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叫人家锤锤 —

【竹马】黏人

梗来自于微博上看到的👉粘人的兔子的视频👈

博爱分子不谈爬墙,我们只谈劈叉的广度和深度




很多时候,二宫怀疑自己实际上养的是狗而不是兔子。

他此前仅有养狗的经验,对于兔子的习性不太了解,不过印象里,兔子似乎只在被投食的情况下会和人比较亲近,其他时候,应该是窝在自己的天地里,对人类兴趣缺缺吧。

兔子会在主人开门回家、顺口叫了自己名字之后,撒欢似的迎上来吗?会在主人脚边打转,摇晃着毛球尾巴跟着主人进进出出吗?

大概是沾染了拍板决定要养它的那个人的某些习性吧——简而言之就是黏人,经常性地在二宫视野里晃悠,有意无意阻止他忽略自己。

所以说,自己养的究竟是狗还是兔子呢?二宫抱着兔子,一边顺毛,一边又陷入了怀疑。

兔子的名字是Masaki。带兔子回家的那个人起初对这个名字表示了抗议,说这样就有两个Masaki了,根本搞不清你在喊哪一个。二宫那会儿正忙着操纵手柄拯救世界,说怎么会呢,另外一个明明叫バカ。结果当然是被糊了脸,不过兔子的名字也就确定了下来。

二宫有时抱怨Masaki长得太快,明明被带回来的时候只是毛茸茸的一小团,可以捧在手里任意揉搓,好像一转眼就成了接近小型犬的体型,抱起来有些分量,偏生又喜欢腻在他怀里,不放过一切可能亲吻他脸颊、耳朵和头发的机会。

兔子Masaki看到二宫拿起手柄,就结束了玩闹,窝在他腿上,放纵他在蘑菇和金币的世界里勇往直前。相比之下,另一个Masaki就不那么懂事了,不仅会用各种方式进行骚扰,还会在联手通关失败后,胡搅蛮缠把责任推到无所不能的二宫英雄身上。

“还是你好啊,Masaki。”关卡转化的间隙,二宫揉了揉兔子下垂的长耳朵。

要是被另一个Masaki听到,少不得又是一番纠缠。不过眼下家里只剩二宫和兔子,无论说怎样的话,也不会有人来糊脸。

临近十二点,二宫去洗澡,Masaki趴在门口,等二宫裹着浴袍出来,它就跟进了卧室。

“臭小子,明明说好了只能在窝里睡的。”二宫用脚趾在Masaki柔软的肚皮上戳了几下,Masaki鼻头耸了耸,可怜巴巴地看着二宫。二宫又戳它肚皮,Masaki不为所动。一番大眼瞪小眼,二宫败下阵来,把脚边的兔子捞起来放到床上。

“不许钻到我这边,听到没?”二宫点了点Masaki的鼻子。Masaki动两下耳朵,像是听懂了的样子。

二宫满意地钻进被窝,把另一侧的床头灯调到最暗。

然而夜里两点多,当相叶蹑手蹑脚走进卧室,Masaki已经凑到二宫脸旁边,二宫的手软软地搭在兔子身上,一大一小头对头睡得正甜。

开玩笑吗?他结束了出差的全部任务,特意搭夜班飞机早点回家,可不是想看一只兔子鸠占鹊巢的。

于是他把Masaki从枕头上抱起来,在兔子屁股上打了两巴掌。二宫迷迷糊糊地哼哼两声,眉头皱了下,像是有些不满。

相叶笑了笑,然后俯身亲吻二宫的嘴角。



评论
热度(53)

2017-10-29

53

标签

竹马相二