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Y2】旧情

一个极短极短的复健。




分手很久之后,樱井做了一个梦。

他和二宫坐在沙发上,阳光照亮了大片地板。他抱着笔记本,十指敲打着不知内容的文字,二宫捧着杯子,看着不知内容的书。

杯口冒着热气,巧克力的甜香拂过他的鼻端。

二宫穿了件米黄色的毛衣,有些宽大,于是整个人也显得柔软。

他偷偷弯了嘴角,二宫似乎有所觉察,抬起头来看他,又垂下眼睛,说,不如我们在一起吧。

他停下手指,说,好。

二宫翻了书页,也说,好。

他们交换了一个吻,二宫微凉的嘴唇在他的嘴唇上留下了蝴蝶一般的影子。

然后他们没有再说话,沉默如同他们认识的岁月一样悠长。

醒来时寒意敲窗,宿醉让樱井头痛,却不得不关掉闹钟,并为自己竟然没有睡过头而暗自庆幸。

昨晚陪客户喝到精疲力竭,今早还是得去上班。

他想起了昨晚的梦,轻轻笑了笑,决定奖励自己一支烟。

壮志雄心还未死绝,却也在庸庸碌碌之中逐渐学会接纳自己的庸碌,就好像尽管难以忘怀,却不得不接受这只能是旧情一段。

点烟的时候,他想,向来胡言乱语的天气预报大约终于说对了一回。

这将是今年冬天最冷的一天。




评论(5)
热度(55)

2017-12-16

55

标签

Y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