲,随即作势要踢他。薛洋放下剪刀,捉住那只不安分的脚,抬眼见晓星尘偏着脑袋,似是在看他,不由起了玩心,又在那脚心轻挠起来。晓星尘知他这次是十足的故意,更是要躲,却又没个地方,笑得软了半边身子,没法子了,只好连声告饶。薛洋这才停手,在那脚背上打了两下,没用多少力气,浑似惩罚什么贪嘴的小猫。

吃了这番教训,晓星尘自是老实了,等薛洋不声不响地做完那套慢工细活,便乖顺地把双脚藏进被子里。薛洋收拾了东西,回身瞧见他这幅模样,心头顿时软得不成样子。

薛洋挨着晓星尘坐下,咬了他的耳垂,气音说:“道长今夜不听话,要罚。”

晓星尘笑了笑,解下薛洋的发带,又凑过去亲吻他的脸颊,好让他与自己长发相结、无舍无分。






车?不存在的

评论(7)
热度(114)

2018-10-04

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